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Interest

下一篇
上一篇

Interest﹕現代浮世繪 武士變身上班族

【明報專訊】如果古代的武士和美人穿越時空、降臨2019年,他們會有什麼的生活?可能也得營營役役上班,或是左手一部智能電話,右手一杯珍珠奶茶吧。一群當代浮世繪畫師,把現代文化融入浮世繪這種歷史悠久的日本民間藝術,於是江戶武士變身上班族,美人腳踏球鞋招搖過市。過百張手稿,從日本運到香港展覽,來到腳下這座工時冠絕全球、珍珠奶茶店愈開愈有的都市,現代浮世繪一樣不失貼地,不失「浮世」。

「浮世繪,畫的是現在式,現在的世界。」是次參展的畫師Ukiyoemon Mitomoya如是說。所謂「浮世」,佛教詮釋為「人世間的虛無縹緲」,日本語境中,亦可解作醉生夢死的享樂世界,或現實的社會百態。三種說法,其實都兼容在主題繁多的浮世繪作品中。自江戶時代興起,它描繪的就是庶民生活和流行風尚,既應用在日常讀物如畫報、新聞,也衍生出風俗畫、美人圖、武士繪等題材,爭奇鬥艷。

400年後,「浮世」已改頭換面。K11商場正在舉行「浮世絵調原画展」,展出4名新世代日本浮世繪畫師的手稿,從流行文化、職場、時尚、動漫等角度窺探現代浮世景觀。展覽未正式開幕,兩名畫師先即席揮毫。一頭長鬈髮的Ukiyoemon Mitomoya,畫起武士造型的上班族。武士來到現世,依然頂着月代頭的髮型,卻打起領帶穿西裝,挾着雨傘和公事包,在風雨中狼狽上班。另一位掌心紋着「雕」字的畫師Horihiro Mitomo,則把手拿珍珠奶茶的老翁畫在牆上,花魁女子和「Zen」(禪)在側,禪意和趣味盎然。

二人分別以塑膠彩和墨水為媒介,不消半天便畫好作品,嚴格而言,這並非傳統浮世繪的「玩法」。從前的浮世繪須先由畫師畫底稿,雕版師刻上木版,再由刷版師印上色彩,三匠合作才能成事。而當照相技術及西洋文化於19世紀傳入日本後,浮世繪的地位便漸走下坡,到上世紀後期,使用其他媒介創作、意念創新的浮世繪逐漸出現,這種本土文化才重回日本人的鎂光燈下。「傳統的浮世繪工藝已失傳,現在沒有真正的浮世繪師,懂畫浮世繪的人都是自學或看書,參考傳統畫作再加自己風格而成。」研究浮世繪多年的Ukiyoemon Mitomoya道。

「上班族像貼上符咒的殭屍」

常用水彩畫浮世繪的他謙稱,自己亦不算是浮世繪師,但比起繪製《神奈川冲浪裏》經典巨浪的大師葛飾北齋,他笑言自己的浮世繪倒是更「浮世」。江戶時期,浮世繪的主題離不開遊樂、祭祀、山水。今時今日,身為80後的他以傳統的「武士繪」為藍本,創作出Salaryman系列,記錄職場苦况。

在九成勞動人口是上班族的日本,階級觀念嚴重、過分重視名牌大學、需絕對服從上司命令等職場現象,不用日劇《我要準時下班》的提醒,也夠惡名昭彰。「上班族就像被貼上符咒的殭屍,要跟着道士跳來跳去,毫無自主,我想用浮世繪批判上班族的苦况。」Ukiyoemon Mitomoya以前當過10年上班族,親歷職場辛酸。3年前,他擺脫了這張給他安穩感覺的符咒,樂得自由自在,「我現在是一隻除去符咒的殭屍」,他模仿殭屍雙手舉起笑說。

嫵媚美人圖 腳踏流行球鞋

既得保留傳統浮世繪的美學,又要與當代元素莊諧並重,當中的有趣落差,是另一名畫師Horihiro Mitomo作畫20年來的興味。展覽以他的展品最多,包括曾放大至30米長、於東京新宿JR鐵路站以壁畫形式展出的人氣漫畫《刃牙》同名作,又有多張滿身龍鳳紋身、腳踏流行球鞋的嫵媚美人圖,以至去年與多名香港藝術家合作的一系列作品。

Horihiro Mitomo自17歲起開始接觸浮世繪,畫齡已有20年。特別的是,像傳統浮世繪的廣告和畫報一樣,他的畫還題上已被時代淘汰的江戶文字,以寥寥數句描述畫中情境,原來他愛浮世繪愛得在年少時已自學江戶文字。除了把對浮世繪的熱情傾注紙上,他亦是一名懂得日本傳統紋身方式「肌刺」的紋身師,金太郎、《水滸傳》等民間故事的浮世繪,都化為他手持竹籤刺進皮膚的素材。問他到底覺得浮世繪魅力在哪,他說:「我讀的書不多,唯一喜歡畫畫,這能給我尊嚴。畫了20年,我覺得自己每天都在學習,至死方休。」日本人談一生懸命,也許就是這種精神。

■「K11 Art Matsuri芸術祭」浮世絵調原画展

地址:尖沙嘴河內道18號K11商場 B2層chi K11藝術空間

日期:即日至7月1日

票價:免費入場

查詢:https://artjourney.k11.com/

文:宋霖鈴

編輯/陳淑安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