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周日話題:所謂「攬炒」,其實是一場理性博弈

【明報專訊】「攬炒」是這場運動其中一個關鍵詞。「我要攬炒」既是號召動員的連登帳戶,也是部分示威者手持的標語。對一般溫和的示威者來說,攬炒或者會惹人反感。

它意味着玉石俱焚、情緒宣泄、兩敗俱傷。有人或者不好攬炒,但我們不能否認,攬炒發酵至今,它實實在在地代表着這場運場其中一個面貌,包含了某種精神狀態、情緒,以至抗爭策略。

攬炒可以包含多重意思。當然,感覺上攬炒是一種非理性、包含了強烈情緒宣泄的修辭。但如果從抗爭策略的層面,鼓吹攬炒本身可以是一場理性博弈。高呼攬炒,逐步把抗爭升級,也同時試探對方能否承受攬炒的代價;而如果對方比自己更不能承受攬炒代價的話,在強弱懸殊形勢下,攬炒不失為兵行險着的致勝方法。

為了了解攬炒在這場運動的存在形態,我們研究團隊於8月31日中環集會的現場問卷調查(樣本數目為527),設計了與攬炒有關的問題。由於攬炒一詞含義十分複雜,如果直接問受訪者有幾同意攬炒,其實難以了解他們的實質想法。因此,我們從不同方面嘗試了解和整理他們對攬炒的看法。研究結果有幾點值得留意:

(一)整體上,示威者並不認為政府會以極端手段鎮壓運動。我們問示威者有幾同意「中央和香港政府會否在可見將來動用以下手段應付運動?」只有一成多受訪者認為政府會出動解放軍。另外,認為政府會宣布戒嚴或實施緊急法的受訪者,分別都不足四成。換言之,如果出現極端鎮壓是攬炒的實質體現,其實大部分示威者並不認為政府真的會讓攬炒發生。

(二)示威者普遍認為中國政府比香港更難承受攬炒的代價。分別有大約九成受訪者「同意」或「十分同意」「若香港出現極端情况(例如被國際社會制裁),北京政府的損失比香港更多」及「動用軍隊或緊急法,最終會嚴重損害中國大陸的利益」。同時,七成受訪者同意「香港的情况已經太壞,軍隊或緊急法已經沒有什麼可怕」。

(三)示威者普遍明白外部因素對運動成果的重要性。問到他們各種因素有幾大可能迫使政府作出重大讓步,分別有接近七成及超過七成受訪者認為,「國際社會的取態」及「中美貿易戰的發展」「頗有可能」或「很大可能」令政府作出重大讓步。有六成人認為「中國政府內部的派系之爭」也有機會迫使政府讓步,但重要性明顯不及國際因素。同意「在國際社會關注下,香港局勢更壞其實對運動更有利」的受訪者,也達到八成。

(四)示威者會分辨攬炒的社會成本和個人成本。雖然示威者普遍不介意攬炒,但這並不代表他們沒有顧慮個人成本的問題。儘管有七成人同意「抗爭過程要不惜一切干擾社會運作」,但如果問到極端的抗爭後果,只有三成多人同意「抗爭涉及示威者及警察傷亡也在所不計」。

當然,攬炒也包含着一些對現狀感到絕望,以及總不能讓政權和警察輕易得逞的情緒。有九成受訪者「同意」或「十分同意」「即使局面繼續惡化,也不能讓這場運動空手而回」。不過,綜合上述四點,我們大概可以理解到,所謂攬炒,整體上更傾向是一種有成本效益計算為基礎的運動策略。在抗爭升級、局勢惡化的過程中,政府各種有意無意的威嚇,無論是緊急法,抑或製造解放軍壓境的氣氛,都完全達不到震懾效果(甚至經常有人問「又話出老解?」),歸根究柢,是因為示威者根本不認為政府會以極端手段鎮壓示威。在他們眼中,北京及香港政府比香港市民更承受不了攬炒的代價。那個代價,可能繫於香港或中國被經濟制裁、可能繫於中美貿易戰,也可能繫於《香港關係法》。

抗爭文化前所未有

事實上,這場運動其中一個焦點,正正是針對外部因素的行動意識。觀乎「我要攬炒」團隊的攻勢,不少都強調要把這場運動帶入國際視線。而其他行動例如G20登報、排山倒海的白宮聯署、堵塞機場(示威者形容為「揸春袋」行動),以至今天的美國領事館集會,都是出於同樣的策略方向。這種抗爭方式,突破了以往以香港或/及中國政府作為單一訴求對象的思考,更傾向藉着香港本身作為全球城市的獨特性作為槓桿,向政府施加更大壓力。在這個意義上,攬炒其實把香港的抗爭文化帶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我們當然不能排除,在某種情景下政府的確有可能採取極端手段鎮壓示威,包括容許警方使用進一步武力。示威者對現實的判斷是否準確,對成本效益的計算是否合理,市民自然也可以有不同看法。但攬炒不是憑空出世的新鮮事物。過去幾年,一些本土派支持者早就有「焦土」的說法。焦土策略也是建基於「社會情况已經太壞,不妨推倒一切從頭來過」的心態。到了今次運動,回到6月時,不介意攬炒的運動參與者不一定很多,但隨着警權急速擴大,私人機構因網上言論解僱員工等事態出現之下,攬炒或焦土的想法開始擴散,被更多人接納,其實是不太難理解的。

政府準備好承受代價未?

搞博弈理論的人經常會提到game of chicken,兩個人各自開車撞向對方,誰先扭軚誰就輸,但若兩人都不扭軚,就會兩敗俱傷。示威者強調不怕攬炒,就是告訴對方:反正我是不會扭軚的了,你還是要撞過來嗎?這又回到了老問題:政府是否準備好為此承受代價?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話,政府就要實質地回應訴求。上星期三,林鄭月娥宣布將正式撤回修例,但自從7月中,抗爭者的焦點早就從《逃犯條例》本身轉移至警方濫暴,訴求亦擴展至政改,若政府在警權問題上沒有任何動作,在會否重啟政改之上又沒有具體一些的說法,看不到政府如何可以擺脫現在的局面。

文//鄧鍵一

編輯//林曉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