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下一篇
上一篇

通識導賞:區選變天與世代有關?

【明報專訊】今屆區議會選舉選前焦點放在新登記的年輕選民,39.3萬名新選民中18至35歲新登記選民佔48%,而最終投票率亦是破紀錄的七成,結果泛民取得八成以上席位,建制派整體來說是大崩盤。

各界均認同今次區選是一次政治選舉,對近半年政府施政的一次政治表態,而當大量政治素人成功當選,就算他們本身缺乏從政經驗,人們普遍仍對其在社區層面揭開一番新氣象感到可期。雖然新增年輕選民大幅增加,但年長選民仍然佔多數,而區選結果卻顯示民主派選民今次有跨世代的一致共識。

年輕人在反修例運動中愈走愈前,回到眼下的社會衝突,有多大程度反映香港世代矛盾問題?提高對相關問題的認知,可幫助社會走出黑暗,回復平靜?

■問:

1.你認為今次當選/落選區議員,有多大程度與世代矛盾有關?

2.又有多大程度與反修例運動有關?

3. (當選)成為議員後第一件及第九件最想推進的議程事項是什麼?/(落選)後最不希望成功當選的議員做的第一件及第九件事是什麼?

■答:

鍾淬坤

地區:觀塘區油翠(此為2019新增選區)

落選情况:26歲,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前研究助理,以2572票對2857票,敗於36歲公屋聯會委員龐智笙。

1. 應該沒太大關係,因為憎我的不是老人家,我和油塘中心街坊關係好好,雖然他們當中亦有一堆深紅的人,但他們都是撐我的。他們覺得政府無能、年輕人又太多訴求,但覺得我幫到他們處理民生問題。最憎我那班是紀律部隊成員,他們在競選過程中為我改圖,傳播我「火燒油美苑、帶領曱甴」,這些圖亦流入盈豐街坊手上。

2. 反修例運動幫到我很多,如果沒有運動我都不會站在這裏(參選)。雖然早期沒有突出五大訴求的政綱,始終這區不太關注政治議題,變成守護香港和平的輿論大於要尋求真相和公義。但怎樣都好,運動推高了投票率,最終和對手只差200幾票。

3. 第一件事希望他不要做一些聯署,嘗試幫警隊取回威信或譴責示威者。因為選區內有多幢紀律部隊宿舍,可以很容易透過所謂民調「做數據」,聲稱八成市民支持警隊執法。

第九件事是不希望他不理會油翠苑和油塘中心的街坊,因為已經被建制派盤踞了20年的盈豐已佔30%選票,而我相信只要他下屆再拉高一些油美苑紀律部隊的投票率,即可以手握六至七成選票。因此,這四年他可以完全不踏足油翠苑和油塘中心,不和任何一個街坊傾偈都可以當選。

■答:

鍾澤暉

地區:油尖旺區櫻桃

當選情况:51歲,全職區議員,以2310票對2014票,擊敗30歲公民黨成員伍僥敏,成功連任。

1. 評估不到。今次投票率是歷年最高,據我在票站觀察,我覺得老中青的投票率都平均。對手較我年輕,感覺上她的競選宣傳方面主要是吸引年輕人支持,但實際上無法確定。

我沒有特別針對爭取哪個年齡層的街坊支持,此區屬於舊區,問題集中在交通、噪音、環境衛生和大廈管理等民生問題,找我幫忙的街坊不同年齡層都有。

不同街坊對選舉結果有不同解讀,有人說我贏得驚險。從數字上,我得票2310票比想像中多,上屆三個參選人總計有2641票。(上屆鍾澤暉以1611票勝出,對手民主黨林浩揚和網絡紅人中出羊子分別獲得858和172票)。

2. 社會氣氛肯定影響了今次選舉,以前區選大多關注地區問題,但今次明顯變得政治化。(選舉政治化對你較不利?)這個是真的,我主要集中在民生工作,較少談論政治議題。過往宣傳品或立法會選舉期間,都沒有和其他候選人孖公仔般拍照去支持他,雖然我亦會幫忙一些朋友站台。但是我初心始終是地區服務,雖然現在從政幾年不再是政治素人,但始終不覺自己是政治人物,而是地區服務者。

3. 第一件事是謝票,過往去票站都是直出直入,今次條龍最長我相信有二三百人同時排隊。我覺得街坊願意排長龍投票,無論支持我或對手都要多謝他們,因為香港人過往比較政治冷感。其他工作我要再花時間想想。

■答:

王天仁

地區:荔景

當選情况:41歲,從事藝術教育,以2836對2670票,擊敗爭取連任62歲的周奕希。

1. 我不太覺得完全是世代矛盾,反而與社會氣氛有關。我的選區50多歲至75歲以上的佔選民一半,加上區內多年不能投票,谷到一班人出來參與今次投票(對手自1988年起在葵青區勝選,此後曾有五屆自動當選,包括上兩屆)。整個社區對選舉都相當陌生,很多年長街坊聽到選舉或區議會這些字眼,相當搲頭。街坊笑說投票日比過年還熱鬧。

2. 起碼八九成與運動有關,我七月頭才正式落街,投票前幾星期開始多了街坊埋身跟我說社會議題。長者問得更多,年輕人能在網上得到資訊,但老人家比較信人與人直接溝通冇得呃。有幾次幾個叔叔行埋來,與我距離不夠10厘米,嚴肅問我:「嗱王生,一句,你藍定黃?」我:「你要一句,黃的,不過在社區藍黃都要食飯,我的責任是照顧不同政治取態的人,會一視同仁。」他搭我膊頭,「就你呢句,我投你」。有些則豪邁說,「你唔好以為我老呀,我都開明㗎,明白發生咩事。」

3. 當選後最想讓社區覺醒,既然老人家或首投族發現了民主是個好東西,嘗到投票的甜頭、贏的喜悅,就要乘勝追擊,告訴他們可做到更多,改變大家對區議員的想像,區議員更大功能是撻着社區方向性的事,有能力部署社區氣氛、意識形態。

而現兜兜的事,如石屎剝落這些硬件上的東西,會經歷房署等很多關卡拉鋸,不是一朝一夕可處理,不要說4年,40年都要做,常常會發生,所以不是我首要想做的,奈何現實是倒轉,街坊爆屎渠都要先處理,心中想法與現實總有些落差。

文 // 彭麗芳、曾曉玲

圖 // 路透社、受訪者提供

編輯 //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