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力場

文化

下一篇
上一篇

饒舌「幫口」反修例 《收成期》點止罵人

【明報專訊】所謂收成期,年輕人說該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漫長6月過去,《逃犯條例》修例爭議風波不斷,早前本地樂隊LMF歌曲於撐警集會被挪用,連日來多名本地rapper「出口」反修例。不乏以粗口大罵警方疑似濫暴、政府漠視民意,大批網民高呼「到肉」。本港主流大眾固有粗口禁忌,嘻哈文化亦連帶蒙上誤解,今次運動衍生的創作同樣「不只有罵」。

「最慘係咩呀我而家係收成期/唔好搞亂香港搞亂我個收成期/辛苦咗咁耐終於到我收成期/天崩地冧最緊要係我個收成期」聽着Luna Is A Bep的歌曲《收成期》,果真有點洗腦。立法會財委會主席陳健波在6‧12衝突後譴責示威者破壞他的收成期。Luna Is A Bep當下震怒,「收成期」3字在其腦中揮之不去;回想6‧12,她說自己在中信大廈對出民陣申請的示威區,本來以為相安無事,突然見到冒出白煙,警方向該處施放催淚彈:「四周的人都好驚,一直湧入中信大廈,只有一道玻璃門開了,催淚彈依然不斷飛過來,本來在民陣台開咪的人都講不下去。我就被夾到入中信,不斷喊。」重提當天情况,Luna Is A Bep說自己已經不再那麼崩潰,但仍很傷心。

運動一直有新事態,Luna Is A Bep亦大感疲憊。直至上周二晚,她認為將不滿化為創作未嘗不可:「沒想過做一首罵政府的歌,好像會被人感覺抽運動的水(抽水即乘機得到利益,或嘲諷),不過之後,真心按捺不住。」她指出運動發展過程,各人發揮自己能力,「做文宣有大把人比我好,眾籌登報亦好快手,既然自己有rap,不如都做吓」,欲令大家吐吐悶氣。「收成期」3字音調彷彿很配合非洲節奏(afrobeat),即管一試,跟隨音樂「噏吓噏吓」。她再把陳健波的講話融入,歌曲名字因而加上「Feat. Lil’ 波 aka 陳健波」,跟議員「一起rap」。Feat.即是featuring,以突出曲內某個音樂人的參與;Lil是嘻哈文化常見的名字,有「小」、「新」意思,例如Lil Wayne、Lil Uzi等; aka乃as know as(即是)的縮寫。一個名字包含手機短訊用語、嘻哈背景及幽默,或者需要些少代溝解碼才懂得笑。

「收埋你啲獅子山精神」

「陳健波說自己由公屋捱出來,觸發我想到好多老一輩拿獅子山精神來欺壓、小看現在的年輕人。以前可以很拼搏去得到一些好生活,現在努力又如何,偏偏個客觀環境令大家都很難追上去。」Luna Is A Bep在歌中提及「收埋你啲獅子山精神」,抒發年輕人難以基本安居樂業的困境。文字一針見血,不過她坦言自己非要撥起世代之爭,曲中嘗試呼籲上一代不要一味怪責。非異想天開,作品發表後在6月28日財委會會議,議員區諾軒、范國威均有引用Luna Is A Bep的《收成期》,向陳健波質詢有關「明日大嶼」撥款申請審議次序,呼籲他要考慮年輕人的「種植期」。陳健波當下更回應自己有收看此影片,希望大家廣傳,「讓更多年輕人知道有一個人叫陳健波」。Luna Is A Bep表示會繼續身體力行爭取五大訴求,至少預了每個星期都可以遊行或集會。

咩叫正常 前人種樹後人乘涼

冇樹冇乘涼 我自己立一道護城牆

算啦我唔怪你無幫我爭取

你要安分守己都唔使喺度抽水

——《收成期》

粗口歌教壞細路?唱出心聲?

追溯嘻哈與本地政治,還是不得不提LMF。LMF雖沒因應運動出歌,但其20周年音樂計劃由樂隊my little airport重新編排舊作《今宵多珍重》適時推出,將前港英政府講話、6‧12衝突現場聲音剪入歌曲。LMF於1990年代尾由多名不同樂隊的成員成立,大受年輕人歡迎。惟當年LMF因為愈來愈受關注,亦引來更多批評指是「教壞細路」,創作被打上「粗口歌」名號。嘻哈本源於美國貧民區,黑人對社會、制度、歧視等表達反抗,帶強烈政治色彩。LMF質疑社會死板行為模式、政權漠視民情、拜金主義、性侵等,歌曲包括《屋邨仔》、《反骨仔》、《揸緊中指》,更甚有指摘美國侵略伊拉克的《國際人渣》。學者練美兒曾撰寫有關LMF的文章,指樂隊使用粗口呈現了社會階層分野,代表基層或小市民心聲、語言習慣的歌曲,反撲中產或主流行為模式。她指出有關本港粗口及嘻哈文化的研究寥寥可數,有機會代表社會欠缺對年輕聲音的理解。回看今次運動衍生的嘻哈創作,除表達情緒,當中訴求清晰甚至連繫至更廣的世代矛盾,值得存參。

唔係一定要耷低頭做人隻狗

可以抬起頭自己行每一步路

唔使畀人睇死係一個無用嘅細路

自己去做做到自己就當然最好

做唔到都千祈唔好放棄自己

𠝹手跳樓飲滴露蕩失路

——《今宵多珍重》

放下粗口 接觸更廣層面

上周於香港土生土長的菲律賓裔rapper JB在個人YouTube頻道發布《FxxKTHEPOPO / ×狗》,以示威者21日包圍灣仔警察總部畫上的塗鴉字句為歌名。歌詞中有大量粗口批評及指控警察執法濫暴,俗稱「速龍小隊」的特別戰術小隊制服沒有警員編號等,表現憤怒。發布當晚被網民洗版,有人坦言聽完內心比較舒服。副歌主要由四字粗口組成,惟不只有罵,亦高舉示威者訴求與精神——「催淚彈橡膠子彈你班×樣自由揮/我咪戴住眼罩口罩頭盔做個自由×」、「意志堅定/態度鮮明/講明/不撤就不散」。

粗口向來被視為禁忌,在英語世界粗口多數被視為口語、行話(jargon),惟在粵語環境粗口被視為語言暴力,社會接受程度相異。Luna Is A Bep指出以前作品亦有粗口,今次創作時順着思路寫,並無考慮該不該有粗口。不過,當其出發點希望接觸更廣層面,自自然然沒有使用粗口,嘗試游刃其他人角度:「滲入一些立場在中游,或跟我不同的人。不用粗口,所謂溫和點,或令他們容易一點接受我們此等年輕人在想什麼。」市面上亦有一些從歷史及文化角度了解粗口的入門或研究產物,包括《Ben Sir 粗口小講堂》、《小狗懶擦鞋》等書本。於書籍A Dictionary of Cantonese Slang序指,所有社會都有禁忌,但令社會進步的不是讓禁忌消失,而是以表達及言論自由的基礎討論那些禁忌。

除上述「關事」的作品,每當大事燃燒,一些歌曲總無心插柳地成為參與者的情緒出口。猶記得雨傘運動時歌手何韻詩舊曲《艷光四射》一句「生於亂世/有種責任」成為標語,此歌本來是說一個娛樂大家,恍如開開心心辦派對的人。連月來發生墮樓事件,網上平台連登把年輕rapper Matt Force作品《告別》用以哀悼。歌曲聽完,有何反應依然是即時的,讓自己知道內心仍有什麼情緒。無論持什麼意見,追看新聞及關注事態發展的人亦有機會投放情緒,休息、釋放、找尋支援均是重要的應對方法。

文:劉彤茵

編輯:蔡曉彤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