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先投票再說

【明報專訊】陳敬慈望着路面磚頭凹凸不齊和市面一片蒼涼,想起了二戰時期淪陷的巴黎;看着理大的游泳池充斥着火舌的遺痕,我卻想起《陽光燦爛的日子》裏的游泳池,和在水中載浮載沉的馬小軍。由於衝突不斷升級而且蔓延至大學,學期提早完結或者停課,只是天氣涼了,泳池的水也早已被放掉了,不知泳池下一次開放要待至何時。

理大的「十面埋伏」在社會各方人士努力營救下,避過一場流血浩劫,但至截稿時裏面仍然有留守的人;劉況文章一開首提到理大附近有一些學者被捕,憶起近代歷史上幾起軍警鎮壓大學事件,呼籲嚴肅守護大學。有份參與首批入理大營救的尹校長重述當晚情境,認為與其「止暴制亂」不如「以愛止暴」。安徒則以兩大烽火加速了美國兩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為例,闡釋了國際關係學者Fierke的「獄吏困境」理論,一場博弈,因為「止暴制亂」成為可能,但他提醒,「囚徒」一方「亦斷不能在道德真空的狀態下,以『虛無主義』的方式參與這場持久的博弈」。

然則,來到今天,又要如何看待這場區選?有人認為可以團結「和勇」,也有人憂心是分裂的開端,至於結果終於可否撼動一路以來建制陣營的強勢?無論如何,先投票再說。

編者話//黎佩芬

攝//鄧宗弘

美術//SIUKI

編輯//蔡曉彤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