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9期

Happy Pa Ma

下一篇
上一篇

媽媽維特:媽媽忘記放鹽

【明報專訊】社會事件的記憶,在不同人腦中會有不同的烙印方式。像我這種全職媽媽,孩子們生活中穿插的一些事項,往往也是連結我和這場巨大運動的標記。

11月中是上學期測驗的日子,一如往年,大仔萬分期待測驗的最後一天,因為他幾個好友例牌會在那天下午來我家大玩特玩。事實上,早在11月初,已經有同學家長問我是否一切依舊,我還表示「一人成團、無任歡迎」。那時候,還未發生尚德邨警民對峙、防暴警圖入廣明苑搜捕之事。

測驗日共有4天,第一天放學回來,阿仔告訴我,不想邀請某個同學來玩。那個同學天資很高,有時表現會較專橫,是阿仔玩伴之一,但又未至於是好友。阿仔說,如果邀請他來,擔心他會逼其他人跟他的方法玩,而他不久前又當了副班長,如果不依他的意思玩,阿仔害怕他會記在心裏,之後在班上會被他「盯緊」,稍有差池就可能記名。阿仔還說,其實他私底下已跟對方說,今次不想請他來玩,但那個同學很霸氣的回答他,即使阿仔不想他來,他知道作為媽媽的我,也一定會歡迎他來,所以他還是會來我家……

我認真聽完阿仔的說話,第一個反應是,這對我確是一個大煩惱。常來我家的這班同學仔家長,早已組成一個社交網絡群組,方便互通消息,而之前我已在群組內確認一人成團、無任歡迎。如果突然把那同學攆出局,我擔心會予人針對某某的感覺,令對方家長難堪。令事情更形複雜的是,那個同學的爸爸剛巧是一名警察,我擔心會惹來任何針對警察子女的懷疑。

不為顧全大局 忽略孩子感受

那一刻的我,自覺非常懦弱、軟弱。我不是一直堅信應真誠坦白待人嗎?原來我會因為自己的畏懼,而想把大人「顧全大局」的思維,凌駕在孩子的心聲之上。我有勇氣帶着一份信任,信任對方家長也是明白事理之人,帶着坦誠和尊重,直接告訴對方我孩子的想法嗎?

掙扎良久,我問了孩子爸的意見,他認為應該跟對方說老實話。想了一整晚後,我向大仔道歉,承認自己因為軟弱而想過逃避,想過忽略他的心聲;但我醒覺到,我最需要照顧的不是大人的面子,而是自己兒子的感受。我應承大仔,會以最大的誠懇告訴對方,開心見誠溝通。

就在那天,科大男生周梓樂傷重多日後逝世,留下許多的問號。他是第一個直接在反修例示威衝突現場受傷而離世的人,潮水般的群眾湧到他出事的尚德停車場悼念。然後,群眾口號由「香港人反抗」,變成「香港人報仇」。

結果,我發現已經沒需要跟對方家長談了。周末後「大三罷」,大仔幸運上到校巴,可以完成最後兩天測驗,至於測驗後大玩特玩的約定,家長們一句都沒再提,就不了了之。阿仔失望之餘,埋怨示威連累他的約定泡湯,我帶着萬分悲痛,跟他談了許久許久。

不過,絕大部分時間,我都沒有跟孩子談我的悲痛。小學公布來年自行收生結果的這天,我一早收到細仔獲取錄的電話,那是一間無人爭的快樂學校,只是不巧位於經歷催淚煙放題的社區。同一天,理大慘烈如同戰地……

中大的蹂躪、理大的激戰,掀起無盡的心痛,但在孩子面前,我還是得保持一貫的平靜。只是,阿仔幾次告訴我:「媽,碟菜又唔記得落鹽啦。」

文:葉杏麗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9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