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生死、仁義與尊嚴

【明報專訊】在七一前的一個星期,我已經嗅到一種不祥的預感。

在六月十六日後,實際上政府立場完全沒有改變,二百萬人的五大訴求,最多是回應了0.7個。躁動的人群不滿無處宣泄,一種山雨欲來的感覺。

有學生問我,外國的經驗通常是怎樣?我苦笑着答:沒有什麼外國經驗。正常的政府,有兩次一百萬人上街,早就下台了。民主政府不用說,就算在中國,你任何省市領導搞到一個月內三次數十萬人上街,都一定丟官了吧。內地官員現在一定很羨慕某人了。

歷史有其軌迹,人類行為有其規律。長期僵持之下,主要是兩個可能性:行動升級或者是鎮壓(或者是行動升級然後鎮壓)。兩次圍警總,大家都知道危機將至。另一方面,你覺得有關方面一定有所部署,不會就此認栽。面臨兩個選舉血債票償,那些急得爆粗罵特首的人,總要幫他們贏回起碼淺藍的選票吧。

說「生死」:跳下去還是衝進去

知道歸知道,大家都想不到防止危機爆發的方法。問題是:如果一個地方,有四分之一的人口出來抗議,要你改變政策和下台,你都無動於中。一個跳下去、兩個跳下去、三個跳下去,你都裝作不關你事。對這個麻木不仁……I can't find the right word(寫了五十多年的中文,對這個政權我真的詞窮了)的政府,民眾還可以怎樣?

對所有堅持和平理性文明的抗爭者來說,到了七月一日,都不能說服其他人有一種course of action是會有用可以迫使政府讓步的。你去問一個美國人,如果八千萬人上街要特朗普下台,但他沒有下台;問一個日本人,如果三千萬人上街要自民黨下台,但政府不管,他們會怎樣?這些國家的人民倒是可以等下一次選舉的,香港人不可以。

大家都知道超越二百萬幾乎是不可能的(而三百萬也不一定有用)。但如果就這樣回家睡覺的話,未來還怎樣可以令政府尊重民意?如果這樣政府都可以過關的話,未來這座城市的「人」,還有什麼地位和尊嚴?

這就是那個立法會柱子上的塗鴉:「是你教我和平遊行是沒用」。嘗試擋住衝擊的人當然是出於善意,但到了七月一日沒有人能答到運動下一步應如何走的問題。當有三個人絕望得要跳下去時,運動已經牽涉生死,政府揹上了血債,民眾覺得政府根本不在乎人民死活,再也回不去了。

衝入立法會,「效用」真的是不知道的。但七一遊行不也是一樣嗎?當有人選擇以生命控訴這個政權的時候,就很難再用「效用」來分析了。有部分人覺得「衝進去」總比「跳下去」「理智」,應該也不難理解了吧?

說「仁」﹕偽善者與殉道者

有些人,經常滿口掛着神呀天主呀天堂呀,但你在它們身上感覺不到kindness。

小時讀《聖經》,讀過一個名詞叫hypocrite,小時英文不好不知何所指,想來大概應該就是這樣了。

如果這些人都上了天堂,天堂應該是很恐怖的地方了。

網上那條會令人爆喊的片,幾十人跑回議事廳夾走四個不肯走準備做死士的人,因為要「一起來、一起走」,因為不能放棄每一個人。他們才是重視每一個靈魂和生命的人。而重視每一個人,是現代自由民主文明社會的基礎。

這些人被指為「暴徒」,會上天堂嗎?

說「義」﹕郭芙與郭靖

記者重複問會不會下台,得到的答覆是我們三個人已經道歉了。

誰在乎你的道歉呢?要多自以為是的人,才覺得自己的道歉和面子和「尊嚴」,比二百萬人的意見和三條人命更重要呢?

我在另一媒體寫過,這只令我想起《神鵰俠侶》 裏的郭芙:「(郭芙)她想自己斬斷了楊過一臂,楊過卻弄曲了她的長劍,算來可說已經扯平,何况爹爹媽媽又為此狠狠責罵過自己,心道:『我不來怪你,也就是了。』」

然後我看到那個一路跑一路哭的女孩,她說其實大家都很害怕,不過一想起明天起牀可能見不到這幾個人,就只能努力跑。我想起「射鵰」裏的郭靖。

江南七怪和丘處機賭賽:各自去找郭楊兩家的後人,授以武藝,十八年後決一高下。七怪追蹤千里到蒙古找到六歲的郭靖,但發覺他很蠢,非常沮喪。

郭靖和拖雷正和桑昆的兒子都史爭執,都史帶了一群豹子去找拖雷晦氣。郭靖見了,對七怪說:「師父,他叫豹子吃我義兄,我去叫他快逃。」韓小瑩道:「你去,連你也一起吃了,你難道不怕?」「我怕。」「那你去不去?」郭靖稍一遲疑,道:「我去!」拔腿便跑。

朱聰於是說:「孩子雖笨,卻是我輩中人。」

我們自小看武俠小說學的事,是一種道德勇氣,義之所在,不因禍福避趨的精神,這是很多以為示威有錢派的人不會明白的事情。

說尊嚴

西方議會制的核心概念是parliamentary sovereignty或者parliamentary supremacy,議會崇高的地位,來自人民的授權。議會的尊嚴,來自經由全體人民透過選舉授權(popular mandate),而不是因為某些儀式、宏偉建築、宣誓、衣著或所用的語言。

香港的議會,長期由少數人的選票否決大多數人的選票,由0票的主席驅逐幾萬票甚至幾十萬票選出的議員出場,以至不讓他們發言。0票的財委會主席可以不容許議員問問題,以盡快通過政府撥款為榮,把數以百億的公帑盡快批給大白象及各財團分潤,並把這說成是自己的「收成期」。政府用不民主的方法把民選議員的議席打掉並且告到他們坐牢,置選民於不顧。

作為一個公民和納稅人,我在看立法會的會議時,都經常感到受傷害,並且有被搶劫的感覺。於是我只能減少看議會新聞。我不覺得這議會是有尊嚴的,並不是因為有人拉布、喊口號或是搗亂,而是議會不代表人民的意願,從來都沒有重視我作為納稅人的尊嚴。你告訴我財委會不能開會了,我剎那間覺得像是拿到一個新的免稅額一樣。

議會不代表人民,反而希望盡快通過侵害人民基本權利的法案。得不到人民的尊重,也應不難理解了吧。

不能永遠刪掉的問題

由於政府新聞處的稿會刪掉記者的問題,記者可以當沒有問過。

於是我發夢夢到,如果每次林鄭出來,記者們都問她同樣五條問題:

1. 你覺得你死後會上天堂還是落地獄?

2. 你會不會覺得如果你及早回應五大訴求,那三位自殺的可以不用死?你有為此歉疚嗎?

3. 你會不會向梁先生、盧小姐和鄔小姐的家人道歉?

4. 支持警察的群眾用暴力襲擊議員和傳媒,你會不會譴責有關暴力?

5. 現在的年輕人對社會和政府感到絕望,甚至選擇結束生命,你覺得你作為特首有多大責任?

我就不相信你可以顧左右而言他一千零八十幾日。

這個政府,已經喪失了管治這個城市的道德基礎。你當然有警盾、催淚彈和橡膠子彈,那都只是都史的豹子而已。

後記

六四後,內地流行某個順口溜:「我們打不過你們,你們講不過我們,你們活不過我們。」

我一直以為三句都是很對的。想不到三十年後有些人竟然等不及第三句了。拜託各位手足,第三句是對的,是不?

文//馬嶽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