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什麼人訪問什麼人:滿城是傷 專訪區結成醫生

【明報專訊】一場反修例風波,弄得滿城是傷。受害者身上瘀痕,由靛藍幻變至粉紅,見者心驚;警隊被攻擊被辱罵,怒火燒得正烈,警民關係撕裂,難以修補;特區政府班子的內傷更不用說,未來幾年能否有效施政,也成問題。

一場激烈的抗爭裏,上面幾種傷者都在意料之中,卻沒想到戰况會波及醫院。有護士疑向警員泄漏病人資料,影響醫患互信關係;警察入急症室拘捕疑犯,令醫護極度不滿,醫警關係亦成了新火頭。醫護人員開記招炮轟,叫警員BEHAVE。

裂痕一旦撕開,一發不可收拾。警員在醫院被辱罵、受冷言冷語奚落,不甘受辱之下,兩間醫院急症室的警崗「鳴金收兵」,不再派警員駐守。公院急症室的警崗以後如何安排,還待警隊與醫管局高層商討。

逃犯條例修訂暫緩,公民社會裏行動派跟和理非團結一致,本來帶來一絲欣慰。然而事件對香港造成的種種傷害,傷及五臟六腑,卻是難以療癒。

信託責任

一星期內,區結成醫生的名字,兩次被《明報》嵌進新聞標題裏,一次關於特首道歉的內容,另一次關於醫管局。他顯然不習慣如此高調,但事情緊急,又不由得他不走出來說幾句公道話。

區結成是老人科及復康科醫生,曾任九龍醫院院長,後來加入醫管局總部當人力資源主管,再任質素及安全總監,對醫學倫理有研究,現在是醫管局臨牀倫理委員會主席。

立法會議員陳沛然再次指醫管局與警方資料系統有連繫,可能泄漏病人私隱,醫管局忙着澄清絕無其事,這已是陳議員第二次「攻擊」,第一次是攻擊醫管局另一資料系統。接連的質疑和解釋,循環沒完沒了,區醫生覺得這些互動只會削弱市民對醫院的信心,應該停止。加上警員入醫院急症室拘捕示威者,區醫生按捺不住開腔一併回應,報道刊於6月20日。

「很多親友和前同事也問我,警方可否入醫院拉人?他們應否在醫院拉人?醫護人員有沒有絕對需要向警方提供病人資料?」

三個問題,首兩個答案很短。

「警方當然可以入醫院拉人,醫院無權拒絕。」

「我的問題是,即使是目標人物,警方有沒有需要即時在醫院拘捕?」他認為警員到醫院拉人的決定並不明智。警方若已鎖定疑人,根本不必急於在醫院拘捕,因做法帶來壞影響,令病人對醫院不信任,也造成警方和醫護人員間的不信任。警員不再駐守醫院急症室,就是關係撕裂一例。

至於第三個問題:醫護人員能否/應否向警方提供病人資料?

醫護人員需要保護病人私隱,早已是醫學道德上一個大課題。區醫生說,最早可追溯至醫學道德始祖,希臘醫師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在幾千年前寫的希氏誓章(Hippocratic oath)。現在有人用私隱條例或公民責任來解說,並不妥當,他指出醫護人員要持守的原則遠高於此。

「醫護人員保護病人私隱的責任,多於一般機構要奉公守法、不泄漏病人資料、不把資料交給廣告商使用等原則。原因是醫護與病人之間是信託關係──病人來求醫,之所以告訴醫護人員這麼多私人的事,是因為信任在這關係裏,醫護對病人有信託責任(fiduciary duty)。」

「一般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是個人的。信託責任較這種信任嚴謹和正式,類似律師與客人,或記者與消息來源的關係,保密責任很大。」

「醫患關係對此要求很高,醫護人員不能因公民責任,見到病人有問題便隨便舉報。一般公民責任都不會高於醫患關係裏,對信託責任的要求。例如精神科心理學家聽到病人講很多病態的東西,對社會不利的,也不能因公民責任舉報他。」

三個例外

除了以下三種情况。

一.對其他人有即時危害

「若病人計劃裏的事,對其他人會造成嚴重傷害,例如他家裏已儲存了大量火水,準備燒死全家。若精神醫生、心理學家覺得那計劃已很具體,很可能會發生,便有責任報告給上級,考慮是否報警。為保障其他人的安全,不惜凌駕醫患關係,破壞保密原則。」

另一例子,是區醫生親身經歷。

「我做康復科時,手下醫生遇過這情况。一個每天駕駛巴士的職業司機,患上羊癇,有抽筋的毛病,法例上他應呈報運輸署,但他不報,也不通知僱主。我們檢查過後,發覺那是會不斷翻發的毛病。這情况下,雖然他不同意公開病情,但考慮到他會危害公眾安全,我們也要考慮公開。」

「我們再跟病人傾,他仍不肯。再傾,去到一半,我告訴他,若這病能靠藥物控制不再翻發,你仍有權將病情保密,但你要知這是犯法的,因抽筋一次已要報。若吃藥也不能控制病情,我覺得你會危害公眾時,我有責任呈報。解釋過後,他自行處理了。」

「但在今次事件裏,騷亂也好暴動也好,被子彈打中的人不會突然變成恐怖分子,他對其他人沒即時危害,所以不屬於這一項。」

二.公共衛生的考慮

「沙士是個好例子。沙士患者不能因私隱而不公開自己染病,因為醫護人員要追蹤曾與他接觸的人,他住哪裏,到過哪裏,資料要與其他部門共用,陳議員提及的MIIDSS(重大事件調查及災難支援系統)就在那時開始。醫管局與警方分享資料,因為警方要協助追蹤人,甚至要捉人來隔離。那是疫症下的要求,公共衛生在某些情况下可凌駕個人私隱。」

另一例是鉛水事件,當時區醫生代表醫管局與各政府部門開會。

「屋邨裏有鉛水,醫管局要幫手抽血,看小孩有沒有中鉛毒,資料不能不交予房屋署、水務署和衛生署,因為政府部門有資料才能跟進屋邨裏的情况。事主單位的左鄰右里,或者也要檢查。但醫管局跟部門分享市民資訊時,提供的資料愈少愈好,以能處理事情為限,不必把病人整個病歷交房署。」

「災難也屬公共衛生範疇,南丫海難裏,醫管局要跟保安部門提供死難者身分資料,否則家屬到哪間醫院找人?醫管局無權公開資料予公眾,都是由保安局統籌。」

三.嚴重罪行,法例規定要呈報

「醫生發現病人身上有白粉,不能不報,法例上藏毒是嚴重罪行,醫院裏不可藏毒,不能自把自為把白粉冲落廁所了事。若勸他自首他不允,便要報警。」

「又例如有人中槍入院。在香港,不會有人無緣無故用槍射傷自己,所以,原因未明的槍傷有兩可能,一,他可能是賊,被警察射傷;二,有人拿槍在外面射傷他,即外面有人持槍,那人可能還會射傷其他人,所以我們要通知警方。」

至於法例上規定哪些是必要申報的嚴重罪行,他說這不是他熟悉的範疇,不能就逐項罪行回答。

今次示威有人入院,他認為不屬於以上任何一項。若不屬於三項任何一項,醫護人員便應以醫患的信託關係來判斷,不會輕易泄漏病人資料。

決策出事

另一次見報,是6月中有消息傳出特首下午開記者會道歉,他在臉書建議特首道歉時可考慮加入幾點內容,他特意寫得仔細點,希望政府裏有人看到。官員有沒有看到無法知道,內容卻引起《明報》記者注意,把他的臉書內容刊登出來。

15/6臉書

聞說今天特首將宣布擱置修例。如果是,特首可以同時說:

一、 承認整件事的決策模式有問題,為此致歉並承諾檢討;

二、 會檢討目前由警方單方面界定「暴動」而不須行政機關決定,這個制度是否恰當;

三、 將與律政司商討,在6月12日的衝突,除了有直接證據曾用武器攻擊警方的人士,其他人士免予起訴。

如果能夠這樣,現屆政府才有希望繼續管治下去。

區醫生強調決策模式,因4年前他見證過林鄭月娥決策時的風格,深表欣賞。正因他認為特首是有能力的人,未來幾年仍要管治香港,在今次危機裏為她焦急,才出言進諫。

不信林鄭突變剛愎

2015年鉛水風波裏,區醫生與林鄭月娥有緊密的工作關係。當時任政務司長的林鄭主持大局,周旋於多個政府部門與不同機構組織之間,區醫生是醫管局質素及安全總監,負責統籌災難和緊急應變工作。

鉛水超標問題範圍有多大,大家沒頭緒;小孩健康牽動市民情緒,人心惶惶;幾個大的建築商受牽連,影響政府其他項目,也影響營商環境;政黨窮追不捨,追究官員問責,除了健康、經濟,還有政治問題。

在凶險而複雜多變的形勢下,區醫生觀察到,林鄭辦事能力極強,願意聆聽各方意見,能綜合各方關注,找出關鍵問題,最後提出合理方案,圓滿解決事件。見證過特首駕馭複雜問題的能力,他不相信4年後她突然變得剛愎自用,會一言堂「撼頭埋牆」,這與他對特首的認知不符。所以他認為今次錯誤不是特首個人的問題,而是決策過程出了問題。

16/6 臉書

……如果這許多人(註:遊行者)不是瘋狂,憤怒其來有因,那麼政府就要自問,決策模式是怎樣一步一步推向今天的局面?這包括:

˙政策的風險如何被一再忽略;

˙ 中肯的意見如何在決策過程被邊緣化;

˙ 強硬好戰的主張為何總是凌駕良好的理性判斷;

我不大相信這只是一個人的剛愎自用的問題。如果決策模式不能好好檢視,即使今次特大抗爭能夠設法平息,錯誤的決策還是會陸續有來。

可惜特首身邊,沒有像區醫生一樣的諍友。

反修例風暴帶來的傷口仍是流血不止,憤怒的年輕人一周內兩次包圍警察總部,叫人擔心又揪心。區醫生聽到政府說要做青年工作,不禁失笑,將青年看成工作對象,又要他們自薦加入什麼委員會,可見政府距離社會實况有多遠。這種決策模式又怎會沒問題?

「有沒有聽過,你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裏,會有人跟你同一天生日?不必驚訝,這是統計學說的。」

「即使你不上連登,你的三重朋友圈外,總有人分享那方面的資訊吧,你上facebook便看到了。政府裏也有年輕的政治助理,為何決策者聽不見這些聲音?」

「不止一向關注人權的大律師公會,當香港律師會都走出來,已告訴你這是全民聲音了。你若先入為主,覺得那是噪音主動刪掉,剩下來只有回音谷裏同質的聲音,以此來拼湊全面圖畫,再綜合意見作決策,便錯了。」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各人做各人的工作,區醫生接受訪問,還指定把文章刊登在《明報》,是期望文章被政府中人看到,帶來哪怕是丁點的改變。我卻好奇,特首的資訊圈到底是怎樣的,難道真有平行時空?

■問:陳惜姿(資深傳媒人,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高級講師。)

■答:區結成(醫生,在公共醫療系統行醫逾30年,現為醫管局臨牀倫理委員會主席、中大生命倫理學中心總監。)

文//陳惜姿

編輯//何敏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