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周日話題:大考驗‧大戰略:區選後的分裂與團結

【明報專訊】今天是區議會選舉。坦白說,這是很令人擔心的一天。

不是擔心能否順利進行,也不是擔心街頭有沒有衝突,或單純的選舉結果如何。

而是由6月延續至今的運動,無論經過多少挑戰,都能延續下去,但潛在的問題,自然不少,可能在選舉後一次過顯現,非常需要有心人的集體智慧。

首先,我是希望大家一定要投票的,今天也是專門改機票回來投票。與此同時,只要有論述,我們不應將任何非常鼓勵、或非常不鼓勵參加區議會選舉的言論,簡化歸納為「人」或「鬼」。在現有「一國兩制3.0」的高壓體制下,區議會選舉,同時具有下列功能,兩派意見,同時都是道理。

盡力投票 和平演變政權

主流論述曾認為,區議會選舉是反修例運動以來,第一個讓全體市民能表態的「變相公投」。假如是6月16日200萬人遊行後立刻選舉,結果可以很一邊倒,而這民意也基本上持續至10月。然而在過去一個月,建制派利用種種文宣,包括刻意不修復「三罷」運動帶來的交通破壞,把支持「反修例運動」簡單標籤為「暴徒」,去重新集結「泛藍」支持,作為他們的「變相公投」,希望通過選舉結果「輸少當贏」,顯示民意並無大變化,從而瓦解整個運動的momentum,連帶那些已出現的大遊行,也要一併貶低其重要性。加上經過理大圍城一役,前線損害甚多,選舉日監督掌心雷、疑似舞弊等的能力,也隨之減低。從這角度看,選民應該盡力投票,令建制派不能達到上述效果。

另一個理論,是區議會在特首選舉的選舉委員會1200席當中,佔有117席,全票制,以往都是建制派壟斷。但假如這次非建制派得到過半議席,就能全取這117席,理論上,足以影響選特首大局:上屆非建制派基本盤+反修例運動後若干新議席+商界游離票+新增117席,確實有可能超過600票,令沒有北京祝福的候選人成為下一屆特首,這就是戴耀廷教授推廣的「風雲計劃」。從種種民調所見,如此大勝並不容易,實在不宜樂觀,但假如相信這計劃,區議會選舉卻是「和理非」唯一能和平演變政權、達到「五大訴求」的平台,因此應該盡全力投票,催生上述結果。

北京輸打贏要 盲信守規變相維穩

然而,我們也必須知道,區議會並非《基本法》規定必須存在的機構,忽然卻被政權宣傳為「政府依然有效運作、值得市民信賴」的圖騰。經過過去半年,現政權明顯不具備任何認受性與公信力,官員一律指鹿為馬,警察暴力俯拾即是,怎可能因為一個區議會選舉讓政府乘虛而入,反過來宣傳everything's under control——這是勇武派一直希望傳遞的信息,而這信息,其實也是得到和理非認同的。即使是「黃色經濟圈」這類看似和理非的構想,其實也是建基於「我們必須減低對政府、建制的一切依賴來自力更新」這樣接近無政府的激進假定,只要民間有了這覺悟,其實比一次選舉的成敗更重要。從這角度看,選舉反而是不應進行、進行了也不應被重視的。何况從法工委對最高法院裁定反蒙面法違憲的激烈反應可見,根據北京輸打贏要的作風,假如反對派真的全取選委會117席,就會定性為「陰謀爭奪政權」,屆時依然有種種方式搬龍門、定新例,反映「風雲計劃」和「佔領中環」一樣,都是一廂情願的書生論政,盲目相信習慣不守規矩的對方守規矩,只會變相維穩。

於是,矛盾出現了。這些觀點不可能同時照顧,但都「各有道理」——這不是各打五十大板的和稀泥,而是客觀上,必然有人完全相信戴教授的判斷,用九牛二虎之力,宣傳這次區選怎樣重要;也肯定有人對此不以為然,擔心選舉後立刻「散水」,令過去數月的努力付諸流水。於是,本來一直避免的二元對立,忽然出現,而強迫其中一方含淚接受另一方意見,都不可能。這固然是「無大台」後遺症,但也客觀反映市民對形勢有不同研判,這方面的認知,本來就不可能統一。建制派有見及此,自然要進一步加深上述矛盾,越俎代庖設定議題,去掩蓋運動本身反對「一國兩制」邁向名存實亡這root cause。我們為什麼要落入這陷阱?

成立基金 建「和勇命運共同體」

勇武派、本土派,最不喜歡成為「condom」,而這擔憂是有道理的。前特首梁振英說和理非當選、勇武入獄是「你上我落」,我們毋須像藍絲那樣思維對動機深究,不妨當作「『港獨之父』恨鐵不成鋼」,他的提點,畢竟是值得思考的。怎樣令前線朋友感受到選舉與自己攸關?最起碼是承諾在法律容許前提下,化民意為具體行為,當選議員多提供各種結構性支援,避免過去建制派控制區議會那樣濫發蛇齋餅糉,但這是不夠的。為了關懷犧牲者,當選議員應該制度化到監獄探望守護前線、提供義務教育、鼓勵地區人士寫信支持,總之要令其感到不離不棄。

但做到這些,依然是不夠的,這是出現大變局的大時代,我們也要think out of the box。舉例,全體非建制派參選人,其實應該及早簽署一個簡單約章,一切理念那些虛的東西一概不必,只有一個條款:當選後,願意每月捐出5000元,共同成立一個基金。基金並非由這些區議員管理,而是委任一些勇武派、本土派相對信任(或起碼接受)的社會賢達,或被剝奪選舉權的代表共同管理,例如本土論述權威孔誥烽教授、練乙錚教授、陳雲博士、被高調DQ的黃之鋒、已經身在獄中的梁天琦等,負責營運這個支援前線的基金,特別註明支援那些因為參加運動而被控告、坐牢、出走的前線朋友。假如非建制派得到200席,這就是每月100萬、一年1200萬、三年3600萬,再找一些同情運動的中產眾籌一個1:1的matching fund,一場選舉,就可以成立多一個7200萬元的基金,也就是另一個「612基金」。這不能解決所有問題,但可以慢慢建構「和勇命運共同體」,這其實是雙方都需要的。

宏觀思考 達成持久戰

只要「和勇合一」結構性成形,無論選舉結果本身如何,整個運動也就有了新的張力和團結力。再進一步,還可以成為催生「黃色經濟圈」的助力,例如邀請這方面的商戶,再製造一個matching fund;又可以同時建立國際線,例如邀請海外香港人,又建立一個matching fund,分別推進其他戰線,它們之間又能互相合作,同時高度自治,避免昔日泛民式腐敗大台的出現。做到這些,區議會選舉無論發生什麼事(這實在太難控制、而且必須承認建制派握有主導權),就變成次要矛盾,因為主要矛盾已經解決了,團結也會加強了。

這只是隨便說說,現在恐怕已經太遲;選了再提,假如處理不善,又是內耗契機。重點是各方領袖必須思考超越光譜的想像,否則只會重蹈2014年、2016年的覆轍。假如矛盾持續,而沒有人解決,就是把議題設定權拱手相讓給建制派,那時候種種分化抹黑、挑撥離間,無日無之,就是運動崩潰之時。

因此,我們應該明白,區議會選舉本身的重要性,並非投票還是不投票、勝出多少還是誰勝誰負,而是怎樣通過選舉,鞏固運動的momentum和團結,不被有心人乘虛而入。勇武派不會出現現實意義的大台,這方面的思考,包括主動照顧對方情感和利益,應該更多由非建制政黨、公民社會領袖承擔:畢竟資源掌握在你們手上;而且建立和勇武派的互信,也是避免各走極端的恆常機制,誰不受惠?可惜香港傳統領袖始終不擅長宏觀思維,往往見樹不見林,希望經過過去數月的進化,能令他們覺悟區議會選舉是大危機,需要大智慧才能解決。在選舉結果公布後、分裂內涵出現前,這個極短暫的窗口,他們應該盡快思考這問題,坐言起行,令這場運動在社會、經濟、文化、國際結構上,都成為可以持續以年為單位、達成目標前不會散水的持久戰,「腦袋full gear、思想be water」,這才不負全體真香港人過去數月堅持的重託。

文//沈旭暉

編輯//林曉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