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6期

Happy Pa Ma

上一篇

論盡教育:牆頭草累死香港教育

【明報專訊】牆頭草是一些沒有主見、脊骨的人,因時勢而左搖右擺,A得勢時就依附A,A失勢時另覓新主B。以為這是政治圈才見的事,原來在香港教育政策上也是如此。

猶記得李國章和羅范椒芬推行通識教育初期,一大批所謂學者,死撐盲撐,無以名之,錫以嘉名——建制學者。由於局長官威,建制學者推波,再加上一批唯官命是從的學校校長(善觀氣色的建制校長),通識教育科就在微弱的反對聲音匆匆上馬。王師奶在本欄文章不下七八篇反對外,尚記得陶傑先生的反對最受關注。

由於通識科列為必修科,是DSE的必考科,無論在師資、擬題、評卷各方面,教育局也作出努力,近年有重大進步,且已達至成熟階段。可是傳來責難通識科的聲音暗湧,先有前特首董伯伯,繼而有一些自以為通天曉的建制議員,以及一些人云亦云的牆頭草,似乎教育局也有棄城傾向。反對不是壞事,可是通識已推行十多年,不反對於草率上馬的當年,而反對於運行成熟的今日,所為何事?而且反對的不是通識科本身,而是反對學生對時事和他們的不同見解。王師奶不得不草根地再說一次:「屙屎唔出賴地硬」。反對無理。小婦人想批評的不是負有任務的建制議員,而是那些當年列舉一大堆學術理據的建制學者,爭先恐後驚死執輸的建制校長們,點解咪晒嘴,學鵪鶉?是你們牆頭草態度累死香港教育。

建制學者推波 校長唯官命是從

最不熟悉歷史的最愛奢談歷史功能,他們以為熟讀中史就能令年輕人愛國,王師奶反對此說,亦都講到口水乾,唔想再講了。如果將歷史斷章取義,不披露全部真相,短暫時期可能有效,但當年輕人對歷史發生探討的興趣,自行發掘因果,他們就會知道今日的一斤成就,當年就曾付出一噸的代價。現在歷史在初中已獨立成科了,很多建制學者、校長都欣然把草頭側向一邊,且等待他年側向另一邊。

從事教育的人有太多牆頭草。王師奶把牆頭草分兩類:一類是有機心的牆頭草,另一類是無腦的牆頭草。1994年左右,教育署準備引入外國盛行的融合教育,邀請一些辦學團體派員到澳洲及美加考察。融合教育原是溫馨的教育理念,但一個良好的教育理念不是每一個地方都適宜的,更不適宜平地一聲雷的拔地而起。事前要有良好的基本設備,例行師資、校舍、交通、師生比例,和其他累積的細節。可是推銷這概念的官員急於領功,而一班建制學者只曬出融合教育的崇高理念,一大堆世界學者的論文作證,而一大群建制校長(盲撐教育局長,博委任之輩)鳴鑼喝道,於是香港在萬事不備的情况下推行融合教育。

教育局官員們,你們的好大喜功累死香港教育;有機心和無腦的校長們,你們在全無師資,樓高7層的校舍(當時無電梯),無特別殘障通道,師生比例不如今日的小班教學下推出融合教育,其他細節也不提了,「盲舂舂」推香港殘障兒童於心理和學習過程於萬劫不復之地。

請摸着良心,有哪位校長敢說你學校的融合教育辦得成功?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wongszelai@yahoo.com.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6期]

相關字詞﹕融合教育 中史科 歷史科 通識科 王師奶 名人kol 論盡教育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