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昨天,今天,明天,每一天……

【明報專訊】今年年初,親人離世,因他的病我成為一個成分血的捐血者,每個月都會去捐一至兩次血,不少成分血捐血者也是因他們的親人接受過不少人輸的血而養成捐血習慣,這種「血債血償」只需一點紀律卻沒有什麼危險,所以也沒有過分的情緒,而是因一些經歷視陌生而同困境的人為彼此的轉化。香港捐血制度也因互視陌生的對方為彼此而穩定。

星期一,師弟中槍,教署冷對待,大埔市面緊張,太太出來接女兒提早放學前,做了飯糰給那些不能早放的清潔工,我們打電話叫食環停止沒有站頭蟲鼠組外判工的工作。

星期二那天,我由火炭步行回母校中大,看看有什麽可支援,所謂支援都只是幫手做下人鏈運送物資,五餅二魚故事一樣,物資沒有停不斷傳送,每個參與的人都可能對局勢策略有不同看法,但那晚我感到的是大家都希望守護大家。當中我看到也有紅十字會的急救支援服務。

星期三那天,太太聯結朋友做飯糰,再由朋友的朋友和未見過面的網友送往中大,我還是記得看過那套《逆權司機》,做不到勇敢的的士司機,也要做一嚿飯糰。就是這幾個月來不少香港人的默契。

星期四那天,剛過兩星期的捐血期限,在這不確定局勢,就決定去捐血,那天大埔與九龍的公共交通斷絕了,香港捐成分血只有西九龍捐血中心,我踏單車由大埔往大圍轉火車再步行半小時才可去到,我三十歲後才學會踏單車,也是一個路癡,時常迷路,但那天在路上也遇到不少如我般的單車手,在單車路上誤打誤撞。

晚上回家的路由facebook的朋友指點,乘西鐵到錦上路站轉64K往太和。一出火車站看到不少大埔的街坊也趕着回家,長長而迴旋的巴士隊因由外到內迴旋而不易找到龍尾,不少人如我圍繞巴士站行了三個圈也找不到,險些造成排隊的街坊爭拗,幸好大家都克制理解,巴士來站時,排隊的人也拍手歡迎車長,回家真好。

星期五,帶着編輯給我的問題,就是現在局勢各方無限升級前還可以做什麼?我其實沒有什麽確切答案,我重複了星期四的行程,在單車路上掛了一些方向提示牌,剛好合用,為64K巴士隊做了一個龍尾牌,希望減少不必要的爭吵,然而這晚巴士的班次密了,龍尾不太長,龍尾牌用不上,大家都不斷有彼此地自我修正。

這星期能做的事。

文‧圖//程展緯

編輯//林曉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