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力場

文化

下一篇
上一篇

沙發薯:戰場上的直播

【明報專訊】應該沒有一個人想過,戰爭會發生在香港,更沒有想過我們竟然能透過電視和網上直播,無間斷地見證每場戰役的過程。

由中大二號橋之戰至理大保衛戰,記者都走在最前線多角度拍攝,亦嘗試直擊警方和示威者的準備情况和行動——由運送物資、土法製造防具和武器、「調製雞尾酒」、治療傷者,甚至逃出生天,各傳媒合力拼砌出一幅上帝視角,而不在戰場的觀眾,無論是和理非、冷氣軍師、警方甚至當權者,都仗賴畫面去部署行動。問題隨之而來——傳媒應該拍什麼?什麼時候播出?應該給觀眾看見什麼?播出什麼影像會帶來什麼後果?這些討論在傳媒直播期間尤其熱烈。

理大保衛戰這幾天,筆者不斷收到求助:「×××要記者!」「麻煩記者去×××影×××!」「有防暴進入×××洗樓,記者快啲去睇吓。」有片有真相,傳媒的鏡頭變成公眾fact check的工具,亦令不少人覺得記者是「戰友」,希望他們的鏡頭可以保護示威者,免受「被消失」的危險。但與此同時,當記者邊走邊拍理大校園內的情况,例如示威者的分佈、攻和守的討論,甚至只是特寫汽油彈和原材料等死物時,觀眾們都會馬上在直播留言「唔好影」、「我哋唔需要睇呢啲」、「唔好影呢啲畀警察知道部署」,甚至指摘記者「篤灰」、出賣示威者,更要求私了拍攝的記者,記者頓時變成間諜,無論是「人民公敵」的無綫、被公認的幾家「黃媒」,抑或是外國媒體如BBC都不能倖免。

該拍不該拍 誰來定錯對

傳媒應否為了求真,而將示威者的行為在鏡頭前公開?如果以人道理由,延遲公開示威者的部署,甚至把鏡頭扭向另一邊或中斷直播,又會否成為「犯罪分子」的幫兇?我想不少前線記者都沒有答案。當客觀、中立、不偏不倚等新聞採訪教條,變成切實的人生交叉點問題時,或許記者只能靠個人道德價值觀,作出當時最適當的判斷,雖知道那未必是最正確或最如人意的決定。無論如何,這兩星期的攻防直播,必定會成為新聞傳理學院「傳媒道德」課程的教材,還望不論傳媒學者、前線記者甚至觀眾,之後都能有更深入的討論。

值得一提(其實又不值一提)的是,11月19日正值無綫電視52周年台慶。曾經是全城期待的《萬千星輝賀台慶》,變成公然為政府維穩的《珍惜香港 發放娛樂TVB52年》(原本的口號是「發放娛樂 分享快樂」,日前才改成「珍惜香港」與政府同調),又因為害怕網民到電視城狙擊,將直播節目變成錄播,最後更索性把11月18日晚上綵排片段剪輯而成。當夜理大內外衝突不斷,花開處處,雷霆救兵令大量市民被打被捕,不少參與台慶的小生花旦索性全套黑衣上陣,他們的臉孔掩蓋不了憂心忡忡的神情,亦難以再靠演技堆砌出虛假的笑容。原本好一個喜慶日子,氣氛竟比喪禮還要沉重和壓抑。電視城圍城之內假裝歌舞昇平生活如常,但現實如何大家心知肚明。香港人再也不能分享快樂。

文:梁慧思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