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香港的悲哀

【明報專訊】必須承認的是:過往兩個多月發生的事,很多都已經超出我知識和經驗範圍。某些人無恥的程度、政權涼薄的程度、一些完全違反理性原則的政治行為,都難以理解和想像。讀多久政治學都好像無用。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