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

下一篇
上一篇

與擋土牆共舞 映照香港變遷

【明報專訊】走在香港,經常會見到斜坡建築底的擋土牆,這種建築結構既為了鞏固斜坡、防止山泥傾瀉、保護附近的建築物,也成為香港城市建設的見證者。由CCDC舞蹈中心主辦的「真演出」系列,新進編舞陳旻禧本周六起演出自己的新作《紋島》,借牆為鏡,從擋土牆的前世今生反照今日香港。

1950年代起,香港人口增長迅速,香港平地已不足應付需要,開發斜坡成為解決辦法之一。「香港有很多山,擋土牆很常見,我住新界,每天坐車出去都一定會看到。可是我們沒有很認真地去考察,它為什麼會存在?為什麼一定會有這樣的結構?香港人口愈來愈多時,不夠土地建房子,就去開發山坡,之後用擋土牆去保護那個地方」。陳旻禧希望在《紋島》中透過舞蹈記錄擋土牆歷史,回應城市變化。

發展城市 猶如土地上紋身

舞作名中的「紋」是一個動詞,「是『紋身』,當你去建設一個城市的時候,你一針一針去傷害土地,就很像紋身一直在你身上烙印。(這個)烙印不止是牆,香港著名的景觀就是一棟棟大樓。原本一個自然的土地,當你去建造它時,土地慢慢被改變,它的外形愈來愈多樣,這也可以理解為『紋身』的概念」。

「真演出」系列希望將想像轉換為真實空間,CCDC舞蹈中心作為主辦機構,與本地舞壇新進合作,應不同的內容及需要,提供排練場地、技術人員、行政等支援,協助藝術家完成演出。經過重重選拔,《紋島》成為2019年「真演出」的新製作。

陳旻禧在台灣念書,去年大學畢業之後回港,《紋島》是她第一個長篇舞蹈作品。訪問中她談到前作《島嶼》:「這是一個短篇舞蹈作品,是《紋島》的起點,講香港和不同城市的關係,講從台灣遙望到香港的感覺。」編舞將城市景觀融入舞者身體,以身體景觀(body landscape)連結觀者的城市印象。舞作中的兩個角色,一個是擋土牆,另一個是擋土牆下的泥土。陳旻禧介紹「土」的意象,「實際上它就是泥土,或者可以理解為我們生活在這個地方自然的產物」。本次的舞台會用一些布景呈現牆,土則會多用舞者的身體表現。

倒敘歷史 泥土和牆身分交錯

《紋島》創作團隊去年底到今年初蒐集資料,了解擋土牆的構造,但舞蹈內容更多是從它的歷史為出發點。陳旻禧和4名舞者在不同季節都會到戶外排練,觀察擋土牆的變化。「冬天的擋土牆什麼都沒有,就是灰灰的一片,到了春天全是草。這個『砰』出來的生命力我就會放在舞者身上,讓她們跟道具和布景跳舞的時候,去表現這個力量。」舞作分4部分,「一開始展現一個建造的過程,用一個倒帶的方式倒敘擋土牆的歷史;然後擋土牆建造好了,土地怎麼生長;來到泥土和牆兩個身分的交錯。最後是開放性的,我們有一個牆的布景,讓觀眾看裏面發生的事情。會有道具作為牆的象徵」。

了解牆背後大自然力量

從台灣回港,陳旻禧改變編舞定位。她想去感知,幾年過後重新了解香港,會有什麼不同。經歷了另一個島嶼——台灣的發展之後,陳旻禧認為雙城經歷讓她了解到港台的不同,「再去回看,會發現香港原來在政治上或社會上有很多不一樣的改變」。2014年雨傘運動,陳旻禧遙望香港,因為沒有身在現場,對她來說是空白。「可能因為沒有辦法參與,有一種失落和空白,想怎麼去彌補,所以我就一直創作。《島嶼》就是回應雨傘運動的議題,裏面也有探討香港與台灣的關係。本次作品的政治回應不是重點,我比較着重的是獨立的個體跟城市之間的關係。」

陳旻禧自言,以後的創作不一定只關注香港,可能關注城市和人的關係,也可能是在作品中帶觀眾探索自己去過、但對方沒去過的城市。擋土牆縫隙中的一草一木帶來新生的希望。「我不敢說(舞作)給大家希望,而是帶大家了解這個城市多一些,或是去了解牆背後大自然的力量,可以帶給我們什麼。」

■《紋島》

日期:6月29、30日(明日、後日)

地點:黃大仙沙田坳道110號地下CCDC舞蹈中心賽馬會舞蹈小劇場

票價:$100

查詢:bit.ly/2IX7uQI

文:彭月

編輯:蔡曉彤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