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請問,你哋究竟想點?

【明報專訊】由6月15日政府宣布暫緩送中到今天,「反送中」延伸的運動已經超過一個月,遍地開花愈演愈烈。

我一直疑惑:特區高層在做些什麼?Is anybody home?

究竟特區政府做過什麼來防止危機深化?還是在一種集體怠工的狀態?

怠工很多打工仔自己都試過所以可以同情,但只想弱弱的問一句:你們打算怠工到幾時?你哋究竟想點?

除了少數問責官員偶有露面,(寫網誌當然不算)大部分主要官員都銷聲匿迹,當社會大眾憂心釀成大禍之際,我們看不到特區高層有嘗試回應示威者訴求,或者有具體動作紓緩社會矛盾,或至少挽救一下民望。和7月1日前的兩星期一樣,他們好像在等什麼事情發生一樣。

連立法會也不用開,於是連上立法會解釋政策回應質詢也省回了。奇怪的是:過往議員拉布一兩個星期喊打喊殺說得世界末日一樣,但現在放着不少沒大爭議的撥款,政府卻任由法案和撥款放暑假。(我相信政府一定要把撥款上財委的話,「收成波」是一定會配合的。)問題是:現况不變民怨依舊,10月回來你們就安全了嗎?這樣一直不回應,你哋究竟想點?

管治「團隊」在哪裏?

如果「反送中」運動是示範了如何「不割席、不篤灰、不分化」,「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那麼執政聯盟在出事之後,就完美示範如何割席、篤灰和自我分化,「田雞過河,各有各撐」。如果期望他們出謀獻策改善社會矛盾紓緩危機,大家都只能自求多福了。

林鄭每一次公開露面,結果都是火上加油,明示暗示我是不會答允各項訴求的。政府幾個星期內的公開聲明,通常都是譴責示威者,而對民間對警察的不滿置若罔聞,沒有嘗試縮短政治差距。長期的集體不回應和逃避公眾露面,客觀的效果是給人「我睬你都傻」的感覺,怎會有人相信你將來會聽民意呢?而運動也不會就此止息。

警民衝突與平行時空

運動持續數周,由以前民陣的和理非單一路線遊行,變成18區遊行和區區連儂牆,焦點從撤回轉向追究警暴。政府繼續不回應,運動蔓延到不同議題和社區,一直都只見警察不見官員,增加了警民衝突和敵對群組衝突的可能。

持續下去,警察是in a no-win situation,因為一定會犯錯。幾星期來,政府和警方的策略都是奇奇怪怪inconsistent的:有時後退、有時驅散、有時撤走、有時痛毆,有時自己製造對抗。6月12日示威者未到立法會玻璃門就一直殺出由金鐘殺到中環,7月1日有人撞立法會玻璃數小時卻坐視不理。例如像上水無端會有4個警察留在馬路中心被示威者狂毆數分鐘。在沙田你是究竟是想驅散、想拉晒幾千人,還是想圍着示威者打一頓,都不清楚。結果是闖入民居範圍和商場得罪大量非示威者,不斷樹敵。衝突令雙方仇恨不斷滋長,增加其後衝突升級的可能。

由旺角到上水到沙田,我看到有兩套平行時空在建構中。一套看到示威者圍毆警察、掟磚、拆東西設路障、警察救回跳橋青年、警察斷指,於是覺得示威者真是暴徒,警方鎮暴有理。一套看到警察對無抵抗能力的人噴椒和棍毆、打記者和議員、放走撐警打人的人、粗口爛舌、逼青年跳橋、插示威者眼,於是覺得「沒有暴動只有暴政」和「沒有警察是無辜的。」

這兩套平行時空,當然會在不同媒體、不同WhatsApp群組、社交媒體和群體之間分開狂loop,永不交集。社會繼續分化。這樣玩下去,誰會贏呢?

沒有制約與制度敗壞

從政治學角度,警察是可以合法使用武力的主要機構,於是它的武力使用必須受制約,不能說一聲「執法」便「大晒」,否則和「暴政」就沒有分別了。你不可以說你95%的執法都是合法,因為執法者本身應該守法,and you are well paid for it,只要你有5%的執法不合法而沒有制約,都可以令公眾喪失對制度的信心。

如果像佔領運動時七警打人、朱經緯打人,然後會送上法庭有懲處,市民可以相信那只是部分「害群之馬」濫用警權。如果很多警察濫權違例,而沒有制約沒有懲處市民投訴無門制度不去處理,那就是制度敗壞了。未有ICAC前香港人說「好仔唔當差」,不外乎是這樣,敗壞的制度會令其中的人一併敗壞。

「凡人都有錯」,「警察也是人」,沒錯。不過普通人犯錯和犯法是會有懲罰的,但自6月12日警槍打頭和圍堵中信開始,(涉嫌)打記者、用過量武力、很多不戴委任證或沒有警員編號,講粗口喝罵市民甚至邀請市民「隻揪」、殺入商場驅散和逮捕不是在示威的市民,除了盧偉聰的「頭盔記者會」外,政府或警方高層都沒有出來回應或澄清或糾正或表明立場,更不用說調查和懲處了。在普通市民來說,如果連委任證和編號都沒有,警察可以違例而完全沒法問責的話,他們可以如何信任你壟斷性地使用武力呢?

三個星期內,我在示威現場聽到的口號由「香港警察、污糟邋遢」變成「香港警察、知法犯法」,演化到「香港警察,社會垃圾」。政府放任警民衝突,慢慢警察的公眾形象會倒退到1970年代以前。

誰會是贏家?

網上瘋傳某警員家屬說政府最希望有人入浩園,然後民意會大逆轉就可以翻盤。這種「梁振英策略」式的分析,在政府高層集體神隱的情况下,一定會有不少人相信。不過我想到兩件事情。

第一,如果大家看看李立峯教授的調查,會知道支持運動的人很多接受「政府一意孤行的時候,採取激烈行動是可以理解的」(83.5%),「和平集會和衝擊行動互相配合,才可以達到最大效果」(71%)。另外,只有5%的遊行人士認為如果政府再沒有讓步應該停止運動。當愈來愈多人對政府不回應不滿時,一旦「出事」是否民意會大幅逆轉成疑。想不回應讓運動倦怠慢慢消亡,相信你都會有排等。難道你想等到2022?

第二,以裝備和力量的差距來說,在持續的警民衝突下,打死示威者的機率應該比打死警察為高。到時民意真正會變化了。這實際上是一場「世紀豪賭」。但為什麼要拿香港人或警察的人命作賭注呢?

在要面對兩個選舉的建制派政黨而言,應該可能希望政府「止蝕離場」吧。真的再升級再打再抓捕,我就讓你民意swing數個百分點吧,但你贏了嗎?民眾會讚揚警方「英勇鎮暴」嗎?對香港有好處嗎?隨着西方傳媒愈來愈同情香港示威者,和把焦點轉向警暴(你看看《紐約時報》的6分鐘警暴片就知道),再多衝突只會損害香港自由城市的形象。套用當年夏佳理的名言:「The only loser is Hong Kong.」我也相信再打下去不會對建制派選情有很大幫助的。主要的選舉贏家應該只會是……er……蔡英文。

文//馬嶽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