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開門讀書:無以名狀的鬱結

【明報專訊】有關香港、有關這場看起來沒完沒了的抗爭運動,我想,在此刻的世界上,大概只有那些本來居住在亞馬遜雨林裏的動物才會完全明白香港人的感受,因為沒有人(或動物)想像過,一個家園會如此瞬間土崩瓦解,制度和社會之間的一切信任關係秒速蕩然無存,就像大火將雨林裏的大樹林蔭頃刻化為灰燼一樣。事情的失控,意味着我們對未來的不可知和不可想像,只知道從此以後,失去的大概永遠不會回來,未來也將不再一樣。這一次,將會永遠的寫進歷史之中,不論有多少人是否願意成為這歷史的一部分,這都已成事實。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