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人物

下一篇
上一篇

獨立義工張邨文 遠赴尼泊爾 救人救狗

【明報專訊】2015年4月25日尼泊爾發生7.8級大地震,香港人張邨文正在尼泊爾行山,當他住進災後帳篷時,大家心情恍惚,互問有何打算?張邨文卻說:「我打算留下來幫忙!」過去4年,他為尼泊爾低下階層提供鋅鐵建房,他也創立「誰家的毛孩」義務組織,開展香港義工前往尼泊爾社區狗TNR(捕捉、絕育、放回)計劃。他想分享的不僅是一個外來人逐間機構叩門尋找災後重建及流浪狗福利的合作機會,也想說:「希望我的工作,能啟發香港人,當我們感到香港很灰時,你知道尼泊爾人每天在吃什麼嗎?」

「在尼泊爾,普遍人家中午會吃Dhal Bhat(扁豆蓉)配乾醃菜。那晚上呢?也吃Dhal Bhat、醃菜或紅蘿蔔。第二天,也是吃這些,一星期7天也是Dhal Baht和乾菜;想想,香港人這樣吃兩餐都嫌悶!」張邨文說。2015年初他剛好完成澳洲紅十字會輔導工作項目,有一空檔,就跑去尼泊爾一圓自己的夢想——徒步喜馬拉雅山脈。他熱愛運動,最愛行山,曾任運動攀登教練。

然而,大地震後他決定留下來,是自己也沒想到的另一人生旅程。4月25日中午大地震發生時,邨文已完成27天的徒步旅行,正位於距加德滿都西邊500多公里的巴迪亞國家公園,享受陽光和微風,突然,天地就動搖了。「我分不清是天在轉還是地在搖,我感覺像是坐在一艘隨海浪漂浮的小艇……震後大概6至8秒,我才意識到『這是地震』!」邨文說。上月他曾回港1個月,然後又回到尼泊爾繼續「誰家的毛孩」工作,出發前夕他被記者抓着,約他到九龍公園找個涼處訪問,他長得精瘦結實,炎炎夏日毋懼蠓(小黑蚊)叮,坐在自有涼風的文物探知館外平台接受訪問。訪問一半,最終仍是記者捱不住,拉了他去咖啡店歎冷氣,他很隨和,也沒所謂。

睹牛羊被宰前慘况 自此轉吃素

大地震一刻,他本已買好回港及飛澳洲的機票,他卻把它捨棄,留下來幫忙:「我感到很難過。尼泊爾本已非常貧窮,天災要他們承受更窘迫的生活。」事實上,地震還未發生,他在喜馬拉雅山行山時,已痛哭了一場,那場淚水教他放棄吃肉,改而吃素。「參加我們尼泊爾社區狗TNR的香港義工,我也要求他們吃素,只是5天行程,好容易過,但當然,若要某一餐吃肉,加餸,只加錢而已。」問邨文是否vegan(純素食者)?即不吃蛋奶的全素,他卻說:「我叫plant base飲食。那次尼泊爾行山,我看到一隻水牛及一群羊,那次發生的事令我爆喊,自此我決定素食。」他說着,眼睛冒起一層水氣,快要流淚。

當時4月中行山那天,他和導遊一起登山,從山路看到下面小路有一農人趕着一群羊和一隻水牛,他問導遊,趕着牛羊一仆一碌去哪裏?導遊答:「趕去這山谷中的一個市集,殺了切成肉片,供應山上的酒店吃。」邨文聽了很不安,親眼看到我們吃一塊肉之前,動物並沒給善待,突然,那水牛走錯路,走進一條旁支小徑,農人於是大力打水牛嚇唬牠出來,但水牛身形龐大,無法在小路掉頭,驚慌亂叫就跌落山坡:「我看到心痛,水牛成噸重,以為會跌至重傷,幸好掉下去也是一條小路,牠能重新站起來,牠們給人類吃之前,還要這麼淒苦,當下我爆喊,哭了很久……」

籌錢買鋅鐵 助尼泊爾人重建家園

一次徒步喜馬拉雅山的旅行,他變了素食者,變了獨立義工在餘震不斷的山區幫忙災後重建和派發物資,也變了動保義工,一邊救災一邊替流浪動物醫病。不久他還經歷了5月12日的7.3級地震,震央靠近珠穆朗瑪峰及加德滿都之間的範圍,連同4月25日的7.8級地震,兩次尼泊爾地震共造成9000多人死亡,滿目瘡痍,頹垣敗瓦。但他仍然選擇留在尼泊爾,利用facebook和朋友人脈籌錢,為當地買鋅鐵重建家園——因為政府派發的是帆布,6月雨季來,帆布會漏水。

「誰家的毛孩」在2017年成立,每年招募香港義工前往尼泊爾與當地動物機構合作,在尼泊爾社區推行TNR,即捕捉、絕育和放回計劃,2017年為加德滿都66隻毛孩作TNR及注射瘋狗症疫苗;2018年在Palanchok Bhagawati Temple及Panauti再為203隻社區狗做TNR和瘋狗症防疫注射。

邨文成長在香港一個草根家庭,他說小時家境很貧苦,沒養過狗和貓,唯一養過的寵物是蝌蚪,後來給母親扔掉。「我有一姊、一弟一妹,父親在我中學時去世,家中的責任落在我身上,出來社會工作支持家庭經濟如是,處理家事也是我,照顧母親的角色也是我。最近母親病了,我離開香港之前,先安排好家居照顧事務才能出發。」愛上狗,是認識第一個女朋友開始:「她有一隻史納沙,我那時才知道毛孩是這麼親人。」

照顧社區狗 助絕育放回

2015年他留在尼泊爾災區3個月,第一隻照顧的社區狗是無毛狗Fuchi:「Fuchi因為體弱,毛髮全掉下來,而且身上發出異味,因為太虛弱,無法跑到街上覓食,只好蜷縮作一團,在街上等待死亡,我把Fuchi送去看獸醫,再為牠找了臨時住處。接着我再照顧其他被車撞斷腳及病狗,但很快我就知道一隻一隻救不是辦法,而是應從上游開始工作。」他去找當地社區狗數字,僅是加德滿都和勒利德布爾兩個城市已有2.2萬隻浪浪(流浪狗)。這正是「誰家的毛孩」的工作前身,接着邨文挨家逐戶叩門拜訪當地動物機構,尋找合作機會,即是從香港找來TNR的經費,由當地機構做絕育,香港來的義工幫忙捉狗、手術後的照顧和放回。今年「誰家的毛孩」已開展了兩次TNR計劃,在勒利德布爾為309隻浪浪做TNR及注射瘋狗症疫苗,其中超過200隻為狗女,為狗女絕育是他們的主要方向。邨文說:「尼泊爾的社區狗和香港的浪浪分別很大,當地人對狗很友善,狗對人也很友善,所以很容易帶去絕育。在香港,我們同時招募有醫護背景的義工,如獸醫和助護,也招募非獸醫背景的義工,他們的參與很重要,他們很有愛心,對狗隻照顧可說是無微不至。」

你或者會問邨文,尼泊爾這麼多流浪狗,你救得幾多呀!這樣的問題沒難倒邨文,雖然他慢熱、性格內斂,他想也不想,便答:「當你看到難民的問題、饑荒的問題……若你看到這些問題有多龐大,你就會感到什麼也不用做,因為問題竟然這麼龐大,基本已嚇怕了你。但若然從生命出發,看到救了這一隻狗,雖然救不到那2萬2千隻狗,但這隻狗因你而改變了生命的軌迹。」

對世界而言,做一件好事,是這麼微不足道;但對一個家庭、一隻狗來說,已改變他們和牠的一生。

■給香港的話

「我希望以我在尼泊爾的旅程,啟發香港人更廣闊的視野。我在尼泊爾山區救災工作,派發鋅鐵給村民回家建房子,他們揹着幾十公斤的鋅板,走上兩天的崎嶇山路才能回家,他們教曉我的,就是『沒有走不了的路』的精神。」

■Profile

張邨文

現為自由工作者(澳洲傳譯人員)及獨立義工,開展尼泊爾服務之前為澳洲紅十字會輔導人員,並為尋求庇護者服務,同時為澳洲RSPCA義務攝影師及拯救蝙蝠義工,個人設有Wild Connections野生攝影及環保生活網頁,主旨為「Be kind to all beings;Be gentle to the earth;May peace in your mind」。2015年創立Shelters Up Nepal救災及人道平台,2017年創立「誰家的毛孩」為尼泊爾社區狗進行TNR及福利工作。多年來在香港任職外展社會工作及歷奇輔導,2008年到澳洲修讀輔導碩士(Master of Counselling),之後留在彼邦。現時香港、澳洲及尼泊爾三邊走。熱愛運動及行山,曾任運動攀登教練。

文:朱一心

編輯:廖偉龍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