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區選三問

【明報專訊】這次區議會的故事,是國際傳媒夢寐以求的狀態:非常簡單浪漫,完全不需了解香港情况以至地區情况就可以把故事寫好,信息清楚明確。

對研究者來說,這是噩夢,因為我們的專長就是把簡單問題複雜化。當很多人都可以用三言兩語概括整個選舉的時候,我們騙稿費的空間就不多了。

反覆看數字,問了三個問題,嘗試找答案,又騙騙稿費。

輸了哪些區?

如果這次選舉本質上是場「民意海嘯」,大部分人是政治表態,連不少鄉郊地區都有過半數票支持民主派,那我會問:為什麼還會輸了63區?那些沒有被海嘯捲走的是什麼地區?即是,誰不支持運動呢:

輸的63區,可以分以下幾類:

1/ 大富地區(9區):包括山頂、九龍塘、樂活、渣甸山柏架山寶馬山等。

2/ 鄉郊區(12區):元朗、離島、北區都有,但大埔幾區全歸民主派。

3/ 傳統深紅地區(19區):最多是在觀塘(佔9區)、九龍城(5區)等。

4/ 因分票而輸掉的(6區):民主派候選人加起來的選票多過建制派候選人,但卻因分票輸了,包括帝怡、和富、盛福、都善、環保北、大白田西等。

5/ 新屋邨(3區):包括觀塘安泰、安達、欣田。(我沒有把啟晴德朗那三區(啟德北、東、中及南)算新屋邨)

6/ 其餘的區(14區):我歸納為「挑戰現任失敗」,即可能不算是深紅區(例如可能若干年前曾是民主派議員),但民主派挑戰者未能擊敗現任。

世事無完美,上述幾個類別其實民主派已經做得不錯的了。例如鄉郊其實有大約30席,換言之民主派在鄉郊已經是贏多輸少,實在不可思議。一些傳統以為深紅必不可破的區例如寶達或秀茂坪北,一樣被攻陷。新屋邨也不是沒有贏的(例如洪福和水泉澳),有人會以為新屋邨=新移民=投給建制派,那我想指出的是,10年前很多人都是這樣說天水圍的,天水圍現在已全黃了。數字反映在不同性質的地區,都有相當數目的民主支持者,只是大富地區雖然仍有贏的(例如又一村),但政治分歧的階級性,似乎愈來愈明顯。

很多人哀嘆因為分票輸掉幾個議席,但其實以大約30個「撞區」來說,只輸6個已經很好了,建制派那邊也有幾區因為協調失敗而被民主派「偷雞」的。看選票分佈,民主派支持者在最後階段集中票源的能力是相當驚人的。別的不說,黃成智和馮檢基兩人合共當過八屆立法局/會議員、六屆區議員,多年來拿過數十萬選票,但今次兩人加起來只得331票。對過氣政治明星的無情,是偉大選民的象徵。

地區工作還重不重要?

麥美娟的總結不是錯的:「現在是只問立場,不問工作。」(她畢竟有勇氣承認自己的立場錯誤。)這是一個政治表態完全主導的選舉,和過往區議會選舉的邏輯不同。

但我覺得現任議員做地區工作是否做得好仍然是有影響的。我第一項證據就是上述的第6項。在海嘯下有少數建制派現任守得住,地區工作的質素應該是有一定關係的(挑戰者有做多少地區工作也應有影響)。第二項證據是主要民主派政團的勝出率都很高,重視地區工作的小政團例如民協、新同盟、工黨、街工等都差不多全勝,反映早作部署早落區,仍然會比臨時空降的素人有更大勝算。

我另一項證據,就是民主派今次114名區議員競選連任,除了大埔富亨的任萬全外(也只是輸給另一個民主派),全部獲勝。如果我以他們的得勝票比例(winning margin)來分析(即以他們的得票比例減第二位的候選人的比例),113人有以下發現:

(1)贏少於10%:2名

(2)贏10.0%-19.9%:27名

(3)贏20.0-29.9%:46名

(4)贏30.0-39.9%:28名

(5)贏大於40%:10名

民主派現任議員今屆平均的winning margin是26.1%(所有民主派的平均為17.2%,452區平均為16.0%),即是投8000票的話會贏多於2000票。這其實是相當驚人的。以區議會選舉來說,如果在區內有六四比的優勢,已經算是相對穩陣了。以上述這套數字分析,則現任險勝的只有2人,27名贏10-19%的人,就算投票率沒有這麼高,仍然應該會贏(見下段)。地區工作基礎加上有利的政治氣氛,保證了民主派現任完全過關。

這個觀察,對2019年的區議會可能是不重要的,但對2023年的選舉可能重要。不可能期望每屆區議會選舉都是如此政治性的公投,新選出來的新人素人如果要守成,紮實的地區工作應該可以提高他們下屆連任的安全系數。

投票率高有多重要?

今次區議會選舉的主角是投票率。大量過往沒有投票的人跑出來作政治表態,投票給民主派候選人踢走建制派,是民主派大勝的主因。傳媒報道中聯辦和建制派本來預計仍可獲勝(應該是會損失一些議席,但仍然可以拿得總體大多數的意思),但沒法估計投票率會高達71%,一舉掃走大量建制派。

不少人都會問的問題是:如果投票率不是這麼高,結果會如何不同?大家選前都估計投票率會升到五成半六成(上屆是47%),但估到七成的人應該不多。現實上,期望每屆區議會都有這樣的投票率是不切實際的。如果投票率不是高得如此誇張,民主派會不會贏不到過半數呢?

我做的「壓力測試」的方法很簡單:假設每區的投票率都下降10%(即總投票率由71% 變61%),結果會如何?我假設多投的10%選票不會全部投民主派,可能是民8建2。例如觀塘啟業邨,11,752選民,投了8227票(70%),民主黨尹家謙以4433票(53.9%)擊敗3794票(46.1%)的民建聯歐陽均諾。如果投票率下降10%變成60%,即是少了1175票,如果以8:2分,尹家謙會少了940票變為3493票,而歐陽均諾則少了235票,變為3559票而僅勝66票。按此推算,如果啟業的投票率是60%(仍然非常高了),民建聯現任就會保住席位了。

用這個方法就452席作一推算,得出的結果是如果所有選區的投票率都下降10%,即總投票率是61%而不是71%,現在民主派389勝算者中有86人會輸掉議席(大概winning margin在8%以上的可以保住),仍剩303席過半數有餘。如果投票率比現在低15%(即大約56%),現在389人中有136人會輸掉議席(約winning margin是12-13%以上的可以保住),仍然會有253席超過全體半數。

這裏有兩個教訓:第一是地區工作較好的民主派現任議員如果選票較「實」,縱使投票率不太高也有較大機會保住議席;第二是縱使投票率不是如此破紀錄(56%=231萬人投票了),今年民主派仍然會大勝過半數,反映在慣常有投票的選民中,今次應該也有部分「由藍轉黃」,以及用政治標準投票支持民主派。

2019的區議會選舉很多東西都是破天荒的,可以對香港的政治生態,包括基層政治、公民參與、民主規劃、城鄉再造,對政府的監察、有深遠的影響。自六月來運動給我們的教訓,就是很多東西都不是不可能的,未嘗試過不要輕言放棄。選舉數字反映鄉郊以至所謂「紅區」,其實都是有相當的人支持民主的,或者所謂「紅區」也只是多年缺乏經營的結果。區議會選舉的民意海嘯能不能帶來根本的政治變化,就要看各方努力和創新了。

文//馬嶽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