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學生坐不定

【明報專訊】警方強硬不批准8‧31任何形式的遊行集會,更流傳政府隨時使出《緊急法》,但仍然有數以萬計市民冒雨上街,警方例牌連環發射催淚彈驅散,還放射可以把一切染成藍的水炮,衝突延續至入夜。「前線」示威者口鼻蓋上「豬嘴」,在街道遊走,在警察防線中鬥前留後,他們說,要為香港和自由而戰。程展緯現場見到一個可能只有十四歲或不到的「童兵」,就想哭。然後,他只見到煙。他做了一個魔幻現實的作品。

這天之前則發生「大抓捕」,被捕人士包括立法會議員與社運領袖,安徒今期文章援引幾位出身於非洲曾被殖民國家的文學家和歷史學者,指出「大抓捕」一類的動作是「恐懼的儀式」,「逼人閉上嘴巴」的「秀」,而香港從來都是上演這種專用來對待土著的戲碼的舞台。然則「革命」又要如何說起?許寶強老師則引阿倫特,提出「革命」的目的,並不在於推翻暴政、取而代之,也不止於保障公民權利的「解放」,而是為了爭取公共的自由,以至開創一個全新的局面。

今個夏天好漫長,五大訴求未有允諾,只接納監警會參照倫敦騷亂做調查寫報告,倫敦騷亂跟香港今個漫長之夏如何比對?那樣的調查有什麼用?先不說其他,這裏先引趙永佳、李勁華文章最尾一句:「讓所有人在社會上都感到有份」(where everyone feels they have a stake in society)。

開學了,但學生坐不定。

文// 黎佩芬

美術// SIUKI

編輯// 蔡曉彤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