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下一篇
上一篇

街知巷聞:薄扶林村火龍 活生生的文化

【明報專訊】港島南區薄扶林村沒有村牌,村口倒有一個竹製火龍棚,門上掛有一黃一黑大獅頭,下方黃紅對聯寫上「火龍棚固守鄉情,薄扶林山明水秀」。

村側的國際學校門前空地,出現一隻竹製巨型玉兔和大中小3條火龍。

赫然驚覺一年容易又中秋,又是時候在月圓之下舞火龍。

未有香港,先有薄扶林村

周四早上記者相約薄扶林村村民Ann So遊村,她10年前嫁給在薄扶林村長大的丈夫之後搬進來,兩個女兒是第4代村民,爽朗的她直言自己最初很討厭這裏,「我覺得這裏好污糟好臭,我們住在村口覺得嘈喧巴閉,又多蛇蟲鼠蟻,又無排污系統,環境真的麻麻地,而我則是一個在九龍高樓大廈屋邨長大的女子。但這裏勝在乜嘢呢?間屋勝在不用錢,祖屋嘛。」不過,她現在已成為薄扶林村文化環境保育小組的中堅分子,時不時充當導賞員帶村外人遊村,「現在是好喜歡這裏,這幾年好少出街,因為在村內都大把嘢玩。」她如數家珍說着村中活動:蘿蔔豐收節、紮染工作坊、冬天焗燒鵝、中秋舞火龍……

薄扶林村有逾200年歷史,坊間一直流傳着「未有香港,先有薄扶林村」的說法,因為香港在1841年開埠成為貿易港,而薄扶林村在1819年已有歷史文獻記載。雖說這裏原是一條客家鄉村,但Ann說現時村內住有3000人,共400幾戶,但其實沒有特別的大姓家族,也沒有村長。而薄扶林村最為外人熟知的,必定要數一年一度的中秋舞火龍活動,至今逾100年歷史,活動在2017年8月被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

村前盤龍 隨龍珠入村

Ann帶記者預先走一趟村內的舞火龍路線。據薄扶林村火龍會副主席蕭昆崙介紹,在農曆八月十五日晚6時半,逾100名村民和義工先在村口「起棚」,即在村前舉行拜祭、上香和點睛儀式。然後,10多人撐起一條插滿香燭、長逾30米的巨型火龍在巴士站前打龍餅,「即是盤龍,如像人們跑步前做的熱身運動,我們會舉起火龍轉圈。」

之後火龍就會追隨龍珠(龍珠是插滿香燭的球體,會在前邊走邊轉動,引領前路)入村,先到李靈仙姐塔和附近的西國大王廟參拜。Ann解釋:「全香港得我們村會供奉李靈仙姐,至於為何會供奉仙姐,有好多說法,有人話以前是用來驅鬼,又有人說是因為瘟疫,亦有人話仙姐其實是男人」。李靈仙姐塔高約5米,是由紅磚砌成的兩層建築,古塔刻有「民國丙辰」(即1916年),估計是開始興建的年份。每逢過節和一年一度中秋舞火龍,靈塔香火都會特別鼎盛。記者走下梯級欲拍攝靈塔外觀,下方停車路守門犬即時衝出來狂吠,Ann笑言:「小心有狗屎,這裏的狗都是四圍跑的。」

牛奶公司活歷史

完成參拜之後,火龍會回到村口換香,再進村拜祭伯公(傳統鄉村神明),和在村內疾走為村民祈福。薄扶林村主要分為4個部分,村頭的菜園,中部的圍仔、水井頭,和村尾的龍仔督。而村內有兩個伯公壇,位於圍仔的頭尾位置。舊時村民或許是不甘伯公寂寞,亦想像出有伯婆相伴,因此伯公壇邊掛上一副對聯,「公公十分公道,婆婆一片婆心」,令人哭笑不得。

拾級而上的圍仔大街是一個小街市, 梯級兩邊曾經林立攤檔,高峰期有達50間商戶開檔,士多、藥材舖、理髮店等應有盡有,但現在只剩下10餘檔。1886年牛奶公司成立,選址薄扶林興建牧場飼養乳牛,並在山上興建高級職員宿舍,殘舊的7層宿舍現時被圍上綠布。「沒有車可到達宿舍,員工必須行樓梯,我數過,共有64級樓梯。」

Ann訴說當年牛奶公司職員每月出糧兩次,會下山到圍仔大街買糧食,直至1984年牛奶公司遷離薄扶林,至今已荒廢多年。去年6月獲立法會財委會批出5800多萬元,由明愛和村民合作計劃將這座一級歷史建築宿舍復修成「薄鳧林牧場」博物館,已在今年7月進行動土儀式,預計2021年向公眾開放。

遊村後「龍歸滄海」

火龍是不上山的,遊村之後,又再回到村口多打一次龍餅,最後沿薄扶林道落華富邨,在華樂樓對出空間再換香,打最後一次龍餅,便前往爆布灣海邊將龍「送」進海中,寓意「龍歸滄海」,將不好的東西帶走,直至午夜12時完成整個儀式。

價值在於人傳人

細雨之中,游走於鐵皮屋間,村路狹窄連撐傘都偶爾碰壁,但窄巷之間各處都是鮮活驚喜。送石油氣的林大哥,吹口哨呼喚背後兩小狗前進;赤膊大叔在門前邊聽達明一派歌曲邊拆解電器;小貓追逐蝴蝶在田園飛舞;巷弄飄揚粟米蘿蔔煲豬骨香氣;街角盡是塗鴉與鳧鳥公仔告示。

在村口菜園地附近,巧遇56歲資深火龍紮作師傅吳江乾,他憶述自己10多歲開始紮火龍,每年無休,「我得兩個師傅,一個無聊,一個得閒。」他總是滿口金句,逗得記者大笑。他謙稱紮火龍「無咩難度」,「我從來都無圖和度尺寸的,唔啱咪拆囉,都係睇mood。」

紮火龍工序主要分成破竹、削竹、紮骨架、綑禾草和紮鐵線5步驟,跟吳師傅上過堂的Ann說紮火龍必須要戴手套,因為好容易會被禾草割損雙手。吳師傅更說:「不是個個人都受得了禾草,有些人甚至會敏感的,口水鼻涕一齊來。」

以往中國傳統工藝總是不願外傳,但吳師傅卻每年中秋節前一個月,都會廣招有心人前來一起紮火龍,來者不拒,「這10年左右我才認真反思,有些東西真的好想留給下一代。為何如此珍惜傳統文化,因為這些不是用錢買得到,我們的文化值錢的原因是活生生,最重要的價值是人傳人。」

年輕人接棒舞小火龍

村內舞火龍雖然已有逾百年歷史,但火龍會在2014年才註冊成立,蕭昆崙解釋昔日不同村民都會自製火龍,中秋節一晚分分鐘有4、5條火龍分別飛舞,「但試過有一年發生衝突,直情有村民打交。於是我們就成立了火龍會,設立一些規範,例如現在中秋節晚上只會舞一條火龍合埋一齊,就算兄弟平時嗌交,都會一齊合力做活動,無再發生不開心的事件。」

而且,他們希望做到薪火相傳,現在除了農曆八月十五日會舞動大火龍外,八月十四日亦會鼓勵年輕人和小朋友,甚至村外人在菜園地舞動中小型火龍,「八月十四日的目的是將火龍交給村入面的年青人接捧,因為10幾歲的年輕人可能唔夠膽,唔好意思和叔叔講我都想舞火龍呀。所以大概4、5年前開始八月十四日都會設立一個平台舞火龍。」

為村祈福 不作表演

人們總是將薄扶林村舞火龍和大坑相比,蕭昆崙則說分別在於「我們由此至終都不是一個表演項目。」他指出薄扶林村舞火龍的唯一目的是為村祈福,「就算打龍餅都不視作是表演,而是儀式。」而且,他指出薄扶林村舞火龍是每年逐家逐戶向村民籌募經費,因此是真正由整條村村民參與的活動。

「有些事情我們是有堅持和底線的。」吳江乾以活得兩袖清風為榮,他說近年有好多人打火龍主意,想藉機賺錢,例如有藝術家想將紮火龍結合自己的作品以獲取資助,「經常有人說付10萬8萬叫我們紮條火龍出去賣廣告,我都不會的,我唔鍾意,因為我們要尊重和珍惜自己的文化,出了條村,舞火龍的意義就不同了。」

文//彭麗芳

圖 // 彭麗芳、受訪者提供、資料圖片

編輯 // 陳志暘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