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周日話題:解放軍入城的想像——槍桿子與創意之爭

【明報專訊】正當西方社會最大的憂慮是香港2019會否變成天安門1989,少數內地網民經過鋪天蓋地的官方宣傳後卻滋生了另一種浪漫想像:解放軍入城以戰狼300的姿態剷除暴徒,拯救香港。

五星紅旗再次高高掛起,不受塗污或墮海威脅,無論是大媽跳舞或大叔購物,都可以昂首闊步,盡吐一口烏氣。

其實出動解放軍的可能性一早已寫在基本法上,但可能因為後果太可怕,多年來沒有人願意細想解放軍入城後香港會怎樣。

到了今天,連美國總統特朗普也發出帖文指「中國政府正調動軍隊往香港邊界」,雖然接近中共權力核心的梁愛詩和譚耀宗最近幾天開始為出動軍隊降溫,兼且稍有理智的中共領導人都明白解放軍入城是北京治港一敗塗地的象徵,鑑於中共權鬥完全黑箱作業,始終沒有人能百分百否定出兵的可能性。此情此境,倒不如我們做點情境分析,究竟解放軍入城後的香港會是什麼模樣。

出動解放軍的法律依據在基本法中有兩條,第十四條是由特區政府向中央提出請求而第十八條是由中央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

若用第十四條,解放軍在港執行職務仍然要遵守香港法律,那麼後果就等於香港警力從3萬人再加多幾千或幾萬,但執法的方式不會有太大變化,因為法律上仍然要求解放軍使用最低武力對付示威者,什麼坦克大炮也只能擺着做做樣子而已。果真如此,震懾的力量能有多大?

當然解放軍是否守法是一大疑問,兼且駐軍法內容許軍人在執行職務時違法不受香港法院審理,所以這種情况下入城軍隊或武警的威力就取決於他們願意有多違法。

若用第十八條,中央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後可以在港頒布實施全國性法律,例如是國安法或刑法中的任何條文,那麼擴權就可以毫無底線,無論對付示威者或一般市民都可以使用國內的一套辦法,不僅在街上動用殺人武力,亦可以入屋拉人,把中共所有認定犯了叛國罪或尋釁滋事罪的各式各樣反對派全部抓起來,愛抓多少就多少,由駐港部隊司令指揮 ,特區政府無權過問,香港現有法律也不能對身處香港的本地人或外國人提供任何人權保障。

簡而言之,基本法第十四條似是詐彈 ,十八條則是核彈。

如何才算打勝仗?

習近平作為中央軍委主席,對解放軍最突出的口號是必須「能打仗、打勝仗」,「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那麼無論是香港駐軍出營或從深圳派遣武警部隊(屬於軍隊編制)入城, 到了香港後什麼才算打勝仗?

軍隊本來就是訓練作為殺人武器,所以沒有人會懷疑解放軍在港屠殺平民百姓的能力,因為香港根本沒有任何民間武裝力量,示威者也不過是手上多了石頭或汽油彈的平民而已。

港澳辦聲稱當前急務是止暴制亂,而止暴制亂的目標是香港繁榮穩定。所以根據中央要求,解放軍要令香港繁榮穩定才算打勝仗,那麼這場勝仗有多大把握?

說到底,香港要繁榮穩定離不開兩個因素:人心和資金。

首先是人心。

解放軍入城時香港人可能有兩種反應:一是一如民間記者招待會上示威者表示會「回家睡覺」;二是一如1989年北京市民上街堵軍車。若是前者解放軍無用武之地,若是後者香港則會血流成河。

無論流血與否,市民對解放軍入城的第一反應勢必爭相搶購物資,同時各國加速撤僑,擁有雙重國籍的幾十萬港人多數會相繼飛走,因為香港人對軍隊可追溯的想像就是二次大戰3年零8個月的日治時期,誰也不知道前景如何,更談不上正常生活。

一番折騰之後,關鍵還不在解放軍如何入城,而是如何出城。大家能否想像一種退場機制能令解放軍出城時香港市民夾道歡送?因為這才是贏得人心的表現。若果解放軍出城後香港人的民怨比入城時更深更廣, 那所謂止暴制亂豈非白幹一場?

其次是資金。

先不說解放軍入城後香港股市還能否正常運作,根據路透社報道,阿里巴巴本定於8月底在港上市集資150億美元,現已因為政局動盪推遲計劃。就從這單一事件已經可以看到香港金融市場是多麼脆弱,因為國際金融中心的特點就是資金流動,只要投資者信心稍為下降,自會設法規避風險。即使解放軍弄權操控金管局,又如何能令國際投資者乖乖屈服,強迫資金只流入不流出?

國際投資者會屈服?

根據《經濟學人》分析(“Trillion-dollar boo-boo”2014年7月),國際投資市場有所謂「狗屋效應」(dog factor),即國家股票市場因為身處獨裁政權而帶來的不確定性,令平均市盈率長期處於低位,例如俄羅斯、伊朗和阿根廷股市的平均市盈率只有5.2-5.6,遠比新興市場的12.5為低。若果解放軍入城後「狗屋效應」揮之不去,香港股票市場的平均市盈率會由今年六月份的11.3跌至5.6,即等於損失一半,總市值蒸發15萬億港元。

香港股票市場上七成的集資額都是用於內地企業,中國吸收的外國直接投資有六成是經香港流入。解放軍入城後這些資金必然泡湯,這正好說明連登仔的「我要攬炒」不是一句戲言,而是對中共在港利益實實在在的威脅。特首林鄭月娥向示威的年輕人拋出一句They have no stake in society,背後的傲慢固然臭不可聞中人欲嘔,卻又曲線點出建制和中共權貴的死穴,實在非常諷刺。

若果香港人心既不安定,經濟又不繁榮,解放軍何時才能「打勝仗」?

兩陣對圓,《孫子兵法》強調要知己知彼。解放軍最大的優勢是武裝實力,「反送中」運動如今結合了勇武和和理非,最大的優勢是be water。一硬一軟、一剛一柔,形成最強烈的對比。

這次「冇大台」的運動,可說開創了全球社運新一頁,往後發展的軌迹沒有先例可循。香港人至今創造了幾個世界之最﹕6.16二百萬人遊行是中國五千年歷史上單一城市人數最多的民眾集結;若以人口比例來算,6.16更可能是歷史上全球城市單日最大規模的公民行動;8.18當天的遊行可能是全球電視直播最多觀眾的社會運動;連登仔在6月27至29日以Stand with Hong Kong at G20為題,在13個國家共21份報章上刊登的公開信,相信是全球最大規模的民間眾籌媒體廣告運動,剛過去幾天的另一場反警暴廣告運動則以全球17份報章緊隨其後。

這些紀錄突顯了反送中運動的兩個特點:堅毅和創意。香港人在這兩個多月抗爭意志沒有減退,創意澎湃源源不絕,爭取到各國人民愈來愈多的認同。因此解放軍入城的真正挑戰不是制伏街頭暴徒,而是一環扣一環連結國際的軟實力。

堅毅和創意

用槍桿子來對付創意,並且可以打勝仗?真是聞所未聞。

說到底,在中共眼中,應否出動解放軍只不過是一場投資回報的計算。假若面子和利益的比重各佔一半( 因為共產黨深信領導人面子關乎政權管治威信,所以是值得投資的政治資產),軍隊入城或許可以在少數網民心中挽回面子,但在國際社會肯定顏面盡失;至於中共在港利益則無論是短期或長期都必輸無疑,因為橫看豎看解放軍只會令外資流入大減而非增加。綜合而言,弊利之比大於九比一,庶不遠矣。

事實上,北京根本毋須把自己置於港人的對立面,因為香港人爭取的「五大訴求」是為了保障固有自由和建立更公平的管治模式,只要好好利用「一國兩制」做好中港區隔(而非勉強加快中港融合),香港的發展難以威脅中共政權安全。

犧牲林鄭班子,對中共來說是小菜一碟,况且港警因有駐軍在旁,即使要徹查濫暴也不敢造次;但派遣解放軍入城撐起特區政府,卻是斷臂自殘的不歸路。

文//黎廣德

編輯//陳志暘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