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人生下半場

下一篇
上一篇

三人談:預早討論 走得匆匆也心安

【明報專訊】年少時,我們只管往外跑;到年紀漸長,雙親皺紋漸多、體力衰退,才意識相聚時光正在倒數。他們仨都經歷過與父母別離,對於如何珍惜父母、照顧父母,以至應對父母病重及離世,都有深刻體會。此時此刻,說起父母親,心頭仍是一片暖。

■梁:梁萬福

■馬:馬傑偉

■L:于莉莉(Lily)

L:我後生時好頂撞,要和阿媽分開住。到30多歲,她的話開始聽得入耳。她是我的啟蒙老師,由工作到處理男女關係,都是她身教。我不知道她何時會離開我,住離島很遠,我不想送不到她最後一程。

2008年我準備開店,我好趕好趕,3個月內裝修好爛屋,就是想讓她看到,亦打算帶她搬進長洲住,連工人都請了。豈料她11月22來茶店soft opening,12月4日過身。當時她89歲,行得食得走得,離世當日下午突然感冒入院。

馬:我爸離世時,本來是打算出院,豈料病况急轉直下。當晚我在中大崇基學院的高桌晚宴有發言環節,沒理由突然離場。待演講完畢立即飛的到醫院,我想爸爸在等我,我一叫他安心離去,他便斷氣。

做人沒虧欠 今日辭世亦無悔

L:當時人人都認為要搶救媽媽,我話睇定啲,如果搶救過程不辛苦,她樂意才這樣做。但黃昏時她已拒絕食藥,沒有人能阻止她。她人是清醒的,說「讓我死吧」。

馬:這麼大年紀,身體每個機能都衰退,也無謂折磨她。勉強拖下去,被插喉、灌喉,沒有什麼尊嚴。

L:對,我媽咪叻,餵她藥都不吃,吐出來。她說「這麼老不死幹嘛」,年輕時便看通生死。我也很早看通,你做的事對得住人、對得住自己,沒虧欠,是承擔一生人走的路。I have no regrets if I go today。

梁:我爸爸是長期病患,他病重時我在外國工作,本身也預期病情會影響他的壽命,但仍然看不到他最後一面。媽媽則是急性的,在年初二晚入院,年初五早上走了,幾日內急轉直下,是急性心臟衰竭。

父母臨終 放手與否陷兩難

雖然至親已離去多年,但說到離別的情境,三人依然銘心。梁萬福更提醒,家人對父母治療安排或會有不同看法,所以應盡早討論,對病情、對生命有何看法?在最後一刻應否令病人生命不必要地延長?「可惜現時社會好多人不願意面對死亡。到病人臨終時,家人會有心理困擾,放手還是不放手?放手會有心理負擔;不放手的話,又是否代表病人能舒適地離開呢?這是兩難。」醫護人員亦需預早和家屬病人溝通,令他們知道病情預期效果、治療選擇,而非到最後一刻才決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