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人生下半場

下一篇
上一篇

入伍登陸奏圓夢曲 學樂器 永遠不會太遲

【明報專訊】對現今的香港人來說,小學,甚至幼稚園開始學習樂器,幾乎是指定動作。

可是時光倒流到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學鋼琴、彈結他對一般學生哥來說,仍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夢。來到今天,終於仔大女大,一班入伍登陸的「中年人」終有機會圓夢。坊間愈來愈多機構設立金齡人士鋼琴班、樂隊等,雖然他們的手指已不似小孩般靈活,但勝在以熱忱、毅力搭夠!拋開考級、「起跑線」的顧慮,也沒有「怪獸家長」的催逼,純粹享受音樂帶來的快樂!

踏入北角金凌音樂培訓中心,偌大的海景教室放了一部三角琴,還有4部電子琴。窗明几淨,是容易令人專注學習音樂的地方。

培訓中心的導師鄧佩芬(Michelle),大學時主修新聞,副修音樂。1990年代從商,曾任職電腦公司推廣。其後因為要當媽媽,於是辭職當家庭主婦。但她沒有因此放下事業,反而開展了她的音樂事業。她因為曾任英國皇家音樂學院考試的翻譯員,熟悉各級考試教材;又因廣結其他私人教琴導師,於是開設了一些以導師教學為主題的講座。「你知道教琴導師最怕遇到什麼?」Michelle問。記者猜不到。「原來是『怪獸家長』啊!即是子女不肯練琴但又想考級,經常調課堂時間等。」她開估。於是她決心開壇講學,教一眾導師如何管理學生家長,再談如何收生,以及如何在考試中「求分數」的講座。

小時候經濟差 學琴「癡心妄想」

近年,她又開始了金齡人士(50歲或以上)鋼琴班相關的講座,先培訓導師,約百多名鋼琴導師曾參與相關課程,也有導師因而收到金齡學生:「導師們的反應很好,他們都說教金齡人士是很好的經驗,因為學生有學習熱誠,自動自覺練琴,也不會遲到早退!而且金齡人士的課堂多在早上,導師可以善用教學時間。」

她自己也有教授「金齡學生」,其中近60歲、快到退休年齡的Lisa是其中之一。「學琴是我的夢想,但對小時候的我是『癡心妄想』!小時候在內地,經濟環境不許可。直至投身社會,工作繁重,這個夢想也擱在一旁。」以前的Lisa聽到《梁祝協奏曲》、《月亮代表我的心》、《在水一方》等這些歌曲時,縱然非常喜歡,卻從沒幻想過自己有一天可以用雙手彈奏出來。

「10多年前,我有個朋友患重病,醫生說她不會生存多過5年。她沒有因此而自暴自棄,反而去學起急救來!她說:急救可以救人救己啊。10多年後的今天,她仍活得好好的。這對我有很大啟發:沒有東西是太遲的!如果當初她放棄自己,或只顧玩樂,5年後的她還是活得好好的,那不是浪費了5年嗎?」在思考退休後如何過得快樂又有意義時,她參加了教會的樂理班,還考過級!後來認識了鄧佩芬的金齡鋼琴課程,便下定決心參加。

手指不靈活 勝在勤力練習

「曾經為了自己是否可以堅持練琴而猶豫。但上完第一課,彈得到《快樂頌》的旋律,令我覺得鋼琴的聲音真的很美。」Lisa學琴至今約半年,起初每天上班前趕去琴行練琴2小時,記者笑說她比很多剛學琴的小朋友勤力10倍!

「學琴、練琴對我來說是享受。我的手指沒有小朋友的靈活,初學時也覺得自己用力不平均,希望可以彈得輕柔一點,那就要花時間練習。我心急嘛!」Lisa談起學琴經歷,掛上滿足的笑容,可見她對鋼琴的熱愛。「起初學琴,都被潑過冷水,例如別人會問:『你想當郎朗嗎?』不過家人見我這麼用心彈琴,見我彈得投入,也開始支持我學琴!老弟還送了一座琴給我,讓我可以在家練琴呢!」她說。

本來她沒有將學琴的事與別人分享,倒是同事在電視節目中看過她彈琴,於是學琴也成為了她和同事朋友之間的話題。「跟同事多了話題,朋友也說我學琴後較開朗。現在有時會約朋友去聽音樂會、鋼琴演奏呢。」於政府診所工作的她自言,每天接收頗多負能量,心情難免受影響,而彈琴則成為她的生活調劑。

簡化樂曲 求享受不求「考級」

Michelle另一個「金齡學生」鍾和平Grace,是音樂中心的常務董事,平日負責中心的行政工作。她自小喜歡彈琴,初出社會做事時也學過琴,但因為當時工作太繁重,加上導師教法不適合自己,即使學過兩次琴,每次都只持續了1年。「那時覺得自己不適合學鋼琴吧,也沒想過會有第三次機會去學習。」直至在教會中認識了Michelle,令她覺得可以再試一次。「鄧老師對金齡學生的教學方式與教材有特別安排,她會教我們如何運用和弦去配合旋律。有些曲目若在技巧上有困難,她會改編一下,讓我們容易彈到。如《梁祝協奏曲》,我練了3星期便可以彈到。從前的導師多以『考級』,或教授技巧、視譜為教學目的。但成人學琴,大多是以享受音樂為主吧。」第三次學琴機會,令Grace覺得學習樂器,永遠不會有「最遲」。

文:蔡琇莹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