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什麼人訪問什麼人:狗屎是養分——李立峯訪譚蕙芸

【明報專訊】秋天時節,平日下午,話說消防處新吉祥物任何仁正在網絡爆紅,老餅專用社交媒體傳來視頻,熟悉的大學教室內,屏幕播放着羅蘭和藍衣人的短片,屏幕前,譚蕙芸跟隨片段手舞足蹈,雖說一直知道她的教學風格,心裏還是「吓」了一聲,為了讓學生抖擻精神上課,你可以去到幾盡?有朋友留言慨嘆教師唔易做,也有朋友說,在她身旁要一起跳舞的助教才教人同情。向來,在身邊不少人眼中,譚蕙芸轉數快、不跟規範、扮鬼扮馬、玩得癲、活力充沛近乎過度活躍。「其實我唔係咁癲啫,前排幫港台拍鏗鏘說,編導想我跳k-pop,我都唔制啦。」但對我這位舊同學而言,她的形象由來已久。讀碩士時,助教辦公室裏,同學們認真地討論傳播學理論「沉默的螺旋」,她站起來,垂直雙手,無厘頭自轉360度「以作示範」。學期末,內地同學在白板上寫「圣誕夜去尖沙咀」,她隨即在「圣」字旁加個豎心邊。一位從南京來港、年紀比我們大的同學常被她弄至哭笑不得。20年後,縱使曾患重病,精力仍比別人旺盛。大學裏,她教新聞特寫,會慫恿我為學生搞外地採訪團。大學外,她幫香港電台做節目,幫報章和網媒寫稿,以自由業者身分做自己喜愛的採訪工作,她試過特地飛到台灣訪問房慧真,到南非訪問看守曼德拉的白人獄卒。一晃10年,累積了一系列心血和心得,收錄在中文大學出版社出版的《文字欲──回應時代的特寫新聞》一書中。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