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先投票再說

【明報專訊】陳敬慈望着路面磚頭凹凸不齊和市面一片蒼涼,想起了二戰時期淪陷的巴黎;看着理大的游泳池充斥着火舌的遺痕,我卻想起《陽光燦爛的日子》裏的游泳池,和在水中載浮載沉的馬小軍。由於衝突不斷升級而且蔓延至大學,學期提早完結或者停課,只是天氣涼了,泳池的水也早已被放掉了,不知泳池下一次開放要待至何時。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