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49期

Happy Pa Ma

下一篇
上一篇

遊子歸加:離散有時

【明報專訊】不經不覺,小孩子的學年又完結了。

最後一個星期的上學時間,一連幾日什麼戶外活動日、野餐日、運動日……根本就是藉着各種名目大開派對,哪裏有課上?這也難怪,在這北方之國,可以放肆地享受戶外陽光的時間也不過只有夏天的三個月,不要說孩子了,就連大人在夏天每個周末裏也安排了密密麻麻的節目,大家都等不及放暑假。况且都上了一整個學年的課,最後一個星期老師也忙於收拾和整理學生的成績和紀錄,反正忙不過來,就讓孩子這樣玩一玩也是無可厚非。

學期最後一天是結業禮。一開始是頒獎嘉許有參與學校活動(例如之前提過的Green Team)的小朋友,然後就播出一整年活動的回憶片段。低年級的小朋友一路看一路哈哈大笑,但到高年級的時候,卻竟然聽到有些同學開始傷心啜泣。因為,這一天七年級同學畢業,是在小學裏的最後一天了。

加拿大的畢業禮,即使在中小學,感覺也特別隆重。那些大孩子一個個都穿著得整齊漂亮,比起平常髒亂求其,完全是兩個模樣。因為是小班教學,每一個孩子都有機會上去說一小段感謝老師、朋友的話。台上每一個孩子雖然都有種急着成長的樣子,但一說到心裏話,就每一個人都不捨得一起長大的朋友。一路下來,孩子們,還有家長和老師,一個個都不停地輕輕擦走眼角的淚光,場面感人。可我在旁邊冷眼旁觀,忽然驚覺,唉,為什麼我對自己小學畢業一點印像都沒有?

人生不停散聚 珍惜相聚時光

我記得那時候的小學,整天就是默書背書,準備學能測驗,小六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教授中一的課程,老師個個兇神惡煞,畢業簡直是一種解脫。最後一天上學之後,我只記得馬上把校服丟進垃圾桶。如果現在要回想,自然是完全沒有值得紀念的場面。如果說回憶是一個人存在的證明,那麼我還真是很羨慕加國這些小孩子,可以有這麼多值得感動流淚的回憶。

我住的社區鄰近大學,每個學期都有不少來自其他國家的學者和學生搬進來。有一個來自巴西的家庭,孩子和我特別熟絡,都不把我當大人,常常拉我去玩,很有巴西熱情的風格。他們的祖母,每年夏天都會過來探望他們,雖然不諳英語,每次見面,還是很熱情地和我們擁抱寒暄。這種親密的感覺在香港很難會有,我也分外珍惜。他們的媽媽說:「嗯,這邊找工作實在不易,也許再過兩年,待我的課程完結之後,就要回巴西了。」看着這幾個巴西孩子一路長大,心裏很高興,但是心裏也隱隱地開始害怕有一天會和他們分別。別說人過了一定年紀就習慣了分開離別,在人來人往之間,感覺還是會難受。

孩子們對於自己熟悉的朋友離開,回家路上一面踢着小石子,一面覺得不是味兒。我說,人生就是不停的聚散,與其惋惜,更重要的還是要珍惜能夠在一起的時光。把當下活得圓滿,才是人生最好的事情。

作者簡介:正職工程,兼職臉書專頁《馬拉松看世界》的責任編輯。最想有一天不用工作,可以全職跑步跑山。中年回流加拿大,一切重新開始。每天和兩個孩子闖蕩加國大世界。著有《馬拉松‧歎世界》。

http://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文﹕Edkin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49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