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果欄:致劉美君——願你知道,年輕人眼中香港未來是個謎

【明報專訊】劉美君女士:

希望最近的小風波,沒令你過分困擾。

過去一個月,香港社會深陷於一場悲喜交集的大風暴之中。而毫無疑問,6月30日金鐘一帶發生的事,屬於「悲」。當日下午,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添馬公園主辦「撐警大集會」,其間部分集會市民大肆破壞「反送中」示威者為離世同路人設立的臨時靈堂,又有人阻攔記者採訪,罵粗口、吐口水、潑泥巴,多間傳媒甚至拍攝到有中學生被撐警者包圍、聲討、打傷。凡有良知的人,相信都為此心痛。

撐警 信你非為中國市場

因此,那一夜看到你在facebook上載一張寫有「阿sir我撐你」的藍色圖片,我十分意外。大批網民蜂擁留言,對你的舉動表示失望;你在網上反問:「點解你地咁大反應呢?我立場無變,我係唔理政治嘅。我只係唔支持欺凌啫!」群情自然繼續洶湧。未幾,你刪去撐警圖片,換成白底黑字的「PEACE」,口風也轉了:「大家都係香港人,你地唔好對峙啦!」

老實說,當日表明撐警立場的藝人,絕不止你一人——你的好友梁家輝就現身添馬公園,表明「香港警察,絕對值得支持」;譚詠麟與鍾鎮濤更冒雨上台,拋出「再咁搞落去呢,冇人可以管治到香港」、「好多後生仔唔識嘢,真係九唔搭八」等足金金句……許多香港人一同反眼作嘔。

那為何特別只寫信給你?因為我發現——當一些譚詠麟歌迷為偶像言論而打爛唱片、仰天長嘯,你的粉絲更多在失望,在慨嘆,在勸說。同時我亦深信,你的言論並非出於什麼中國市場的考慮,而是發自真心;更重要是,跟你有類似想法、邏輯的香港大眾,恐怕不在少數。

假如某某巨星還在……

先要承認,我不算是你的歌迷。當你1986年以《劉美君》一碟一炮而紅,我尚未出生,然而事後重溫你當年音樂,以至其後作品,我無法不欣賞你作為藝人的個性——永遠破格,追求完美。就如前年的紅館騷《千色》,你在台上一人分演多個女性角色,唱出重新編排的經典金曲。年過半百的歌手大可以「食老本」,你偏卻選擇呈現個性,力臻完美。毫無疑問,你不單是藝人,更是藝術家,我由衷欣賞。

這幾天大家對你的言論感到失望,可能源於香港人對藝人明星,從來有種不切實際的期望——我們往往以為,由流行文化工業製造的明星文本,就等同他們本人。正如你由出道至今,基於商業形象(如首張唱片封套那枚沒被扣上的褲頭鈕)、文化產品(《午夜情》、《事後》、《大開色界》、《我不賣身》)、個人生活(18歲結婚,19歲產子,其後離婚再婚再離婚),一直予人大膽開明的印象,但多年來你不止一次在訪問提到,自己外面看似豪放,內裏實質傳統,連「溝仔」一詞你幾乎承受不了。偏偏大眾浮想聯翩,誤將閣下開明形象引伸至意識形態的層面,這是一廂情願式的誤會。正如這段日子,我身邊不少朋友都在幻想:假如某某巨星沒有英年早逝,今年會否與民眾站同一陣線?每次我都回應:最好不要想下去。雖知道不同年代有不同的社會政治背景,就算某某曾經展示反叛形象,以至在跑馬地馬場說盡動人說話,隨着時代易幟,今天一樣可以埋沒良心、九唔搭八。

「唔理政治」和「PEACE」的幻象

所以,我實在不介意你支持香港警察。真正令我不安的,是你之後的兩點說法:

一、「我唔理政治」。這句話近年我不知聽過多少遍。對於許多人來說,政治等同複雜、骯髒、生人勿近;假如可以,他們(包括你)寧可迴避大議題,只講一些不痛不癢的小學「常識」——「打人就係唔啱」、「一定要聽警察哥哥話」、「家和萬事興」。問題是,說出「我唔理政治」的人,通常不知道當這些「常識」應用在實際環境,其實已牽涉政治。譬如說,小學生都知道,警察任務在於執法,但「法」是誰訂立的?如果有一個真正民主的制度,當然要反映人民意願;但在香港的實際情况,眾所周知,政府才是話事人。又以今次反送中運動為例,正因為特首一直沒回應民間訴求,警民才屢次發生衝突;因此假如漠視警察與政權的關係,誤以為可以支持警察又不理政治,這是徹徹底底的自欺欺人。更何况,當日撐警集會的主辦人是何君堯;兩年前在太子警察遊樂會舉行的「撐七警集會」,席上更全是建制派議員的身影(包括葉劉淑儀、李慧琼、梁美芬等)。Prudence,你真的以為支持警察無關政治嗎?這不是一句「because I'm not equipped and I have no knowledge of it」,就可以推搪過去——假如你和舞台上的你一樣,對自己有半點追求的話。

二、「PEACE」。如果你有留意新聞,看到示威者七一佔領立法會,相信會十分困擾——正如你日前再撰文,指絕對不能縱容暴力。老實說,我也愛好和平,但請容許我代示威者們說半句話。假如你有認真審視他們當日的「暴力」行徑,應該會發現這班「暴徒」其實不是沒有分寸——對於文物、圖書館,他們貼上「請勿破壞」的紙條;反而是象徵立法會的物件,如會徽、主席照片,他們悉數塗鴉。而在會議廳外的柱子上,有人更大剌剌寫上一句「是你教我們和平遊行是沒用的」。

Prudence,如果你真的不想縱容暴力,我更希望你別選擇性譴責暴力。沒錯,在反送中運動確有不少示威者嘗試向警方擲物,但由6月9日晚開始,警方亦多次向示威者,甚至是和平示威者,行使不合比例的武力(詳情請搜尋「中信圍困事件」)。更何况,在肉眼看得見的肢體暴力以外,香港尚有一種制度暴力,令萬千年輕人認定香港以後未來是個謎,不得不上街抗爭,以至衝入立法會表態。當你近日質疑示威者為何在爭取人權民主之時,令其他人受傷;這個問題,你其實更應該問香港政府。

我明白,你或許嫌政治太深奧,事態太複雜,最後謹此推介3款讀物,幫助消化:

一、「立場姐姐」短片——七一當晚,警方清場死線臨近,一群年輕示威者冒險衝入立法會大樓,拯救同伴。有女記者訪問了其中一名年輕女生。對話既弄哭了彼此,短片也令萬千觀眾垂淚。我相信你作為母親、祖母,會由此理解年輕人的心情。

二、本周港台節目《頭條新聞》——其中一段配上藍奕邦歌曲《六月》,悲壯而動人。看畢相信你會對「制度暴力」多一分認識。

三、John Lennon Imagine。小風波後,你在facebook張貼Imagine歌詞,表達對和平的追求。不過我也希望,你能了解名曲背後的時代背景——當時美國民眾正反對越戰及美國威權政府。因此Imagine一曲並不旨在示威者「和平理性」,反而希望當權者聽見人民聲音,締造真正和平。

當然,沒人強迫你成為John Lennon一樣的人物,但我們期望你能看清事實,不被眼前幻象迷惑。

阿果

文//阿果

編輯//何敏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