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Men Matters Wine

飲食

下一篇

按個人喜好 毋須隨波逐流 收藏威士忌 切勿亂炒

【明報專訊】白煙處處,我的酒吧生意差了,但好處是跟朋友相處的時間多了,最近便跟酒友談起,他家裏有幾百支威士忌,是時候「收割」一下,在艱難時期套現傍身也是好事。的確,威士忌除了用來喝,也有不少人用來投資。

香港人什麼都「炒」,但威士忌就真的不要亂炒,譬如前陣子《權力遊戲》這套神戲十分火熱,連帶一套8支象徵不同家族的威士忌也備受追捧,由於只得水貨,一度炒上萬三、萬四港元一套,我也湊熱鬧買了代表House Lannister的Lagavulin 9年那一支,那時好友讓出來,才900元,我還高呼抵買。可是不到兩三個月,「大貨」一出,台灣、新加坡等機場貨源充足,而且售價相宜,我買了的那支Lagavulin 9年,折合還只約600港元,而有些不算很受歡迎的House或酒廠,最便宜可能只是三四百元,要買齊全套也不用4000元……所以我才說威士忌不要亂炒。

威士忌價值 不僅在味道

不過,若說是投資威士忌,卻是兩碼子的事,要考眼光與耐性,不能急於一時。前文說的好友,本身亦非為了炒價,只不過因個人口味關係,愈買愈多心頭好,而慢慢發現哪些威士忌較受追捧,哪些威士忌要放一些時日才有機會升價,又有哪些威士忌只是有價無市等;他最近的觀察是,Glenfarclas的老酒承接度不錯。老酒指的是大概1960年代陳年,超過40年陳釀,現時的價錢大約4萬多元,看似很貴,但相比起人氣較盛的Macallan同一個時期的作品,價錢可能只是五分之一。

當然,Macallan在威士忌拍賣界可謂一個超然的存在,拍賣價幾乎年年都破紀錄,今年在倫敦蘇富比拍賣會,獲譽為「威士忌聖杯」的Macallan一支陳釀了60年威士忌,拍賣價為120萬英鎊,連佣成交價為145萬英鎊(約1470萬港元),以25萬鎊之差打破去年的紀錄。事實上,去年那支最貴的威士忌也是來自Macallan同一個桶,1926年入桶,在編號Cask #263的橡木桶陳釀了60年,1986年裝瓶,一共裝了40瓶,這40瓶酒標不盡相同,但都統稱為「威士忌聖杯」。你問我,一瓶1470萬元的威士忌會否比一瓶1470元好喝一萬倍,我雖然沒喝過,但都幾肯定答案是「不會」;只是,1470萬元的威士忌的價值,顯然不僅在於味道。

為此我找了另一位好友Christopher Pong(下稱Chris)聊過,他在著名拍賣行Bonhams任職,是葡萄酒及威士忌專家。Chris說Macallan在拍賣會屢破紀錄,並非一窩蜂的熱潮,「Macallan作為蘇格蘭威士忌的標誌,價格升幅完全反映了市場對最佳品質的渴求,同時也進一步確認了投資者對威士忌的信心」。我找過一些數字,也印證了這個說法,Bonhams大約在10年前拍賣威士忌,那時大約只拍賣約100支威士忌,數量不多,所以跟其他洋酒紅酒一起拍賣,只佔成交額大約10至20%;到4、5年前,威士忌的成交額已佔五成,到了去年更上漲至七成。事實上,這些天價威士忌生產需時,供不應求下,拍賣價自然水漲船高。

有別於其他大部分如古玩、珠寶等收藏品,威士忌屬於消耗品,我想大家都好奇這些幾百萬,甚至上千萬元的威士忌,到底有幾多人會開來喝?Chris就說:「其實除了作個人收藏或投資外,不少買家會用於饋贈和飲宴,亦有一些發燒友會不時舉行品鑑會公諸同好;明年3月便將有一場羽生全套『啤牌』的品鑑會在香港舉行。」

羽生啤牌系列之前我介紹過,能儲齊54支的全球也只得幾套,其中一套在蘭桂坊威士忌酒吧Club Qing;Bonhams今年8月在香港舉行的拍賣會,一位女收藏家以719萬港元投得另一套,比4年前的379萬元成交價幾近高出一倍,也再次打破日本威士忌的成交價紀錄。啤牌系列就算單支買也不便宜,前兩三年可能還是幾萬元,但現在價值又翻幾倍,譬如最近的「紅心9」,連佣以47萬港元成交。香港人,以至內地藏家,對日本威士忌似乎有一種近乎盲目的崇拜,除了羽生的啤牌系列,從輕井澤到山崎的老酒,甚至日常飲用的響、白州及余市(這些酒從前才幾百元一支,我會在飯局酒局隨便開來喝那種,但現在動輒幾千元一支,實在令人卻步),無論價格怎飈升,需求還是有增無減。

「日威」價格飈升 需求有增無減

從投資角度,「日威」的門檻確實有點高,或許可以找尋其他選擇,Chris便有些貼士,「威士忌現在愈來愈普及,一些規模較小但別具風格的酒廠將會受到更多關注,例如單桶的Glendronach和Clynelish等」。Glendronach以雪莉桶聞名,味道濃郁,是不少香港(甚至亞洲地區)酒友偏愛的口味;Clynelish則是一間來自蘇格蘭高地(Highland)很低調的酒廠,很少出OB(Official Bottling,原廠裝瓶),其實是Johnny Walker的基酒之一,風格清新柔和,是我喜歡的酒廠,尤其IB(Independent Bottler,獨立裝瓶廠)不時有驚喜。

說起IB,一般拍賣價值不及OB,始終原廠出品質素有保證,而IB品質卻有參差。不過,近年威友愈來愈專業,IB也不乏捧場客,其中我留意到意大利IB Samaroli的拍賣成交價愈來愈高,例如Bonhams去年拍出一支Samaroli 14年Laphroaig,1970年入桶,成交價達49萬元,比原先2萬元的估價高了廿幾倍!當然,這與創辦人Silvano Samaroli兩年前逝世也不無關係。Silvano Samaroli是威士忌界的傳奇,他早在1980年代便推出Cask Strength作品,是IB行業中的第一人。如果對Samaroli感投資興趣,可以特別留意其1980至2000年推出的作品,有「黃金20年」之說。

投資原桶 回報高須等收成

除了一支一支買,近年還有另一玩法,就是買單桶威士忌,去年Bonhams便以370多萬元賣出了一個Macallan原桶。Chris補充道:「單桶市場在國內非常火熱,有別於瓶裝威士忌,其價值會隨時間倍數上升,更可選擇自行包裝。」但買單桶始終是較高階的玩法,故Chris也特別提醒:「選擇酒桶時需注意其存放環境及狀况,一般以酒廠酒窖為佳;購入後亦應每年索取報告及樣本,防止酒精度大降及嚴重蒸發等問題。」之前我也湊興跟幾個朋友買了一個日本威士忌原桶,但還有好幾年才「收成」,買了還要等,這也是買原桶的缺點吧。

雖然上述有點投資貼士,但最後我都引述Chris的意見補充一下,「收藏威士忌其實是非常個人的選擇,不必跟從市場趨勢。例如對日本文化有興趣及經常遊日的買家,可多到當地酒廠及酒吧參觀尋寶,往往充滿驚喜。蘇格蘭威士忌較為繁多,風格南轅北轍,可多參加本地試酒會,因應個人口味選擇收藏方向」。

■Profile

胡蘇

開威士忌酒吧,到現在淺談威士忌的皮毛,目的,只為交流。

文:胡蘇

編輯:陸亮瑋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