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同場加映:每當變幻時

【明報專訊】2010年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時,我與來自中國的朋友一起到長毛等在挪威市政廳前發起的遊行,到場後朋友煞有介事,說稍後再會合,因為他要低調、遠離人群,確保不會入鏡,免被秋後算帳,日後難以再拿簽證。同時市政廳外中國餐廳的員工一樣鬼鬼崇崇,只敢偷偷在門前看,原因只有一個,就是不想激怒中國政府,怕惹來麻煩。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