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下一篇
上一篇

家常便飯:苦澀的六月 想起快樂蜜蜂甜味意粉

【明報專訊】這個初夏,非常難過,每天留意新聞,頻密地集會、遊行,甚少開火煮食,大部分時間都沒胃口。偶爾認真煮,略吃得好些,內心立時愧疚,這是吃安樂茶飯的時刻嗎?當年輕人為香港未來福祉奮勇抗戰,我怎能窩在自己的天地裏自得其樂?可是啊,做飯的確有某種鎮定作用,每當受不了現狀,被太多資訊轟炸,悲痛至不能言語時,唯有逃到廚房裏去,藉着洗切等動作,才能尋回片刻寧靜。而這個月,我一直深深念着Jollibee的意大利麵。

Jollibee是來自菲律賓的快餐連鎖店,售賣炸雞、漢堡等食品,香港僅有七八家分店,不像麥當勞或肯德基般總有一間在附近。在我日常的活動範圍裏,很難遇上,念中六中七時,有段時間常常吃,近十年卻不曾光顧,那肉醬意粉的味道卻一直殘留在我記憶中。

意粉特別軟稔

這道帶着甜味的意粉特別軟稔,並非意大利人講究的「al dente」口感,反正它只是快餐,怎能要求太多?有些客人頗厭惡它的味道,我卻蠻喜歡。這份味覺回憶突然被勾起,緣於上月在愛丁堡廣場集會時,見很多群眾都手執一袋Jollibee外賣,在廣場「野餐」,肯定有一間在附近吧?當時已是晚上八時半,與同伴未曾吃飯,擠在公園裏邊流汗邊聽與會者發言。同伴請纓去買,未幾,他也攜回一個膠袋,唯獨欠了那肉醬意粉,原來店快要關門了,又太多人光顧,只賣剩炸雞。與一大堆陌生人一起坐在花槽吃炸雞時,那意麵紅噹噹的醬汁不停在心內繚繞,幾時有機會吃一次呢?

淺色醬汁 想起菲籍家傭

七月一日,我們再上街,遊行完畢,當知道年輕人闖進了立法會內,我與同伴打算先吃飯再定去留。沒什麼選擇,大伙回到海富,肯德基裏黑衣人擠得水泄不通,我立即放棄,與他懷着複雜的心情,決定先行撤退。我只覺得,這個晚上,我必須吃到那道意粉不可。與他乘地鐵往中環方向去,在環球廣場出口對面,直好有一家Jollibee。平日假期,Jolliee大部分顧客都是菲律賓人,這夜卻九成是黑衣人,男女老幼,大家都混着汗臭在用餐。我倆掙扎着找到位置,終於買到那盒回憶中的意粉,津津有味地吃着,妄想以那甜味去掩蓋無力的感覺,卻一點都不開心。

我記起第一次帶我到Jollibee吃快餐的那 個朋友,已經好久沒見面,不知她過着怎樣的生活;我也記起以前有一個菲律賓籍的家傭K,曾經教我菲律賓式肉醬意粉的做法,正是Jollibee這種味道。她做的版本醬汁呈現淺粉色,仍是甜得過分。我思索着從前與現在,以及未來,Jollibee意粉的回憶,添了一重又一重,五味紛陳。

菲式vs.意式 味道顏色之別

菲式肉醬意大利粉與意式肉醬意粉的分別,在於它的甜味和用料,除了只使用小量的豬絞肉外,必然會加上一片片香腸或午餐肉,想是基於物資匱乏吧,以合成肉去填補。市面一些小型南亞裔雜貨店,偶然有售來自菲律賓的包裝番茄醬,味道特別甜,顏色特別紅。家傭K則教我,可以在普通茄蓉的基底裏,加上煉奶、小量忌廉和片裝芝士。總括而言,那是一種以廉價的材料、快速的方法,調和出的味道。菲式肉醬與意式肉醬,兩者不能比較,兩者我同樣喜歡。尤其在心情低落的時刻,菲式肉醬意粉,讓我可以在緊絀的時間裏,以那奇異的甜味,為自己打打氣。

◆肉醬意大利粉(2人份)

‧材料

意大利粉……160克

罐裝茄蓉……1罐

香腸……2條

豬絞肉……1碗

蒜瓣……數塊

片裝車打芝士……2片

忌廉……2湯匙

煉奶(可按口味添加)……4湯匙

鹽……少許

黑胡椒……少許

‧做法

1. 蒜瓣切碎,以熱油爆炒,下豬絞肉炒至轉色,灑黑胡椒和少許鹽。

2. 香腸切片,加進同炒。

3. 下茄蓉,加水掩蓋材料,煮15分鐘至稠。

4. 意粉按包裝說明煮熟,留少許煮麵水。

5. 把意粉水加到醬汁裏多煮5分鐘。

6. 加進片裝車打芝士、忌廉、煉奶拌勻。

7. 加鹽調味。

8. 把醬汁淋在意粉上即成。

*如想醬汁更鮮艷及濃稠,可用2罐茄蓉,以一罐取代水的分量,煉奶、鹽的分量酌量調整。

文、圖 //饒雙宜

編輯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