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下一篇
上一篇

星期日文學‧言叔夏:世界亮晃,穴居寫者淬煉陰翳

【明報專訊】我經常想起我出生的那個小鎮。離山很近,而海也在不遠的地方。不管什麼時候回去都有一種琥珀色,像鎮裏那些老人貓一般的瞳孔。那種顏色讓整個小鎮變成了一種沒有時間感的天氣。有時這種天氣會充滿着我的身體,使我飽脹,把我氣球般地灌滿,讓我的肚子裏搖晃着一整座下午的海洋。南方的陰天、雨水的酸味,還有那空島般被遠遠推遲在海平面盡頭的積雲。使我又回到童年時代的某個黃昏,和母親一同凝望過的海。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