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寒蟬效應

【明報專訊】儘管我們的夏天還未過去,蟬鳴不能,飛不能,哀哉。飛機師只因為說了一句「香港人加油」(他的聲音多麼悠揚悅耳啊),被炒。另一個空勤工會領袖,不明就裏的,也被炒。香港變了樣,公司也變了樣,但立法會議員譚文豪仍然有情,想要保護這家公司,先自行辭職了。白色恐怖降臨,他在訪問中回覆網民說,他沒有死。

叫喊「香港人加油」的聲音仍然震耳欲聾,就算是網上的遮眼抓拍相片,一呼百應的盛况彷彿有聲。在網上搜查「寒蟬效應」,予人感覺文藝的四字詞,原典並非來自成語「噤若寒蟬」,而是翻譯自英文的Chilling Effect。有說這是法律用語,也有說是新聞學領域的名詞,總而言之,在多於一個專業範疇上,都被確認為不良的一個壞東西。

有形無形的顏色或昆蟲效應,固然為了達到震懾的效果,於是又從世界各地引來作了戰備的記者,其中,鄭美姿負責嚮導的法國記者,最終沒能拍得讓上司期盼的解放軍。關於解放軍,黎廣德延續了有關入城的想像。

昨天又復硝煙四起槍彈橫飛,我們還在談人鏈會否跟唔上?自從五月研究社會運動的鄧鍵一與團隊每周出動做調研,也是不停問着這個問題,追着運動流水一般的變動節奏調節適應,今周他接受了好友趙雲的訪問,抽離的研究者,以解答超乎預想的現象為樂,不過,他的淚點卻也凡俗。

有你無你,讓我們稍稍留在周五晚的人鏈之夜再陶醉一會,由獅子山向下望的夜景,實在好美。

文//黎佩芬

封面//賴俊傑攝

美術// SIUKI

編輯//蔡曉彤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