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影像特區:罪惡王冠

【明報專訊】我們必然有罪,因為誕生於自由的名字下,在一個迷失之城中,我們以為所有呼吸也是必然的權利,卻忽略事物都帶着血汗代價交換,善忘的人在搖籃中不斷吞噬殘存下的果實,這注定了這城終結的命運,就像腐敗的人為了標記我們,而編了一頂帶刺的冠冕給我們戴上,而我們只能卑微如螻蟻承受和背負這些罪,或者我們要帶着這些業成為這時代的記號,所以現在你們必須緊記犧牲是必要的,為了之前的歷史,或之後的時代,我們要成為當中的橋樑,直至某個光復後的時刻來臨,我們會真正脫下那些面具,而那時候我們將再次重生,再次重建這城的道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