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開門讀書:那夜的無伴奏大提琴組曲

【明報專訊】周日的晚上(香港時間七月一日凌晨),人在德國,坐在電腦前看着新聞,看着不同媒體、不同記者在金鐘一帶,斷斷續續所做的直播,訊號時強時弱,不時傳來不知是記者抑或示威者的吆喝,然後鏡頭晃動,是記者跟隨着示威者的跑動與逃走,就像是荷李活喪屍片的鏡頭,那時候是香港的半夜。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