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圖文城市:201種寫香港的方法

【明報專訊】「二百萬零一人」上街過後,在金鐘留下了無數在海報、紙條、橫額和其他藝術品上的文字。花了幾天細看它們,特別教我動容的,是香港二字「老是常出現」。如果上街的人破了紀錄,也許那天亦是有史以來最多人用手寫出香港二字的日子。香港出現時,連接着的句子種類非常多,有的訴求明確、有的在打氣、有的充滿希望、有的憤怒、有的哀愁,被寫下的「香港」,千百種。用照片將那些「香港」抽出來,它們加起來有種共同感,不論說什麼,都在關切這地方的未來。那天過後,大家重新覺得,這城市的未來,是我們可寫出來的。The future is unwritten.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