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9期

Happy Pa Ma

下一篇
上一篇

波波教授演講廳:催淚煙傷身又傷心

【明報專訊】前幾天,我乘的士從港島南區前往長沙灣政府合署出席會議,上車不久便莫名其妙地感到喉嚨不適、刺鼻及頭痛。跟司機談論到近日示威問題及交通被堵塞的情况時,司機方告知他剛才在中環遮打道被堵塞了一個多小時,被迫吃催淚煙「放題」,十分難受。水落石出,原來這車空調系統和車廂受了化學物質污染。所以,我趕快打開窗讓空氣流通,不適感覺便隨即紓緩。可憐的職業司機,為生計,搵命博!

從6月到11月,香港政治氛圍每况愈下。示威者口號由正向的「香港人,加油!」轉變為具抗爭意味的「香港人,反抗!」,再急轉為具仇政府態度的「香港人,報仇!」。各區示威活動亦趨頻繁,所使用的武力亦不斷升級。同時,警方亦增加對付示威者所施的武力,每次鎮壓亦放射更多的催淚彈。過去幾個月,傳媒朋友、大眾市民和綠色團體都關注警方大規模使用催淚煙對市民及環境的負面影響。

CS污染 引起不適

使用催淚煙主要目的是令示威者感到不適來促使他們離開示威地點,以助警方驅散示威者及保持安全距離。當催淚彈發射後,CS化合物會被蒸發,在空氣中形成大小不同的懸浮粒子。當該粒子接觸到人的眼睛、鼻黏膜和口腔便會引發不適徵狀。徵狀強弱視乎CS濃度、暴露時間和頻密度。每個人對這化學物質敏感反應不同。一般而言,眼睛、鼻腔、口腔和胸部的不適會在半小時內減退,而皮膚過敏徵狀往往要1至3天才退去。嬰兒、小孩、老人、容易有過敏反應者及長期病患者較高危,應盡量避免接觸到CS化合物。

近日,不少文章指出催淚彈燃發時產生高溫,過程中產生山埃及二噁英等有害物質。從化學角度來看,因為催淚彈燃燒時間較短和其溫度在發射後漸漸降低,所以每顆催淚彈只釋出小量山埃及十分微量二噁英。近日,有示威者把催淚彈放入袋中,量度出山埃濃度為28.6至29.7mg/m3,該數據只能反映在密封空間下的情况。山埃的半致死濃度為100至300 mg/m3,其半衰期則只有10至30分鐘。然而,開放環境、流動空氣具稀釋作用,會把有害氣體稀釋,使其毒性大大降低。因此,世衛指出CS催淚彈所釋出的山埃量對人體健康風險屬於低。根據香港環保署在中西區及荃灣的空氣監測結果,在示威期間(即本年6月至10月)的二噁英空氣濃度水平穩定,沒有大幅增加。按以上資料來看,市民應該不用太過擔心山埃及二噁英的問題。

話雖如此,CS的大範圍污染問題仍然值得關注。雖然世衛和美國科研會已公布有關CS對人體健康的濃度指引,但是香港特區政府現時並無量度CS在各示威區的空氣濃度,窒礙了公共衛生及科研人員對CS的健康及環境風險評估。過去一周,幾個示威區發現了不少雀仔屍體,不難想像牠們的死因可能和催淚煙有關。因此,研究CS的空氣濃度是有迫切性。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說到底,抗爭者、大眾市民和警察同是香港人,在同一天空下呼吸着同一樣的空氣。希望香港特區政府能及早和平解決現時膠着的社會分歧, 讓本港市民能安居樂業。沒有暴力示威,便用不着使用傷身又傷心的催淚煙!

(節錄版本,原文可瀏覽﹕happypama.mingpao.com

文:梁美儀

作者簡介:香港大學生物學學院教授、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科學家。平易近人,學生稱他「波波」。由Band 5學校到考獲獎學金到英國博士畢業,發現興趣才是求學之匙。育有一名「每事問」的女兒,經歷二次成長,從孩子角度出發,帶着童心走進兒童的科探世界。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9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