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Interest

Life & Style

下一篇
上一篇

Design:壯麗時刻 震撼觀眾 動態影像 重建現場魅力

【明報專訊】一手經驗最值錢。特別是在手機及社交媒體短片盛行的時勢,以及近年來發展迅速的虛擬實境技術,最終目的都是「轉發」體驗,拉近親身與二手體驗的距離。電腦及手機看似能取代不少凝聚人群的體驗,如看電影及演唱會,彷彿看到影像就等於體驗過,「現場感」的價值被大打折扣。英國動態影像設計師Kate Dawkins卻以其作品,讓人重拾現場感的價值。

概念上,這篇訪問,算是取代了香港人本應在香港設計營商周體驗的Kate Dawkins演說的轉載(原定12月舉行的設計營商周因香港社會情况而取消)。筆者早前因工作關係到倫敦,於是在香港設計營商周講者名單中,相約最感興趣的設計師訪問。從大眾角度去看,可以單純視Kate Dawkins為製作公司,但筆者對她的興趣,是出於她為參加者製作一個現場體驗。如何以創意,化現場體驗為商機,正是當中有趣之處。

Kate Dawkins的作品,大都以影像為主,最出名的,該是她與奧斯卡得獎導演Danny Boyle合作的2012年倫敦奧運開幕及閉幕禮中,使用的座位像素(Audience Pixel)技術。

「我的設計哲學,有一個詳盡版本,亦有一個簡易版,哈哈。」Kate Dawkins爽朗地笑說︰「簡單而言,我是用邏輯來解決問題,同時保持對不同設計方案的熱情。我們創作經精心製作的內容,希望能為觀眾帶來難忘的『壯觀』時刻。」

觀眾存在之必要

對她來說,觀眾永遠是整個體驗流程的最終連結。「現場體驗當中涉及設計及製作等,但如果沒有了觀眾,整件事就變得七零八落。想像一下『活動綵排』及『正式演出』的分別,大家便能夠體會到觀眾的重要性。」

「有時綵排多次後,會因為不斷重複而感到納悶,但當正式上演時,便有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氣勢及感動。觀眾的存在,有一種魅力,將整個體驗串連合一。雖然,是按體驗的種類而有別,但我們的設計,大都建基於觀眾的反應,特別是我們的設計,大都是發布新產品,或演唱會等活動。如奧運採用的座位像素技術,是Danny Boyle的想法,於每個座位裝上LED,來營造共融的現像感,成為整個演出的一部分,而非純粹二元劃分的一種觀眾與演出的關係。整個概念,來自Danny,而我則主要是提供動態影像內容。」雖然整個技術只是簡單地裝在座位上,而影像並無互動成分,但這種讓觀眾置身其中的設計,卻能帶來足夠的震撼體驗。

放下手機好好感受

談及個人作品風格,Kate Dawkins偏向以抽像影像來說故事,例如之前為世界大戰紀念活動製作的影像。「我們的作品會用上不少令人摸不着頭腦的平面影像。我們之前為兩次世界大戰紀念活動設計動態影像,第二次世界大戰的D-Day,相比起第一次世界大戰的Remembrance Day及Passchendaele,有更多的歷史影像來作動態影像內容,但我們則不時用上大膽的幾何影像。我很喜觀用抽象畫面來說故事,有一種讓人思考更多的感覺。其中一個例子,是我為Land Rover Discovery所做的影像,以短片為主,用上簡單線條來表現產品能如何馳騁全球,以較低調的方法說故事。Passchendaele則不同,因為整個體驗歷時一小時,需要用上明顯的影像來營造高潮,但當中仍有不少抽像幾何的故事時刻,如其一中幕是用上七彩投影,配合現場演唱,來帶出士兵想家的感覺,以抽象手法帶出當時日落的一刻。現時不少人在製作動態影像,特別是光雕投影(projection mapping)時,都會着眼於製作攝人的影像,但如何能獨樹一格,則有賴背後的脈絡,將不同的影響串流成故事。個人認為,愈簡潔的事,背後涉及的技術愈複雜。」

而戲劇及劇場等英國重要文化元素,亦是Kate的靈感由來。「英國戲劇場景技術非常成熟,不會讓人看到背後的機關。正如我所做的,看起來只是一個媒體,是電子投影,但最終的目的,仍是說故事。如Passchendaele正是最佳例子,有人在台上表演,但用上整座建築作背景,製作步驟其實跟戲劇場景設計相若。過程需要掃描整座建築,然後按照UV Wrap(投影圖),決定內容及投影機的位置,原理有點像服裝設計用的紙樣。」

「我的工作室亦有作手機動態影像,但最有趣的,是無論是手機還是現場的作品,觀眾們都離不開手機。如置身現場時,觀眾仍會用手機拍下短片,記錄眼前所見的壯麗時刻。」作為創作者,Kate Dawkins認為能將人聚在一起,比起手機動態影像作品帶來的滿足感更高。「我亦不介意觀眾將現場過程拍下,但拍下的與現場感受總有一定距離。這種置身現場的魅力,是不能取代的。」

文:Dawn Hung(www.sedimento.co

協力:香港設計營商周

編輯/李宏豐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