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上一篇

街知巷聞:重新認識‧九龍公園地上空間

【明報專訊】來,玩個遊戲,這裏有九幅圖,你能認出哪幅才是九龍公園嗎?連同維園、修頓球場,政府構思在這三個地方拓展地下空間,首先為九龍公園撰寫研究書,諮詢期剛在月中屆滿。地下城方案招來爭議,環保團體擔心影響樹木與古蹟,亦有組織提議疏導人流有更省事的方法……不過話時話,我們以為很熟悉的九龍公園,「地上」本身是怎樣的空間,會否可以先想想如何用得更好?

一九七○年揭幕、一九八九年重建的九龍公園,佔地共13.3公頃。「這裏很多地方都不同了,那時好似沒有迷宮……但公園總是行不完,也許以前早有的,是我不知道。」公園近海防道入口的香港文物探知館內,黃氏家族幾位黃太在星期二平日下午相聚於此,他們是「五十後」,往日也帶過小孩來遊園,這裏很大,黃太說,只能每次逛幾處。

這邊文物探知館有上了年紀的觀眾;另一頭近清真寺入口,就見幾個小孩在「衛生教育展覽及資料中心」裏玩遊戲。探知館與衛生中心同是前威菲路軍營的遺蹟,暗示着九龍公園不知還有多少人記得的前世身分。兩個展館對自身的歷史都沒有多介紹,同為百年古蹟,風格卻大異其趣。衛生中心於一九九七年啟用,這天三年級的張小妹妹帶阿姨再訪,「老師帶過我們來參觀,這裏好多遊戲,好好玩」,中心兩層放滿互動遊戲裝置,但沿用多年,小妹妹最推介的一座,投射在桌上的影像模糊不清,她手持虛擬「撈食物」的膠片也已殘皺,翻查資料,上次政府新聞公報交代翻新工程,已是二○○六年底,也就是中心仍以十幾年前的思維運作着。

二○○五年開放的文物探知館可就新淨舒服得多,以今天標準來看,絕對是優質的展覽空間,能循自動大門踏出花園及露天茶座,更是難得一見的開放設計。然而進內參觀,也會感受到一份怪異:寬闊的展覽廳內,有很多精心製作的場地佈置,例如以百子櫃放置文物、比衛生中心「好按」很多的觸碰裝置,但作為真正主角的展覽內容十分粗疏,黑牆上赫然印着超巨型的三句聯合國、《威尼斯憲章》、中國保育原則,即使社會對保育議題多有討論,這裏完全欠缺比較與闡述;展品不乏精細文物,亦僅作陳列不解釋,幾個黃太對一個斗栱組件上的人像雕塑左估右估,「係官呀」、「定老爺奶奶呀」,連牌上名稱都小得幾不可讀,不過實際上仍看得高興,他們一行七八人是展館接近關門時間的主要觀眾。

發掘隱藏趣味

歎過冷氣,還只是體驗到公園的一小部分。隨着年代演化,這裏並非簡單只有花草樹木的綠園,當然還有最受環保團體關注的古木,也許迷宮和紅鸛湖亦刻印在不少人的成長記憶裏,但花一天下午多走幾個角落,才會發現九龍公園遠比想像龐雜。就數幾個莫名其妙共存的元素:向器官捐贈者致敬的「生命‧愛」花園二○一一年揭幕,以「頹頹地」的Love紅字裝飾;炮台附近幾條彎曲石柱,原來是標示公益金二○○○年在此處埋下了時間錦囊;較為人知的漫畫星光大道,則在二○一二年設立,似乎每隔些年,政府想突顯一件事、一個團體、一個產業的價值,就會在這地標公園找個位置來搞些新意思。

又因龐雜,在園內四處穿插會發現很多隱藏趣味。在時間錦囊後方有座矮塔,塔頂輪廓似城堡,中層竟連接一個圓球入口,球上方有個透明罩,令整組裝置充滿科幻味,這裏叫「歷奇樂園」。別錯過攀登附近的瞭望台,在簡約石造的圓台上雖眺望得不遠,但往上攀時如爬着按成人身高而造的巨大遊樂設施,也有樂趣,畢竟迷宮只能留給未長高的小孩子了。迷宮旁邊闢了個「中國花園」,來到這一部分,公園忽然走中式園林風,不只亭台、還有長廊與空窗,但一列四個窗框沒有統一樣式,正方形、倒心形、六角形,像邏輯題要人猜下個是什麼形狀,只好當它是另一個遊樂場;外面倒有條鋪得細緻的竹林小徑,值得一行。

園內園外 對比城市今昔

入黑之後,如果你還在園中,又會看到多一些,至少必定會遇上黑貓家族出沒,伸着懶腰巡查牠們的家。公園一大部分是泳池與體育館,my little airport〈九龍公園游泳池〉MV拍下夜裏空無一人的游泳池,這個特別視角讓池水也變成可駐足享受的夜景。懸在室外泳池中間的橋,是獨特的散步道,我們遊園當天黃昏,水裏有許多泳客,從橋上兩邊凌空俯視,聽着笑嬉鬧聲,嗅着微微的消毒劑味,卻沒被水沾身,都是奇異的經驗。

過橋之際,再遇幾個少年,剛才看他們在園內「雕塑廊」翻騰玩parkour(即「飛躍道」,指在城市障礙物之間跑跳)時,閒談過兩句,十三歲的Jerry提起,示威衝突翌日曾在公園聞到催淚氣的味道。經泳池的路出公園,廣場上幾群人在耍太極,建築模樣幾十年沒變,放眼看這昇平一刻,宛如時光倒流,很能想像最初公園的構想,正是眼前景象——在這市中心地帶,市民樂在其中,以此象徵香港是讓人安居樂業的美好城市。不過世界早變,園內迷宮在地下城計劃中不打算留下,園外彌敦道今天也會隨時變作槍林彈雨的戰場,停留懷舊想像未免太懶,不如來逛逛這個公園,想像我們到底希望擁有怎樣的城市空間,由自己去努力爭取?

文//曾曉玲

………………………………………………………

散步,在公園被封閉前

本欄近月一直提到,六月起香港的抗爭,引領公民到達許多不同的城市空間,並以不同方法使用它們。跟友人談起,原本寫這些空間的「初心」,即探索和聚焦在城市環境的趣味,不得不暫時放下。對許多人來說,也大概失去了興趣讀這場社會運動之外的香港新聞。到了上周,鮮有地吸引到筆者的港聞,是環團批評政府在九龍公園地底建設的消息。那倒讓我想起,不久前催淚煙吹進九龍公園中的幾幕,抗爭者就在公園旁,未知何年何月才再有興致進去逛逛。於是本周我們「扚起心肝」,在它可能被封閉三年之前,嘗試走盡園內每一角落,細看這「感覺熟悉」的公園。

在上述相關新聞中,有關九龍公園的論述,時有出現的元素是古蹟、古樹,也有提及它的地點在市中心,老生常談地說這是「市肺」,九龍公園作為坐落城市最中心的都市公園,特色其實也在它的混雜,什麼都有一點,東拼西湊,就連香港博物館也曾位處其中。同時它在一九七○年中啟用,正是海運大廈落成後不久,也與香港現代消費史和休閒史同步。很可惜在快要迎來五十周年的九龍公園裏頭,無法接通這空間半世紀以來重要的社會史。諷刺是,公園許多部分和設施,都是用來紀念這紀念那,以及用來講述某種香港故事。今期是個開始,別太習慣它自然而然的存在,在人們呼喚「不要破壞它」的同時,認真在其中散步,從頭細看這地方的現狀,並構想它如何可變得更理想。

【Ways of Urbanist Seeing(42)】

文//黃宇軒

圖 // 黃宇軒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