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收藏

下一篇
上一篇

入室弟子珍藏 見證多變畫風 走進大千世界賞潑彩山水

【明報專訊】師父總愛向得意弟子傾囊相授。國術界有黃飛鴻傳授林世榮拳腳功夫,國畫界則有張大千向高橋廣峰傳授水墨功法。高橋廣峰是張大千的入室弟子,交情甚篤,曾獲張大千酬贈不少墨寶。東京中央拍賣公司最近在本港舉行春拍會,展出及拍賣一批高橋廣峰珍藏的張大千珍品,當中的《潑彩山水》比估價高約兩倍成交。記者專訪拍賣行駐日本書畫部專家徐奕,為讀者解讀「大千世界」。

徐奕是廣州美術學院美術史碩士,2012年當交換生留學日本,在女子美術大學進修東洋美術史,現任東京中央拍賣公司中國書畫部專家,常駐日本工作。她說1980年代日本經濟騰飛,鍾情中國書畫的日本藏家在全球蒐羅瑰寶,漸漸建立龐大的私人珍藏系列。「拍場上珍罕的中國古代書畫,不少均由日本藏家放出。」

2016年,徐奕在公司於京都舉辦的一場展覽中,認識了前來參觀的高橋家族,偶然知道對方有大批珍罕的張大千作品,繼而發現其家族成員高橋廣峰(1947-2000)是張大千(1899-1983)的入室弟子。「張大千作品在日本很受歡迎,評價極高。自1950年代舉行一場張大千書畫展後,市場對其作品需求旺盛,尤其是後期的潑彩山水。」

遊歷中西 山林糅合敦煌壁畫

高橋廣峰來自日本岐阜縣書香門第,1970年代往台灣讀大學,師從名書法家李普同。其間他在歷史博物館一個展覽發現一本張大千畫集,即時為之傾倒,萌生拜師念頭,後來成功拜入門下。「高橋廣峰一生研究張大千潑彩,深諳恩師師法自然、融匯中西筆墨真諦。他在回憶師父的傳記中,尊稱對方為『東方畢加索』。」徐奕說拜訪高橋家族時有幸翻看其家庭相冊,發現有大量家族成員與張大千等書畫名家的合照。「張大千和高橋廣峰關係密切,除替其著作親筆題署,亦把不少作品酬贈予他。」憑入室弟子身分,高橋廣峰先後從同門或同輩書畫名家中獲得不少張大千墨寶。因藏品來源清楚,受收藏家追捧,高橋廣峰的收藏系列彌足珍貴。

傳說黃飛鴻「無影腳」招式多變,張大千的畫風亦變幻莫測。「藏家對張大千不同時期的作品各有喜好,當中以晚期的潑彩山水較受歡迎。」遊歷歐陸後,張大千把所見的山林風貌與敦煌壁畫的斑斕重彩融合反芻;總結了中國傳統筆墨心得後,開創出潑彩法去表現中國的綠水青山。1956年他在巴西宅邸八德園首次施展此法,效果新奇清麗,其後的作品震撼畫壇。

構圖要明確 變數多考功夫

潑彩法是以國畫的潑墨法為基礎,借用工筆花鳥畫的「撞水」、「撞色」技巧,並參考西畫技法而成。「潑彩並非盲目地在紙上亂潑,要有明確的構圖。什麼部位潑什麼色彩、如何潑、需達至什麼效果都要心中有數。」當潑灑前,須先在小碟中把顏料調至所需的色相及濃度。「構組畫面主體時,需利用水墨流淌滲化的特性,再用筆按色彩滲化的形迹來修整。因過程中有不如預期的變數,往往需按顏料落在紙上的變化而靈活調整,極考畫家功夫。」徐奕未透露高橋家族還保留多少幅張大千作品,說拍賣行將在稍後陸續推出。

文:呂瑋宗

編輯:龍英顥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