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Columns

下一篇
上一篇

着急不着急

【明報專訊】6月中旬某天我的職場幼稚園舉行全日員工會議,午後飯氣攻心大家閒坐時,右邊泰籍同事問我:「你從新加坡抑或是香港來的?」「香港。」「我看到電視新聞……」左邊哥倫比亞籍同事也說:「是啊,究竟發生什麼事?」

香港究竟發生什麼事?

我霎時成個人醒來:「你知香港跟中國是完全不同的!香港過去是英國殖民地,我們就像任何西方大都市一樣,一直擁有民主自由。可是自從香港回歸中國之後就愈來愈壞,今回這個送中惡法……(下刪我一輪嘴),全部香港人都憤怒了!我的家人朋友統統都上街抗議!」哥倫比亞籍同事瞪大雙眼兼搖頭道:「我的天!」我說:「200萬人!」一定是我不自覺地愈講愈激動,泰籍同事神色凝重沒作聲,她鄰座年紀較大的瑞典籍同事看着我並點頭:「我知道,我有看到。」

本想繼續解說送中惡法的魔性,此時校長開口道午安,會議開始了。

那天員工會議的最後議程是有關幼稚園提早早餐時間試用期後檢討,以及作出共同決定是否在暑假後新學年繼續執行。整個過程超級民主,人人有份參與發聲並討論。所有員工先有兩星期時間回答校長發出的問卷,可以盡情觀察細心思考並表達見解。幾乎所有老師都有回覆,校長收集問卷後分析整理兼公布。結果是正反兩路意見都有,校長認為大家可以再思量,看看有否新的對策可以平衡可以改善,建議在新學期再商討。

領導聽足人人發聲的褔分

在場有幾位老師立即表態,覺得不應再拖延,應該暑假前落實決定。我心不在焉暗自嗟嘆,瑞典式民主的公開公平,有時絕到讓我咬牙切齒。人人有份作決定,領導聽足人人的發聲,這樣的福分,何時才會降臨香港人身上?

聽到有同事表示不滿,校長重申整個過程要謹慎進行的重要:「我們不用着急,也不應着急。」此時在座開始有動靜,有人看手機,有人移動椅子。看看時間,原來已到下午4時半,是會議時間表上寫明完結的時間。校長說:「是時間回家了,謝謝大家!」於是要準時下班的瑞典人,準時放下討論,各自回家去。

至於惡法的魔性,我也按瑞典人做法,不着急,先回家向孩子丈夫繼續報道,再抓緊適當時機向同事們說個明白,阿彌陀佛,阿們。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