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人生下半場

上一篇

救護不得不救 如何一路好走

【明報專訊】《明報》編輯傳來一封讀者來信;看後甚覺忐忑,也感無奈。

讀者告訴我,讀過這專欄一篇文章——〈大年初五的思念 讓港人一路好走〉,因有些親身經歷,故寫信分享。文中談及年老末期病人在醫院內臨終遇到的困境,很多末期病者都曾清晰表示,最大冀盼是能夠在家與至愛親人度過人生最後時刻。雖然在香港現時環境下「在家臨終」仍然是困難重重,但是我仍然希望社區內能建立一個更完備的醫療支援系統,讓在家離世可以成為一個選擇,讓患者可達成願望,讓更多病人可在尊嚴下離去,讓香港人真的能一路好走。

不搶救意願 因法例「不被尊重」

讀者來信說,本來她的爸爸可算是少數「幸運兒」,可依從自己意願:在家離世、不作搶救、一路好走,但是奈何因應香港現行法例,最終仍是事與願違。

讀者的父親是一名退休護士長,兩年前確診患上大腸癌。雖然動了手術把部分大腸移除,但醫生發現癌細胞已擴散至肝臟,護士長爸爸選擇不再做電療及化療。兩年來只以中醫調理與癌共存。雖然期間也進出過數次醫院,但是讀者爸爸最大意願是回家度過最後時刻,她們一家積極配合,盡量將爸爸接回家護理;4名女兒就擔起了輪流照料的重責。信中也說到,醫院方面,亦十分體恤。由於讀者爸爸曾清楚表明不願接受任何搶救,而家屬也認同指示,明白到一切搶救徒添病者痛苦。於是,早在讀者爸爸出院之前,醫生已為他簽妥了一份「不做心肺復蘇術(Do-Not-Attempt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簡稱 DNACPR)」的文件。

讀者寫着,家人很明白這文件的重要,故一直放在家中當眼處,以備必要時用來表達意願。但是怎知原來有了文件,意願仍然是不被尊重。

來信是這樣寫道:

「爸爸在家離開那天,我們召喚了救護車。當救護員到場時,我立即遞上DNACPR文件,着他先看。但很可惜,他即時說:『我們是不會理會這表格的!』」

來信續告知:雖然她們曾向救護員多番解釋,亦曾表明毋須再為爸爸施予搶救,但是一切無效。因為根據《消防條例》規定,消防處人員的職責是包括為患者復蘇或維持生命。因此,救護人員是不得不為病人施救。縱有多不願,讀者一家都只能眼巴巴看着救護員勉力為爸爸施行那心肺復蘇救援。在信中結尾,她問:「我真的不明白,為何香港會有這樣的制度?」

若要為此問題找出答案,或者我們應認識何謂「不做心肺復蘇(DNACPR)」文件。

對末期患者 心肺復蘇添痛苦

首先,什麼是「心肺復蘇術」呢?「心肺復蘇術」包括心外壓、人工呼吸、藥物治療、心臟除顫電擊等救援。它早已被廣泛運用,相信大家亦不會陌生。我們可透過不同醫療科技介入性治療,把患者生命延長,目的是爭取時間作其他更適當的治癒,因為一般而言,當心臟停頓超過5分鐘,病人便會面對死亡。而有效的「心肺復蘇術」是可以使病人心臟回復心跳及呼吸。

「心肺復蘇術」效果及研究報告顯示,一般身體並無大礙的病人,透過有效「心肺復蘇術」把停頓了的心臟恢復過來,存活率可達25%。因應以上的原因,消防處最近推動了「任何仁」,當發現有人在公眾地方暈倒及脈搏停頓,便應在現場立即為他施行心肺復蘇及體外除顫。因為若能好好把握黃金5分鐘的救援時刻,患者的存活率可提高。

既然如此,為什麼會有「不做心肺復蘇術(DNACPR)」的決定呢?

沒錯,「心肺復蘇術」對身體狀况良好的病人來說甚為有效。但是,對一些患有嚴重疾病或病情到了無可逆轉的病人來說,施行「心肺復蘇術」,只徒添痛苦,絕無好處。一個患有末期疾病如癌症、呼吸或心臟衰竭的人,若心臟一旦停頓,其實已經意味回天乏術了。對他們施行心外壓只會為他增添苦楚。事實上,我亦目睹病人因心外壓而導致部分胸肋骨碎裂的苦况。或許施行了「心肺復蘇術」可以把病人的壽命延長一時,甚或數天,但是這樣的搶救真是沒有必要及意義。

有鑑於此,香港的公立及私家醫院都制定了「不做心肺復蘇術」的政策、指引和表格。醫生可根據患者的病情及專業知識作出判斷。當病人病情已到達無可逆轉的地步時,便應考慮應否在病人情况繼續轉差時做急救。與此同時,醫生亦會與病人及家屬商議需否急救。要知道,不做急救並不是放棄病人。反之,我們更應為患者提供各種紓緩治療,讓末期患者能夠舒服、安詳及有尊嚴地離去。

實際上,在很多先進國家都已廣泛應用「不做心肺復蘇術(DNACPR)」的指引及文件。而在香港醫院的執行一直都能行之有效。

但是,在醫院以外又怎樣呢?

救護員按條例搶救 感矛盾

剛巧在 5月29日《明報》看到以下的一篇報道,標題為〈「見患者辛苦會不安」 救護員嘆兩難〉。

報道指出,因應《消防條例》規定消防處人員職責包括:令患者復蘇或維持生命;即使晚期病人早已簽署「不做心肺復蘇術」文件,職責所在仍要盡力搶救,不能作出選擇。

消防處救護主任協會主席鄧建泰引述前線經歷稱,部分已簽署DNACPR患者家屬期望救護員到場不做CPR,「同事解釋後,家人只能無奈接受」。他又說,晚期患者在院外心臟停頓,「沒有幾多個(晚期病人)搓得番」,但是救護員亦只能按條例做好本分。

又消防處救護員會主席李偉孝說救護員也是人,感到「很矛盾」,「見到患者辛苦會不安樂,若盡力搶救,用人的角度看,是否有好處呢?」他期望社會多討論該議題。

由此可見,消防處相關條例很值得檢討。而事實上,當有關政策制定時,醫院管理局已留意到「不做心肺復蘇術」文件能否適用於醫院以外。而在制定有關指引及文件時,亦曾多次與消防處商議,嘗試說服消防處更改消防處人員職責守則,好讓末期患者在家離世時,能安然而去,毋須再受到心肺復蘇程序的痛苦。可惜消防處至今仍是沿用一貫做法,未有改變。就算是家人出示了「不做心肺復蘇術」文件,救護員仍一定要為垂死病者做足救援程序。

要讓香港人能一路好走,我相信各方仍須盡最大的努力。懇切希望消防處能重新檢討其急救守則,能讓「香港人一路好走」可踏出那一小步!

文:梁萬福

上 / 下一篇新聞