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

下一篇
上一篇

舞出經典《雷雨》 身體語言 無聲吶喊

【明報專訊】今天再演曹禺的《雷雨》,還可以怎樣演?

上世紀30年代的劇作,一個反封建的家庭倫理大悲劇。

如果去掉語言,以最原始的身體出發,那些呼喊還會被聽見嗎?

7年前首演,巡演多個城市後,今年再次在港上演。

探索身體的各種可能,劇場內外,都要堅持。

《舞.雷雨》是鄧樹榮、邢亮和梅卓燕3人的跨界合作,多年來專注形體劇場的鄧樹榮,與兩名不同背景的編舞家合作,以創新手法演繹曹禺的經典作《雷雨》。作品於2012年新視野藝術節首演後,在2013年香港舞蹈年獎獨攬「最值得表揚編舞」、「最值得表揚舞蹈劇作指導」及「最值得表揚女舞蹈員演出」3項大獎。隨後曾到新加坡、中國內地及台灣巡演。2017年再次在香港重演。不過梅卓燕說短期內也未必可以再演,「因為埋班也有難度,之前的重演也找了南京的演員合作(江蘇省演藝集團歌劇舞劇院)。這次很難得集合了,差不多是最原本的一班演員」。

塑造人物性格 舞劇不止抒情

梅卓燕認為作品能夠在不同城市巡演,可能正是劇種比較特別,「是舞劇、無言劇,劇場的多方結合,特別是在舞劇這個劇種上開創了新方向。這個作品注重人物性格、角色塑造,還有戲劇的邏輯性。平日舞劇都是以抒情為主線,大家也一直認為舞蹈不擅長這方面的要求。但其實我們說舞蹈,應該是不限於某種舞蹈詞彙,而是所有關於身體語言的演出,包括無言劇、形體劇場。在舞蹈創作上,我們並沒有嘗試這種創造。記得在北京國家大劇院演出後,行內人的反應很好,他們也驚歎原來舞劇可以這樣做。」梅卓燕提到作品在不同地方上演反應也不同。「台灣人對於這個年代,中國的這些進步作家並不熟悉,因為這些作品當年是禁書。反之在中國內地,《雷雨》是經典,他們的閱讀方式也較深入,會把這齣作品跟其他改編劇場電影或舞蹈的作品作比較,所以解讀比較深。」

劇場力量 堅持發聲

原裝的4幕劇,兩個家庭,8個人物,30年的感情瓜葛,完全去掉語言,如何處理這些複雜的情感和強烈情感?《舞.雷雨》在藝術形式上的探索,起了一個示範作用。「我們是以最大的可能性去找最好的表達方法。我相信表演藝術是Total Theatre的概念,不需要劃分界線,任何手法能夠幫助故事情感發揮淋漓盡至,就可以採用作表達。我們最初的確是想做一個呼籲,看到今天不少創作人意識裏還是有點故步自封,所以希望每個人在不同位置上嘗試推進多一步。這次是很好的經驗,也許能刺激其他人繼續創新。」

創作於民國時期的《雷雨》,視為反封建的時代作品。梅卓燕坦然今天回看這個作品,還是非常敬佩曹禺先生。「創作這部小說時他只有20多歲,相信他當時帶着最純真和最熱切的態度去寫這個劇本,去表達關於無言的抗爭和吶喊,今天看,是完全切合社會現狀。」在紛亂的時代,當街上的呼喊比劇場更震懾人心,劇場的意義又是什麼?「當我們依然有機會走入劇場,也就不要錯過。因為這是發聲的機會,絕對不要輕易放棄。對我來說,今天劇場不再是一個空間,每一個地方也是劇場。因為劇場是關於一個表達的機會,無論在哪裏,我們也不要放棄,如何堅持發聲的機會。這是整體的信念,不論是日常生活、藝術或政治表態,也要盡力貢獻個人的力量,我認為這是基本的,在什麼場合也要保持這個初心。」

《舞.雷雨》

日期:12月13至14日

時間:晚上8:00

地點:香港兆基創意書院 多媒體劇場

票價:$200

查詢:www.newartspower.hk

票務查詢:3761 6661

文:林喜兒

編輯/陳淑安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