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力場

文化

下一篇
上一篇

葉德嫻蘇玉華 演交惡母女 「摧毁希望最暴力」

【明報專訊】「摧毁別人的希望,這才是最暴力的。」蘇玉華說,旁邊的葉德嫻則道:「有些人就是不懂分析自己做的事,到底有幾錯。」聽着二人妙語連珠,默契十足,想不到在即將公演的劇目《親親麗南》中演交惡母女,痛恨得對方要死。故事圍繞愛爾蘭小鎮的血緣故事,惟說遠不遠,二人坦言從中找到受壓的「共同體」,跟當下社會處境無異。

訪問前天,城市再被濃煙籠罩,雀鳥一隻隻跌落地上。收到團隊聯絡人通知,「訪問不會取消」但時間可能隨時有變,請保持聯絡。當天安全到達工廈區的場地,問問聯絡人,門票在淡市中算賣得很好很快,還能加場,為何再安排此輪宣傳?她說:「其實我們想把創作人的想法,好好記錄下來,這是很重要的。」

需有力度的戲回應環境

邀得葉德嫻首次上台板,一是蘇玉華與潘燦良,二是劇本。數年前蘇玉華、潘燦良和張志偉落實PROJECT ROUNDABOUT 3年計劃,一手一腳帶來好劇,望向觀眾發揮舞台魔力。首作偷情喜劇《謊言》演前演後大獲全勝,獲香港舞台劇獎年度優秀製作;後來《她媽的葬禮》講述家人糾纏,夭心窩心共冶一爐。到此計劃的終章,蘇玉華說:「以前的比較『易入口』。到了第3部,我們認為要演一個更加有力度的戲。而這部戲應該跟我們身處的環境及世界,可以對話,可以回應的。」

「其實都想了很久,又見有此戲,就想『我哋係咪可以做』」,蘇玉華解釋團隊的猶豫,「應該可以做,但是一定要找到演媽媽的人,找不到,不用做」。劇本的確極具爭議,為奧斯卡電影《廣告牌殺人事件》編導馬田麥當奴的成名劇作,暴力、家庭、制度、真相,來得沉甸甸。事實上,蘇玉華前年已因「一餐茶」了解到葉德嫻有興趣演舞台劇。至去年9月PROJECT ROUNDABOUT 選中此劇,亦慶幸得葉德嫻答應。

今年6月4至5日,團隊率先演出公開圍讀,沒有布景、大型道具、相應服飾,劇本卻教人震撼,休息之後他們開始為舞台演出排練。由於原劇為英文,他們實行每個細節都討論到底,處理由原作文化差異,至道具的一張椅子,千錘百煉。葉德嫻表示自己是舞台劇初哥:「演電影多數只要一個眼神就可以,但舞台劇就不行,要說對白,別人才可接。那在我而言,不明白就會問為何不可以?導演及演員們都會細心地教我。」

《親親麗南》(The Beauty Queen of Leenane)故事發生於1990年代愛爾蘭西部名為麗南的山區小鎮。麗南風景如畫,其中一間小屋內卻幽暗且充斥惡臭。40歲的女兒Maureen(蘇玉華飾),照顧行動不便、性格專制的老年母親Mag(葉德嫻飾)。她們互相仇視,卻無法擺脫對方。葉德嫻摸摸手套說:「有血緣的人,無論如何都有一點連繫。就算跟那個人如何不合、不開心,到對方死的一天,都會流兩滴眼淚,此是與生俱來的。然而,當大家活生生在一起時,可能真的希望對方死。」

坐困愁城 似曾相識

母女關係是困局,小鎮亦是困局。馬田麥當奴作品不止帶出個人關係,更寫及外在處境。地域來說,麗南偏遠,人口稀少,工作機會幾乎只有農業,年紀漸老的Maureen看不見前路。為更理解小說發生的地方,蘇玉華早前赴當地視察。本劇導演方俊杰則表示,小鎮的「困」跟香港情况不無相似,在於人們看不見出路:「劇中形容小鎮風景很美,可是沒有其他工作機會或生活方式。你要離開嗎,離開去哪?好像一出世在此處,『就係咁㗎啦』。」劇中主要角色均很憤怒,經常處於不滿意狀態,跟平靜小鎮對比強烈,方俊杰倒說:「我認為不一定是憤怒,而是他們很迷失,生於一個沒有希望的地方,走不到就一世囉,散發此種能量出來。」

劇目由母女的生活開始,她們一來便惡言相向。蘇玉華說得起勁:「劇本由在生活上微不足道的東西說起,例如『你為何不冲杯麥皮給我』、『我要喝茶啊』、『茶沒有糖啊』,此等說話背後都是掌控來的。她要那個時間有,就一定要是該個時間有,不可以是別的。所有東西都是被要求的,被強制執行的,這令人很……」她說得肉緊,葉德嫻望着她接道:「窒息啊,這會令人窒息。如果雙方都覺得自己是對的,不會有解決,大家腦電波不配啊,身處在一起是因為血緣、孝心,及媽媽的箝制而已。」

關心與暴力 一線之差

你會說,大家只是關心對方吧?改改語氣就可以?馬田麥當奴兇悍的是,劇本赤裸裸地呈現「關心」與「暴力」的一線之差。

Maureen因自身問題及掣肘,不能拂袖而去。母親亦有一套「為她好」的理由,嚴格不准對方離開小鎮。一步一步剝洋葱般,劇本展示二人深層的動機,更令人體會出發點是關心,行為卻是自私之糾結,不禁令人想起台灣金馬得獎電影《血觀音》。當「關心」成為獨裁的藉口,蘇玉華傾前身子說,其實日常生活很易出現:「個女其實好想離開個家,過一種她想過的生活,卻走不了。我認為很真實,彼此之間的愛與關係很真實。你只要張開眼,看看身邊的人或留意新聞,都有很多可以參考。劇本已經提供了所有條件令此對母女成立。困難是,你如何真真正正面對其本質是如何,很坦誠地表露出來,演出來呢。」

「對我來說,就是那種剝奪,摧毁別人的希望,此最暴力的,最殘忍的。」蘇玉華說。轉折點為女兒的心儀男人Pato(潘燦良飾)從倫敦回鎮,女方似乎將得解脫的機會,來到困局臨界點,矛盾終要浮面。蘇玉華續指:「決定演此劇時沒有想任何事情,只是認為很值得在本港舞台呈現出來。現在回想,竟然有緣分地,在這個時候我們將上演此劇。愈鑽研劇本,愈發現其實此劇說的事情,正正回應社會發生的事,亦令我見到香港及愛爾蘭,原來如此接近,世界原來咁細。」

劇中擦邊觸及愛爾蘭與英國的政治糾葛,主宰Maureen、Pato等一眾愛爾蘭人去向(他們不是北愛爾蘭人,欲去英國發展)。英國、北愛、愛爾蘭的歷史問題可以追溯至數百年前,於愛爾蘭島上的鬥爭。17世紀英格蘭成功收奪愛爾蘭東北土地,實行優惠措施,讓英國移民及公司做大地主,亦強推英語為重。他們壯大新教,打壓本土愛爾蘭人及其傳統天主教信仰,增加殖民力度。1921年愛爾蘭成功獨立,惟島上的北愛爾蘭仍由英國直接管治。北愛不同族群因政見、宗教、語言存有極大矛盾,爆發武裝衝突,即謂1960至1990年代末的「北愛問題」。此等背景雖然未必為本港觀眾清楚,但劇中說及愛爾蘭身分留下來的歧視問題,直接影響人物角色的命途,故事有所轉折。

「苛索無止境」多點同理心

「大家都是命運共同體,都在面對相同傷痛,相同的處境。」蘇玉華說。被問到除殖民歷史背景,什麼處境相同,一陣靜默後葉德嫻說:「一個政府向人民要求與控制,它不會認為有問題。自由啊,沒有自由啊!」血肉親情的支配,到底引來什麼悲劇,現當然不可先劇透。惟親一親麗南,我們不期然想到台上台下的共通。蘇玉華道:「如果以此劇本來說,那種苛索是無止境的。但或者劇目可帶來一點警世作用,大家會反思自己,提醒一下,或者我應該有多一點同理心。」

近日不少藝文節目因為道路安全問題取消,一群香港演藝學院學生更宣布罷拍罷演作品,以作表態。被問及社會情况有否影響個人狀態,葉德嫻坦言:「對我很有影響,整個人就處於一個不舒服的狀態之中。不過我份人比較大癲大廢,可以把情緒擺放在某個位。但總括來說就不開心。」團隊表示將會盡力完成表演,因為劇目「非嘻嘻哈哈,相信觀眾會有某程度的震盪」。二人拍照過後,趕緊換衣服弄頭髮,接受下個訪問。一下子回復抖擻的葉德嫻,在導演跟前扮鬼臉,手舉起V字,蘇玉華在一邊整理布疋,同為麗南做好準備。

化妝:葉德嫻/Stephen Lau@Stephenmakeup;蘇玉華/Julie.H & Josephine yu@J Lab

髮型:葉德嫻/Seiko Sin@Hair Culture;蘇玉華/Ray Mork & Green Cheung@AdmiX Hair Styling

服裝:蘇玉華/Whistles

■《親親麗南》

日期:2019年12月20日至2020年1月23日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門票:$200至$650

查詢:2582 0200;www.projectroundabout.com

備註:本節目建議15歲或以上人士入場觀看

文:劉彤茵

編輯:蔡曉彤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