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民意海嘯

【明報專訊】區選當天下午,我收到程展緯的信息,說他被澳門入境當局扣留了,我反射性的「吓」了一聲,對於自己何以晉身了不能入境澳門的黑名單,他茫無頭緒。幾小時後我發信息跟進他的情况,他說已回港了。幾日後,他傳來了一封下款是「程展緯」寫給澳門入境當局的公開信,他說,黎冠軍,請交代作者為程子禮。一時間我也不好忖度他的用意,是間離作用,抑或什麼跟讀者互通款曲的密碼,只冷冷回了一句:程子禮,你張相又outfo了。

那天我很早便投了票,由於有先聲奪人之勢,全日不停留意着統計及各區情况,然後凌晨時分收到友人們的奔走相告:區選變天了;所有人都很意外,當選的落選的投票的,說是(民意)海嘯,倒也傳神。區議會變天了,社區會跟着變天嗎?所有的積習惡名,可以藉以清洗換新?抑或下屆又會打回原形?明年的立法會會跟着變天嗎?

區選變天過了幾日,理大解封,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但無人敢說這陣子街道上的平靜會不會長久。新「一哥」見記者,說林鄭考慮成立中的「獨立檢討委員會」不查警察;今期我們有前政治部警官Martin Purbrick撰文,詳細分析了前線警察策略部署的錯誤,如何導致香港跌入「軍規22條」窘局,結論是,只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才可以救香港。

編者話//黎佩芬

攝//賴俊傑

美術// SIUKI

編輯//蔡曉彤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