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上一篇

心理學家語:不比較貢獻 各司其職

【明報專訊】是次訪問適逢發生在修訂《逃犯條例》的運動當中。故事主人翁經歷了震撼人心的一百萬和二百萬人遊行,以及六一二抗爭,在訪問中重整其在運動中參與的故事,檢視自己的價值觀和能力。重新審視一四年個人傘運經驗和過去五年經歷時,發覺已跟數月前跟我們初步對談時的敘述大相逕庭。明明是同樣的過去,在不同時空,結集不同自我探索和理解,就會將過去忽略的事件,串連發展出不同的故事線(storyline),活生生地呈現敘事中的重寫對話(Re-authoring)。

看似無用的憤怒集成力量

在對話中,主人翁透過敘述是次參與運動的經驗,認清自己重視的尊嚴和對公義的重視從來沒少過,只是傘運和過去五年外在環境限制她的切入點,才造成她自以為被動的自我形象。透過敘述今天的參與、理念、行動和其中對自己的了解,重寫雨傘和過去五年的經歷。她曾於數月前形容為「好無作用的參與」,今天回望已能夠重新認識自己的崗位、不再執著與其他參與者貢獻比較,明白各司其職的重要;過去五年看似「無力」的「無甚作為」,今天看到當中「想有作為」的價值觀和從「看似無用」的憤怒中,集結成今天的力量(assertive anger)。

筆者認為,今天作為局中人的我們,或許就如五年前的主人翁,糾結於未知的成果或社會各方的變化,患得患失,未必能看真自己的經歷和成長。從經驗看,我們只要順應自己的calling,堅持在自己崗位上做每一點認為對的事,往後我們每每發現箇中的意義。香港人加油!

文. 盧楚穎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