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

下一篇
上一篇

隨「弦」起舞 任性碰撞

【明報專訊】「這一台演出是一個反傳統的事情,反我們團的(中國舞)傳統,相當於在砸自己的牌子。但我覺得一個團,如果沒有一種勇氣,怎麼前進?」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楊雲濤口中「反傳統」的作品,正是將在8月與觀眾見面的《弦舞》。楊雲濤再度與著名小提琴家姚珏合作,以耳熟能詳的中國民歌作為出發點,邀得亞洲頂尖作曲家林丰,一同呈現視聽盛宴。

林丰因突然被香港管弦樂團解僱,這名港樂前藝術策劃總監站上了風口浪尖;今次與香港舞蹈團的合作,在他未離開港樂前已談妥。楊雲濤與林丰因出席活動相識,《弦舞》是兩人首次合作,作品將民歌、弦樂四重奏、舞蹈於同一舞台呈現,打破了不同藝術形式的隔閡。楊雲濤認為藝術應該任性,「香港舞蹈團是一個大團,有自己的責任,不能那麼任性,但是藝術不任性,就不那麼好玩了,所以我們就留些時間,給自己任性。每年這個時間的演出我都會嘗試做一些破格、跨界的東西,這次就專門找了一主題,用一些非常傳統的旋律、中國民歌以西方的音樂形式來演繹。之後,再和舞蹈碰撞」。

演奏者也在「起舞」

古典音樂出身的林丰談到身為藝術家的責任,「其實全部的art forms都有它的歷史,像是歌、古典音樂、跳舞,但是我覺得art forms如果想一路傳承下去,一定要有一些新的作品、新的碰撞、新的事業才可以生存,一個有責任的藝術家會全世界去接觸很多不同的藝術形式」。《弦舞》對林丰來說是傳承了用民歌來做新創作的practice,他會選用《小河淌水》、《茉莉花》等耳熟能詳的旋律再創作,「我自己做音樂,選的多數都是比較簡單的素材。對我來說愈簡單的素材就愈多機會擺自己的東西,如果比較複雜,畫面會比較full,少了機會給我自己」。

《弦舞》中民歌是創作的激發點,之後林丰怎樣利用這些音樂,是彈性且自由的。「對我來講是拿來一個音樂用我的方法再擺出來。有些是一聽就聽出原本的melody,有些是切碎少少,變得抽象一些,這也是整個project比較有趣的地方。希望可以提出問題,也有鼓勵觀眾去想像的空間。」

楊雲濤說《弦舞》其實是在挑戰一些事情,從音樂上怎樣回到一種最純粹的狀態?究竟什麼是旋律?「到底我們聽到的這些旋律,是聽到旋律還是『聽到』 歌詞?你熟悉這個旋律,其實是你熟悉歌詞。旋律很多人理解為一種情感,或者說根本就是歌詞。他哼的那個歌詞,意義主題、思想已經涵蓋了旋律。」演出邀得著名小提琴家姚珏,楊雲濤稱姚珏專注的演奏給他留下深刻印象,肢體動作就像舞者起舞。「每個演奏者不止是表演者,也是一個舞蹈演員,甚至比舞蹈演員還要投入。在演出中我都是把每一個樂手當作舞蹈演員去安排,我也希望每一個舞者也像演奏者一樣專注安靜,每走一步就像樂手在撥動琴弦。我想營造『視聽』,把視和聽轉化為一種當下在發生,比如去聽音樂會是去看一個舞蹈。」

香港就是可以「試」

《弦舞》中樂手與演員們同在舞台,如何讓觀眾不止專注一方,能夠沉浸並融為一體是演出的難點,楊雲濤希望《弦舞》可以打破音樂和舞蹈這兩種藝術形式的隔閡。林丰認為舞台上的樂手和舞蹈演員,應該嘗試找到一個位置,給予對方空間。

雖然是古典音樂名副其實的學院派,林丰笑說自己並不是「嚴肅」的音樂家。「我聽很多其他種類的音樂,聽很多band、indie,很鍾意post-rock。」在《弦舞》的音樂創作上他亦不諱言受到post-rock影響。無論作為創作者還是聽眾,林丰從不給自己設限,「每一個音樂種類最好的作品都很值得聽,值得仔細挖掘,我自己也會produce不同種類的音樂」。

《弦舞》以香港的角度探視中國民族文化,楊雲濤坦言:「是香港這個城市才讓我有衝動去做這樣的表演。因為可能性會多很多,空間、冒險都會很多。」城市獨特的混雜感和包容,讓這一場冒險嘗試變得沒有後顧之憂,「在香港就試下,有什麼問題」?

■《弦舞》

日期:8月16至18日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票價:$220、$320

查詢:www.hkdance.com/index.php

文:彭月

編輯:蔡曉彤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