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七情上面:走到山窮水盡處

【明報專訊】7月1日下午,立法會撞玻璃那一刻,是「人」是「鬼」的猜想即時爆發,但很快就證實他們視死如歸、預咗坐監十碌八碌,在所不計。接二連三有人自殺,我很快就感受到那萬念俱灰的絕境。跳樓是蒼白的了結、絕望的控訴;衝立法會,是拼死抗爭、焚身以火。幾年前看電影《十年》裏的自焚者,萬萬想不到,香港今天已經到了這個悲愴的田地。民不畏死,怒火中燒。林鄭政府無能、無信、無義、無恥,特區列車冇人領航,社會好像已經走到山窮水盡處,柳暗花明是妄想。暴走列車,橫衝直撞,自殺與衝擊陸續有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