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生態

下一篇
上一篇

龍虎山遇上「織葉特工隊」

【明報專訊】香港島西邊的龍虎山,可說是香港生態的寶庫,很多不同種類的鳥獸昆蟲,包括一些瀕危品種,都能在這蕞爾小島找到一片安居之所,靜靜在這裏築起安樂窩,繁衍下去。

走訪了龍虎山環境教育中心,負責人介紹了兩名擅長用葉織成家的「織葉特工」:長尾縫葉鶯和黃猄蟻,前者的一張嘴有如織女的一雙巧手,織成巢穴培育幼鳥;後者則靠仔細分工,合力搭建安樂窩。

長尾縫葉鶯(Common Tailorbird,學名Orthotomus sutorius)是龍虎山以至香港郊野常見的鳥類,屬鶯科,前額為赤褐色,上半身呈橄欖綠色,下半身為白色,長長的尾羽會不時搖擺。

長尾縫葉鶯 大自然裁縫

長尾縫葉鶯雖是叢林常客,但不代表牠容易被看見。「由於牠們的體積小(由頭至尾部約12厘米),又喜歡跳來跳去,不容易發現;如用望遠鏡去觀察,牠們飛來飛去,很快便睇到頭暈。」龍虎山環境教育中心項目主任陳燕瑜(Angela)說,初到中心工作時,有資深同事教她,要跟循叫聲尋找牠們藏身之所,「長尾縫葉鶯的叫聲很特別,就是同樣速度、同音的『咇—咇—咇—咇—』的叫,為時很久很久」。同事教她,如聽到這種長叫不斷的鳥鳴,就是長尾縫葉鶯來了,認清這種叫聲後,就很容易發現牠們。

鳥類築巢,不見得是什麼特別的事。但長尾縫葉鶯築巢的特色,在於牠的「巧手」,嚴格來說應該是「巧嘴」。

一般的鳥巢,是雀鳥用幼枝、樹葉、纖維等堆疊或黏合成巢。但長尾縫葉鶯能將自己的喙(嘴巴)當縫針使用,將巢穴如針線的釘在樹葉之上。「牠們會將一兩塊樹葉捲起,然後用一些植物纖維、蜘蛛絲或不知從哪來的人造纖維等當做線,一條一條的以『織縫』的方式,將樹葉縫連起來。」

Angela從一些相片上見過,有長尾縫葉鶯將一些如A5紙張大小的樹葉屈起來,嘴巴銜着幼樹枝當線,縫上葉子的兩端便成鳥巢。龍虎山環境教育中心項目主任、資深生態導賞員杜振南(Hugo)也曾在中心門前小路上見過一個縫葉鶯的巢,把兩三塊樹葉縫在一起,呈雪糕筒形,底部鋪了一層樹枝、植物纖維,如牀鋪一樣。「長尾縫葉鶯的巢多隱蔽在叢林的樹幹上。牠們不算是群居鳥,在繁殖的時候,通常由一隻或一對鳥負責築巢,在巢中生蛋、孵化。」他說,「很多人以為巢穴是鳥的家,但其實牠們是在樹林生活,築巢不是自住,主要作育嬰用」。

黃猄蟻 一家大細全員織巢

另一名「織葉特工」黃猄蟻(學名Oecophylla smaragdina),又名黃柑蟻、紅樹蟻,俗稱織葉蟻(weaver ants),常見於亞洲及澳洲。群居的黃猄蟻屬於「社會性昆蟲」(群體生活,有明顯的協調性和內部分工),牠們會分成不同小隊,建設自己的家:有小隊負責將數塊樹葉搬拉在一起去織巢;有小隊負責拉着樹葉的兩端;有些蟻負責「織縫」樹葉;有些蟻負責「吐絲」,以黏合樹葉之間的縫隙。有趣的是,負責「吐絲」的黃猄蟻不是成蟲,而是幼蟲。

黃猄蟻如何縫合樹葉?「有些蟻會用自己的觸角及腳﹙有倒鈎﹚,鈎着葉的兩邊;而另一些成蟻會『手捧』着一粒白色的黃猄蟻幼蟲,由牠吐出的絲去黏合樹葉。」Angela指牠們的絲有如「膠水」,黏合樹葉成巢。「去年颱風山竹到港,把不少樹木都吹塌,不少動物或昆蟲的巢穴也倒在地上。颱風過後我回來上班,看到黃猄蟻其中一個在地上的巢穴,蟻群正團結地、勤勞地修補巢穴。」蟻巢因應枝葉形態而建,一般為圓球形,較大的蟻巢直徑可達68厘米。

惡蟻遇尅星:白足狡臭蟻

黃猄蟻屬中型蟻,品性較兇惡。「如你行得太近,牠們會咬人!」Angela引述一名螞蟻研究員的說法:「為何被螞蟻咬會痛?一是因為有些螞蟻咬人後會噴出蟻酸到你的傷口;另一種是牠本身有『針』,如蜜蜂一樣去螫人,令人痛楚。黃猄蟻屬前者,即噴蟻酸那一種。」

黃猄蟻雖惡,卻偏偏在龍虎山遇到天敵「白足狡臭蟻」。「白足狡臭蟻是入侵物種,牠的體積較小,卻能打敗黃猄蟻。曾經有一堆黃猄蟻跟白足狡臭蟻大戰一輪後,一堆黃猄蟻死了,死狀都是蜷曲在一起。白足狡臭蟻則死傷輕微。我們把牠們的屍體收集下來,製成標本。」可見動物、昆蟲,都有織巢成家,保家衛族的本領。

文:蔡琇莹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相關字詞﹕龍虎山 築巢 發現香港 龍虎山環境教育中心 黃猄蟻 長尾縫葉鶯 生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