副刊

人物

下一篇
上一篇

後記:咖啡如人生 寧淡不願萃取過度

【明報專訊】跟醫生談咖啡,一般離不開健康話題,但Patrick別有一番貼地、久經歷練的體會。

他說咖啡原本的存在價值是對抗害蟲,而人類則用來提神。後來人類已遠超靠咖啡因來提神,進而欣賞它的果糖、果酸,演變成賞味品。以前很多醫學研究乃根據早期研究,那時咖啡烘焙度較深,人們喝時加多了糖、奶,後來很多人推翻這些早期研究,已沒有參考價值。

經歲月與旅途洗練,連喜歡的咖啡口味也有所改變,「以前追求正面的,現在只要沒有負面就可以,像人生一樣,以前想活得開心,現在只要無憂便夠。同一杯咖啡,我寧願喝一杯味道較淡的,也不想喝一杯萃取過度、味道不好的咖啡」。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