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評影習寫:如果在冬天,一場燃燒:《凜冬烈火》烏克蘭,為自由(?)而戰

【明報專訊】原來我看這齣電影已經是兩年前,一個烏克蘭同學播的,在大學人人都很有禮貌,可能是覺得自己透過熒幕見證了一場「可貴」的自由民主之戰。我心裏一直想,如果問題起初是加入歐盟與否,那麼在英國鬧脫歐吵個不共戴天的當天,烏克蘭人卻為了入歐死傷百千,他們會有什麼感受,但我也很有禮貌,所以沒有問。我記得電影開首是Netflix的商標,想,哦Netflix嘢,即是美帝政治宣傳,但我還是看了。後來我明白有些時候、有些情况人需要政治宣傳,或者說所謂「文宣」。文宣就不論是否對事態有複雜的呈現或者獨到的反思,而是夠不夠賺人熱淚,好讓我們繼續相信我們相信的。我沒有辦法說這好或不好。我只記得我和烏克蘭同學說,多謝你的播映,我知道當年有些烏克蘭人也有聲援香港的運動。她說,噢,是嗎,好像不太想聽下去。我是個有禮貌的人,沒有再說下去。運動中的人只能想運動的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