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Watchout

下一篇
上一篇

Watch Out﹕發現時間之美 記下時代輪廓

【明報專訊】早前走進Vacheron Constantin在香港舉行的One of Not Many晚會,突然間感到有點像回到2014年的9月。當年品牌是香港的Watches & Wonders展覽的一分子,卻遇上本地佔領運動,事隔近5年,One of Not Many晚會舉行時,又正正見證着另一件香港社會大事;作為一個腕表品牌,Vacheron Constantin確是見證着城市、時代的變遷。

品牌早前在香港以品牌廣告標語One of Not Many(卓爾不群)為主題舉辦展覽暨酒會派對,超過150位來自香港、台灣和韓國的東北亞洲區朋友和客戶聚首一堂。貫徹One of Not Many精神,品牌邀請3位來自香港、台灣和韓國的藝術家合作,各以其獨特創意方式展現品牌3大標誌的Overseas、Fiftysix與Patrimony腕表系列,品牌在今年日內瓦高級鐘表展上推出的Traditionnelle Twin Beat萬年曆腕表,更是首次在亞洲區亮相。

與港台韓創作人合作

活動在香港中環核心地段、歷史悠久的畢打行舉行。畢打行的歷史建築本身充滿藝術氣息,吸引不少現代畫廊、精品店舖進駐,Vacheron Constantin亦因此選擇在此舉行活動。多年來,Vacheron Constantin創造了一個獨特的鐘表世界,工坊製作限量的時計作品,確保非凡卓越的品質。為了體現這種精神,品牌與才華洋溢的創作單位合作,他們不斷精益求精,擁有放眼世界的視野,以及創新及創造的精神,與One of Not Many的精神不謀而合。今次的創作單位包括來自香港、韓國、台灣的攝影師麥憬淮、設計師梁兌旿和音樂視覺藝術家顏伯駿。

為了突顯Overseas系列象徵的旅行精神,扎根香港的建築師兼攝影師麥憬淮探索香港城市繁忙喧鬧展現的活力與身處大自然當中靜謐恬適的愉悅,對他來說,真正的探索不僅是發掘山川地貌的旅程,也可以是日常生活中一些經常被忽略的事物。「攝影令我認識美學。每張照片均蘊含多重歷史意義以及多元文化,我覺得一個永恆的設計亦如是,而這也是在當代城市生活應有的態度。」麥憬淮說。他將香港的霓虹燈城市夜景和大自然風景畫面,創作成光影變化的裝置藝術。

駐居首爾的空間與時尚生活設計師梁兌旿則從韓國的傳統石塔和月亮圓缺中發現時間的永恆與均衡之美,對應Patrimony系列的簡約純粹設計。他表示:「時間使人類超越數字。它是一條概念的通道,引領人們向前邁進。石塔與月亮帶領觀眾去到一個地方,在那裏,時間停駐下來,與大家分享時間的價值及意義。」

至於來自台灣的音樂視覺藝術家顏伯駿認為,節奏既是時間故事,也是風格,它為人的生活定調,也是一種情感的表達。「節拍是一種由時間所創造出來的藝術。節拍是一種數學的美學,透過準確地計算快與慢之間的速度,從而掌握當中的規律。節拍可說是一種由理性構建而成的情感。」他以自己居住的台北的生活脈搏為題,將在台北街頭拍下的風景錄像,切割成24個同心圓,分別代表24小時,配合精心挑選的音樂曲目,演繹Fiftysix系列的時尚風格。

接近「永久使用」的萬年曆腕表

派對上另一焦點,是首次在東北亞洲區展示的Traditionnelle Twin Beat萬年曆腕表。無論在功能性或創新方面,堪稱表壇一大突破,皆因它是一枚真正更為接近「永久使用」的萬年曆腕表。這枚由佩戴者自由切換模式的雙重震頻腕表,萬年曆功能採用暫態跳轉顯示,擁有5赫茲高頻活躍模式與1.2赫茲低頻靜待模式,模式切換期間不會影響走時準確性(專利正在申請中)。當用家佩戴時,萬年曆腕表會處於高頻活躍模式,與現代生活的快速節奏步調一致;當腕表毋須佩戴時,品牌自行研發的3610QP機芯可被調校至低頻靜待模式,降低運轉速率以保證至少具備65天的動力儲存。品牌便在會場上以心跳投影裝置來呼應腕表的設計。除了別開生面的裝置,會場內也特別供應以剛獲獎的香港本土品牌「白蘭樹下」氈酒調校而成的3款雞尾酒。

至於活動高潮,則是本地樂隊Rubberband的壓軸表演。One of Not Many是Vacheron Constantin的全球宣傳主題,音樂界是品牌其中一個聚焦的合作領域。品牌在挑選音樂合作單位也顯出其獨有品味,在首爾一站的One of Not Many活動上,品牌便找來筆者也很喜歡、國際知名的韓國樂隊Hyukoh表演,至於香港一站,則由Rubberband作表演嘉賓。

「記載了凶險,傷勢也不淺,腳踏這裡這一天。歷史中結算,一心走出錯地點,幹下遠征一遍。」Rubberband選來成名作《發現號》壓軸,幾句歌詞正好呼應我們所身處的時代環境,對香港人來說感受特別深。無論是Vacheron Constantin的腕表,或是這些來自音樂、攝影、藝術、設計範疇的不同單位,大家其實都是以自己的方法記下時代的輪廓,每個人都可以是One of Not Many。也像腕表的零件一樣,單獨一粒螺絲一個小齒輪或者不能做到什麼,但只要結合起來,每個零件發揮自己的作用,便可以變成一枚腕表,見證和推動時代更替。

文:Tung Cheung

編輯/陳淑安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查詢:8200 1755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